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0-10-01

東京本來就是個憂鬱的城市—鄭弘敬|cacao 可口雜誌

很多人說311之後東京雖然遠離災區,可是街頭與路人還是多了層憂鬱,說實在的我並不是很認同這樣的說法,應該說東京本來就是個憂鬱的城市,在這裡的天空很藍很晴朗,可是人們的臉上總是毫無表情,生活就像被刻畫好的一樣每天幾點起床,幾點出門可以做到幾點的電車,下車要幾分鐘才走的到公司,有幾分鐘的時間可以去便利商店,這些事甚至不用思考身體就自然的反應了,這是多可怕的一件事,當有一天你走到公司卻發現回想不起來剛剛走過來路上的風景時,那我想這就叫迷失了吧!而我就是那個迷失的人之一,在日本快五年的時間裡,我不知道我在這裡生活的目的,或是理由,我不斷的與不同人擦肩而過可是不曾與任何人相遇,找不到焦點,甚至覺得我是為了讓這麻木的生活得到一些快感而強迫自己出門拍照,我必須偏執的把自己往人群塞,說實在的拿著像機上街頭對著不認識的人亂拍,這是一件極需要勇氣的事,就算到現在,在按下快門之前我還是會害怕別人跟我四目相交,甚至還是會因為害怕而按不下快門,可是這種恐懼感或是說刺激感,很神奇的變成一種戒不掉的興奮劑,或許做這種事很多人都說老氣或過時,可是我除了用這種方式製造自己活在東京的紀錄之外,我還能做些什麼呢?

原文刊於cacao Vol.07《東京/異境迷走》

關於作者:鄭弘敬,1983年生於台北,大學畢業工作一年後赴日,去日本前從未想過攝影這件事,在看到William Eggleston的作品之後深受感動,從此立志攝影,現居台灣。這幾年將以台灣為攝影活動舞台,現在實行手機的每日寫真,每天會上傳手機拍的照片到網站上。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