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09-26

銀幕裡外都不缺席的賀歲盛宴,十部喜劇讓酒足飯飽的你更好消化!|cacao 可口雜誌

賀歲片大概是這個星球上最難捉摸的片種。它多數時候是喜劇片,但也可以往其他類型發展,它多數時候具備年節元素,但也可以毫無喜氣。略過三零年代的老片不計,標榜影史上第一部賀歲片的《摩登保鑣》就是部標準的市井喜劇,由八零年代香港影視界巨星「許氏三傑」合演。那麼,只要找來大堆頭明星,並且將檔期安排在新年期間,就能算賀歲片嗎?

這個問題實際上是在問,賀歲片的內涵究竟是什麼?演員站成一排,在片尾向觀眾拱手喊恭喜發財?或許我們該這麼說,明星與檔期只是原料,真正讓它們起化學反應的是年節氣息,它讓我們平時只覺得瘋狂、差強人意的製作和表演,都變得可以忍受。本周介紹的十部電影,有的是期間限定,有的是四季皆宜,但歡樂這檔事,可沒有所謂的「不對的時間點」!

《家有囍事》(All’s Well, Ends Well)1992|導演:高志森

製作精美的胡鬧,足夠讓觀眾懷疑自己因為想像力不夠,才接不到電影團隊炮製出的每一個笑點。當你想脫離現實生活一兩個小時,這就是你該看的電影,它非常居家,非常中產,每個人都沒有太大的煩惱,只需要追逐幸福。在《家有囍事》裡,就算是警匪片式的激烈槍戰,也像是點燃一大串鞭炮,熱鬧過癮後,便能全身而退。

按此,就算觀眾根本不曉得周星馳和張曼玉在諧仿哪部美國電影都沒關係,部分顯得尷尬落伍的滑稽橋段也無所謂,這部電影有自己的輝煌——集結香港電影的殿堂級演員只是其一,它真正令人念念不忘的,是特定時代對美好生活的想像,並將那樣的想像表現得淋漓盡致。


《喜劇之王》(King of Comedy)1999導演: 周星馳, 李力持

嚴格來說,《喜劇之王》有些走神,有些散漫,一個跑龍套指導不稱職的坐檯小姐、不成氣候的小流氓如何表現「專業」無疑是鬧劇,但如果小人物不得志被辜負還算鬧劇的標準配方,末了的警匪槍戰戲肯定出乎所有人預料之外。然而,當這些情節串聯起來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它變成一部奇特動人的浪漫喜劇,男主角的傻勁、熱情,以及女主角受傷複雜的情感,絕對令觀眾印象深刻。

作為周星馳電影,《喜劇之王》太感性了,感性的很不尋常。微妙的是,正因為它的「非典型」,這部作品可能是周星馳在其演員生涯中最真誠的一次演出,儘管對路人觀眾可能不甚討喜,卻是給死忠影迷最佳獻禮。


《行運超人》(My Lucky Star)2003導演: 谷德昭

風水在華人社會雖然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讓人意外的是,以風水為核心題材的電影卻比想像中來得少,《行運超人》可能是其中最知名的一部,梁朝偉對此功不可沒。當然,這不是因為演員如數家珍似的講解命理,而是他令這個愛情故事更有說服力,否則就會變成「風水師花言巧語拐騙妙齡女郎」的社會版頭條了。

《行運超人》有機會成為《愛情天文學》(The Correspondence)那樣的電影,將相關知識變成感情生活的妙喻,但本片選擇的是更直截了當的方式--某種意義上,那或許也是風水的真義:能夠扭轉種種不利條件的,是堅持、樂觀,以及善良。《行運超人》其實是部奇幻勵志電影。


《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The Eagle Shooting Heroes)1993導演: 劉鎮偉

雖然故事情節和原著小說八竿子打不著關係,本片依然與《東邪西毒》並列金庸改編史上的超級巨星。前者憑的是王家衛,《東成西就》憑什麼呢?明星陣容和超凡脫俗的廉價感。

它的每個角色都像從《樂一通》(Looney Tunes)跑出來的卡通人物,頂著武俠的行頭做誇張荒謬的蠢事。要欣賞這部電影,你得先是一位港片迷,了解那些近乎偏執、歇斯底里的行動是港式幽默的一部分。若非深諳此道,《東成西就》的看點就只剩下演員們卯足全力裝傻扮醜。看值得尊敬的演員裝傻扮醜有趣嗎?難道看他們玩得開心還不能讓你滿足?


《嚦咕嚦咕新年財》(Fat Choi Spirit)2002導演: 韋家輝, 杜琪峯

百分之百為農曆新年量身訂做。只要春節還存在的一天,肯定有片商前仆後繼推出與「賭」有關的電影,但在娛樂性上可能就要打個問號。本片是部就算不懂麻將也能輕鬆觀看的電影,它有一種鬆鬆散散的魅力,雖然眾星雲集,但所有人都繞著男女主角的戀情打轉,而難題總是忽然地得到解決,甚至連角色的名字也取得漫不經心——雖然聽起來像負面評價,但這就是受眾想看到的東西。不會有人拿片中的「人生哲理」當一回事,但作為牌桌上的信心喊話,它們綽綽有餘。


《行運一條龍》(The Lucky Guy)1998導演: 李力持

這部電影有一點跟好萊塢版本的《哥吉拉》電影很像,主打史前生物對決,實際上怪獸登場的時間頂多占全片四分之一;而扛著「周星馳主演」金字招牌的《行運一條龍》,演員的戲份卻不超過二十分鐘。然而在觀影過程中,你並不會意識到這件事實,因為它是一部完整的香港市井群像劇。

與《家有喜事》徹底理想化的中產階級不同,本片的故事,發生在面臨時代潮流衝擊的茶餐廳,搶救生意雖然是劇情主線,插科打諢依然不可免,即使戲份被分散,周星馳和吳孟達這對銀幕拍檔也缺乏對手戲,喜歡兩位演員的觀眾依然不會失望。


《富貴逼人》(It’s a Mad, Mad, Mad World)1987︱導演: 高志森

《富貴逼人》有多經典?它有兩部續作,更以接近原班人馬衍生出一部外傳作品。儘管該系列就是不斷重複著「一夜暴富-因故潦倒-贏得鉅款」的公式,電影在大發橫財夢之餘,也反映了小市民日常生活的樣態及焦慮,從中彩票這件事情一窺人生百態:六合彩、狹窄的公屋、吸人血的地產商、銀行破產危機、綁票事件頻傳、「九七大限」前的移民狂熱。

貪婪拜金固然醜惡,在這部電影中卻被呈現為極本土、生活化的氣息,作為一部家庭喜劇,能夠涵括如此之多的社會議題而不失分寸,是《富貴》系列最值得為傲的成就。


《合家歡》(Mr. Coconut)1989導演: 高志森

假如要求我們給香港電影的新手一個建議,答案是千萬不能錯過由許冠文領銜主演的喜劇。某種意義上,那要比90年代後興起的無厘頭鬧劇更具代表性。《合家歡》的故事可說是一波三折,它以「鄉下人進城」作開場,讓不同的習慣和思維在生活中碰撞,隨後筆鋒一轉,折回意外致富的狂想上。

電影中的笑料有滑稽的行徑,也有與觀眾之間對於「諷刺」一事上的默契,但《合家歡》的本質,仍是什麼誘惑威脅也動搖不了的親情,它同時還是發人省思的:別笑人家野蠻,也許是你沒意識到自己的奴顏婢膝。


《健忘村》(The Village of No Return)2017導演: 陳玉勳

這部電影怎麼看都像賀歲片,海報上每個人都傻呵呵的笑著,背景讓你聯想到陽光明媚的純樸農村,上映時的宣傳也是賣力地往無憂歡樂經營,但要是列出一份不適合放在新年檔期的片單,它可以排進短名單內,想入圍也很輕鬆;因為《健忘村》從第一分鐘到結局,都瀰漫著山雨欲來的不祥氣息。

《健忘村》是一則光鮮亮麗的諷刺寓言,看似柔和無害卻充斥著陰謀,幽默,或者說笑點,也是怪誕而殘酷的。假如把故事情節看作反烏托邦,或是一種空想的社會實驗,製作方無疑實現了表達控訴的野心,卻也輕放了情感的經營,而將那份重責大任交託給演員的表演。一言以蔽之,如果你喜歡舒淇,或想在假期中冒個冷汗,本片是個還不錯的選擇。


《喜從天降》(Sent From Above)2020導演: 李中

或許是基於賀歲檔期的考量,本片在上映時改掉了片名,而沒有使用原本的《大體臨門》。的確,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為這種類型的幽默買單。就故事概念而言,這部電影頗有巧思,放在台灣高房價的環境裡尤其容易引起共鳴:不是買不起房子,就是買了房子擔心賣不掉,終日提心吊膽,生怕一有意外就讓手上的物件變成賠錢貨,反而忘了當初置產的目的是什麼。總的來說,《喜從天降》是典型的賀歲片,將物慾薰心導回對家庭意義的再思索,填充浮誇胡鬧的笑哏,算是一部專為特定客群服務的作品。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