29 °C Taipei, TW
2019-07-22

我用畫作表達社會聲音的開始—Candy Bird|cacao 可口雜誌

2010年5月的清晨,我在台北市延平南路與貴陽街附近的巷子裡,看見牆角長出膝蓋高度的草,於是在旁邊的牆上,用水泥漆畫了一個約兩百公分高的「低頭人」伸手準備摘它,作品完成後我才體會,牆壁真是很棒的展覽場所,很省錢,可以畫給那些有緣看到的人,又不用寫艱澀繞舌的創作理念,希望牆壁主人能欣賞我的幽默而保留住作品。當天回家路上,正好是早上八點交通尖峰時刻,騎機車塞在車陣裡但沒有一點不耐煩,因為我好像打開了一扇門,這是我塗鴉以及壁畫的開始。

幾個月之後,因為送快遞打工的關係,常在商業大樓之間穿梭,有許多機會觀察在辦公室工作的人,加上家人都是上班族出身,於是我找了一處位於東區的商業大樓,旁邊有座公園,我畫了一個低頭人手持空酒杯和公事包在公園牆上,並加上「何謂人生」幾個字,表達上班族身不由己的沉悶心情,這是我用畫作表達社會聲音的開始。


原文刊於cacao Vol.08《赫爾辛基/時間意念》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