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 Taipei, TW
2019-12-06

Radiohead主唱Thom Yorke:全然不同的荒島歌單|cacao 可口雜誌

湯姆約克(Thom Yorke)一直有一顆實驗電子音樂人的心,七月推出個人第三張專輯《ANIMA》專輯,並在Netflix推出15分鐘的音樂電影。九月時,他參加英國BBC Radio 4的《沙漠孤島》分享他在荒島上的八張歌單。

在廣播中他聊到小時候七八歲因為聽皇后樂團的波希米亞狂想曲,而激發他對音樂的熱情,甚至動手做了一把爛吉他,他父親看不下去,才買了一把真的吉他給他。他有幸讀私立男校時認識了他樂團的其他成員,並且很慶幸在大學前,沒有放棄學業簽下唱片合約,因為他和樂團成員,都還沒為即將發生的事情做好心理準備, 在精神上也沒準備好過巡迴演出的生活。他們上了大學,尤其是學習藝術相關的課程,他認為這是他做出的最好的決定。他解釋說:藝術學院的讓我震驚,沒有那三年,我就不會為以後發生的事情進行創造性的準備。

湯姆約克的荒島八首歌單
相關圖片
Maurice Ravel《Ma mère l’oye, M.60 – For Piano Duet, M.60 – 5. Le jardin féerique》

既然是荒島,肯定是令人一時無法接受的地方,需要來點能安慰自己的聲音。這首歌始於悲傷、緊張的氣氛,隨之而來的是花香,像是開啟了一扇通往美好世界的窗。

Scott Walker《It’s Raining Today》

荒島肯定會下雨,如果下雨時放上這首歌,讓自己抽離狼狽不堪的當下,彷彿從遠方俯瞰雨中即景。

Talking Heads《Born Under Punches》

在荒島太無聊的時後需要跳舞,Talking Heads《Born Under Punches》是個好選擇。前衛的編曲,直擊心靈的節奏,像是一劑腦內炸彈,一個人、一首歌就能狂歡。

Squarepusher《Freeman Hard And Willis Acid》

當踏上巡演,無盡反覆演奏相同的曲目成為一種身心考驗。夜晚開車時聽Squarepusher & AFX《Freeman Hard And Willis Acid》電子混合爵士元素,總能振奮人心,感謝神讓這種音樂出現在世界上。

Neil Young《After The Gold Rush》

在荒島上待久了,會需要人類的聲音。尼爾楊的高音演唱方式,脆弱地像是隨時都會碎裂。有段時間,我總是對自己的聲音不自信,直到這首歌出現,我才知道原來如此脆弱的聲音也有另一種魅力。

另外一段有趣的經驗,讓這首歌混合著美好的回憶。有一回,我有幸受邀在尼爾楊的致敬音樂會上演唱,前晚,我到尼爾楊家裡參加派對。喝得大醉時,尼爾楊從他身邊走過,我便順帶一提:「我明天要演唱《After The Gold Rush》」,尼爾說:「你為何不現在就演奏?」,於是我彈起當年錄製這首歌的鋼琴、當場獻唱了這首歌,真是神奇又美麗的一段經驗。

REM《Talk About the Passion》

這首歌陪伴我度過了樂團某段艱難的時刻,就像上帝從雲端伸出來的手。REM的歌曲從學生時代就開始聽了,對我來說就像開啟音樂的一扇門。當電台司令走紅後,一度也飽受批評,REM的Michael Stipe給我一些鼓勵,讓我度過了樂團艱難的時期。現在我和他成為朋友了,你知道嗎?Michael Stipe幫助我如何去應付名氣的壓力:在那段時期,事情變得瘋狂,人們不斷找我說話。我會打電話給他說「我就是處理不了」。

Sidney Bechet and His New Orleans Feetwarmers
《Blue Horizo​​n》

Sidney Bechet在演奏技巧非常性感,在荒島上沒有電視、手機,想要振奮一下自己大概就是這首歌了。

Nina Simone《Lilac Wine》

另一個人聲歌曲則是Nina Simone的《Lilac Wine》。光明與黑暗並存,在瘋狂邊緣徘徊的聲音,也許正是在荒島待上一陣子的心理狀態。

延伸閱讀:霍金在荒島的音樂清單和他的機智應答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