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職業欄填寫__|曹恩慈:大人跟小孩能建立關係的前提,是一起做許多無聊的事|cacao 可口雜誌

小雪曹恩慈),她是ㄧ位自由藝術教育工作者,目前在倫敦擔任全職中文保母與私人家庭教師。你可能會好奇,為什麼當保母非得千里迢迢的跑英國去?小雪給的理由意外單純,小雪對於保母的另類想像始自於電影 《尋秘街拍客》(Finding Vivian Maier),講述一位孤僻的保姆死後留下數量驚人的攝影作品。後來到紐約觀光合作了幼兒工作坊,才注意到中文保姆在國際市場崛起的新聞。更令人意外的是,這個市場的競爭還沒有想像中激烈。

能僱請「國際保母」的,由於雇主皆有ㄧ定的經濟實力,倘若擁有正式執照兼且語言流利,年薪破百萬不是癡心妄想。工作前簽訂保密合約是一定到的。夏季搭著私人飛機跟著到度假勝地、冬季到滑雪場,這樣跟享浮華生活的工作為什麼競爭並不激烈?小雪人說,原因是工作性質——你得陪同雇主移居到不同的國家,這點對很多人都是項艱鉅的考驗。

Covid-19世界流行病對小雪而言,反而微妙的實現了原本經常出差的小雪,想要在倫敦變得local的願望。她把原本工作地點都在西倫敦的高級住宅區,移回自己居住的東倫敦,也開始經歷不同類型的家庭。她感受最深刻的,是人際關係的變化——很難在倫敦累積出和台灣一樣的地緣關係,「在台灣生活30年,來到倫敦後,我從沒想過走在路上有人打招呼會是件那麼值得開心的事!」這份工作的背後,有更多耐人尋味的故事,讓我們認真並且慎重去看待兒童教育發展。

職業欄填寫:國際保母

我是一位居住在英國倫敦的中文保母(Mandarin nanny),職稱可以是兒童照顧者(Childcare provider),也可以是私人家庭教師(Governess),專門給孩子全中文語言環境,讓他們在對語言敏感、極速學習、腦部劇烈發展的黃金時期,就能以中文作為母語(我稱之為「保母語」(Nanny tongue))

我畢業於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動畫組,為了想申請藝術治療研究所開始當畫畫老師,成立小雪人與小小藝術家工作室,組織過讓長者和孩童共同創作的公益計畫。2017 年搬到倫敦後,便將職涯重心轉向育兒。不過,我其實對兒童教育更有興趣。還在台灣的時候,我曾在森林小學做師資培訓,一開始是受到民主教育的理念感召:沒有課綱,重視每個獨立的個體,老師和學生呈現平等關係,以社群會議取代傳統上對下一對多的權威式教學。只可惜這類型的自由學校,例如台灣的森林小學還是英國夏山學校,入學條件多半從學齡後開始,我的初衷卻是希望更深入瞭解幼兒是怎麼想事情的。幸運的是,蒙特梭利教育(Montessori Education)給了我解答。

「台灣嚮光協會」公益計畫-「睦祥育幼園」新家改造大作戰:森林裡的星空

蒙特梭利,是ㄧ種鼓勵小孩獨立自主的的另類教育,尊重兒童發展並激發他們天生的潛能。在這個系統裡,沒有老師,只有引導員(Directress),強調替小孩準備環境,接著便交由他獨立作業,從頭到尾的完成一件事,可以是倒水,扣釦子,引導員則在一旁觀察記錄,並適時依據孩子的程度更換教具,一步一步進入到其他訓練,像是感官或數學、語言、文化領域。跟隨孩子的發展,而不是要求他們配合大人的進度或課綱。

引導員是中性的角色,小孩才是主導者——這邏輯就像你上健身房,教練是從旁協助,告訴你該怎麼做才有效率又不會受傷,但真正的鍛鍊你得自己來,其實藝術治療也是這樣,後者允許你在安全、自由的環境下繪畫塗鴉,爾後不帶批判眼光的就圖畫一起討論。某種程度上,我是在這種「不介入」找到幼兒教育與藝術治療的共通點,可以說,我的角色就是站在小孩身旁,遞送畫具材料的書僮。

沒有最好的爸媽,但所有人都該相信自己是夠好的父母

在倫敦居住並且成為全職保母的第四年,從去年開始在職進修就讀AMI蒙特梭利3-6歲幼兒教師資格。在保母這份工作,不只是陪伴小孩,也是家長的固定替身,同時還承擔孩子私人秘書的職責,每天早上都得過一次行事曆和車程。別意外,這世界上有些孩子在吃喝拉撒睡以外,行程忙碌的不可思議,被當成事業接班人在教養,我每天牽著的,等同是爸爸媽媽人生中最重要的投資。雇主可能是因為他們在亞洲有自己的事業,因此希望孩子長大能夠繼承,或者像阿拉伯近年來已經把中文列入小學通識課程,也有喜好語言學的家長,發現中文是世界上最艱難的語言之一,而希望自己孩子從小能學習。

除了照顧孩子的生理健康,嬰幼兒精神健康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為了彌補精神這一塊,身為保母,得意識到自己扮演著對孩子內在影響的重要角色,保母是每個孩子早期建立安全依附關係的主要照顧者,必須要覺察自身帶給孩子的氣質、對於孩子有著敏銳觀察,正向的情緒態度、提供適合年齡的必要刺激、跟家長孩子都保持充分溝通等等。這些細節,都與孩子未來畢生中的人格特性和親密關係習慣息息相關。特別要提到的是,在和孩子的親密關係之間,必須非常小心翼翼拿捏分寸。例如,我從不主動親吻或擁抱孩子,當他們撒嬌說「我愛你」,絕不會回:我也愛你,回應只能是謝謝。和家長同時在現場時,我會讓主導權回到家長身上。因為保母的功能是支持親子關係,而不能夠取代母親的角色。

很多人問我什麼樣的保母「最好」,我的建議可能會讓自己失業:不要找保母,自己帶最好。不只是媽媽一個人帶,也可以跟伴侶輪流分工。如果說從事這份職業教會了我什麼,就是早期的陪伴真的很重要,在這個時期多花心思,一輩子都很值得。如果從小跟孩子建立良好關係和開放溝通,長大如果遇到什麼問題大人也可以及早幫忙。當然,真的需要找保母或托兒所,建議以半天或每週數天的模式,盡可能保留相處時間,不要把育兒責任完全外包。最理想是在備孕前就跟伴侶商量好往後數年的規劃。

人的大腦在三歲時便發育了80%,六歲前便決定了一個人在將來會如何應對成長過程中遇到的狀況,我們能帶給孩子的正面影響是如此之多!某些上流社會的家長們,經常把日常作息吃喝拉撒睡等等丟給保母或其他服務人員,卻忽略親子關係就是建立在這些所謂無聊的事情上。孩子的基本需求很簡單,就是跟他最愛的爸爸媽媽一起生活,可惜讓全職保母經歷這些寶貴的童年。這也是我轉做兼職保母的原因,現在服務的家長理念相近—珍惜寶貴的親子相處時間,所以只需要每週幾小時的喘息服務,我也可以把工作重點放在中文教學上。

我常在想某種程度的厭童現象可能是從不快樂的童年衍生出來的。每個人都曾經是個孩子,當家長不知道怎麼愛自己,也會對小孩抱持不合理的期待,期待他們變成自己也做不到的大人。如果要停止這代代相傳的焦慮,家長需要相信自己已經是「夠好的父母」,也覺察如何抒發自身壓力,才能更純粹的與孩子對話。這些壓力可能是從社會其他角落出現,我自己從藝術跨領域到教育,常常體驗大家講到幼兒,都帶點輕蔑的態度,覺得很吵鬧、很好笑,這些小生命才剛來到這個世界幾年,還在努力適應周遭的環境。

尊重兒童的觀念不只是爸媽的事,每個小孩都是一個活生生的完完整整的有心智的人,他們是社會共同體的一部分,不只是家長的財產或教育者的責任。如果他們能夠自由自在,安全的長大,自然也會知道怎麼在這個地球上互相尊重彼此,輕鬆的父母就有快樂的孩子,快樂的孩子也會有健康的社會。那會是我比較嚮往的一個方向。我不想成為一個教養專家,但希望能夠一直繼續作家長的支持者。

過了30以後,下ㄧ步……

以前我喜歡教兩歲的小孩,因為當你的對象長到三、四歲,通常已經有其他畫畫經驗,以為要畫得跟示範一模一樣,期待老師給他答案。但如果是兩歲,我經常是他們人生中的第一個老師。為了能更理解嬰幼兒發展,我開始更早參與他們的人生。像我近期帶的ㄧ個孩子,只有八個月大,因為covid-19的關係,我是他看過的第一個陌生人。

拿到蒙特梭利幼教執照之後,希望可以在英國做中文childminder,台灣叫「在宅保母」,就是父母將小孩送到我自己的空間,允許我運用蒙特梭利的知識準備環境,讓他們有更廣泛的學習方式。目前規劃是以工作室的型態進行,延伸以前做過的「小小藝術家與老老藝術家」計畫,這個工作室可能也會面向老人,因為有些長輩的狀態,必須重新練習倒水和扣釦子ㄧ類的事情。老人和小孩很像,學習很慢,需要很多的耐心,而這也在蒙特梭利的教育範圍之中。

目前我先走幼教這條路,也許有一天會成為藝術治療師,或邀請其他的藝術治療師一起合作。我想,人活到30歲之前都會很貪心,認為什麼事情都可以做,但現在覺得放慢下來沒有不好。換個角度想,我做的是一樣的事,只是不一定要把所有選項通通打勾不可。

給有志成為國際保母的讀者的ㄧ些建議

做這份工作,需要很多情商管理,需要有個「國王有對驢耳朵」那樣的樹洞。每次下班回到自己的人生裡,最讓我感到艱辛的是寂寞感,基於職業倫理和保密協定,保母不能隨心所欲的使用社交媒體抒發情緒,後來逐漸就養成寫日記的習慣,幾萬幾萬字的寫。前面提過,我想念藝術治療,這門學程有一個特殊之處,是要求你定期接受心理治療,我沒想到的是,做著做著,它也就成了我的樹洞,即使沒有繼續朝這方面升學,卻幫助了我的職業穩定發展。我的心理治療師曾經形容,她創造一個專業、安全的空間,無論我帶來什麼,她的心可以跟我的心一起在這個空間工作,並且在這個界限裡涵容我所有的情緒。英國很重視心理健康方面的覺察,而我認為所有照顧者都應該享有相關的配套措施——至少在保母職涯中,那是很關鍵的角色,畢竟要面對的是高風險的育兒責任,和在別人家庭之間建立親密關係。

這個工作的另一項門檻是推薦信。每個雇主都需要連絡到上個雇主,確保這個保姆的人品信譽良好,這也代表你不能隨便離職,期間也不能有空檔,雇主要敢把孩子託付在妳手裡,他們必然會將妳的身家調查問的非常非常之清楚,不放過任何細節。此外,保母必須備有最高級的無犯罪證明,還須接受不定期有健康抽查,確定無不良嗜好。

總的來說,我的客戶通常都有非常強烈的慾望想讓孩子說流利中文,蒙特利梭資格和藝術背景,也能吸引到對此感興趣的家長,增加談薪水的本錢。這幾年,我也參加一些短期課程,像是藝術治療基礎、產後護理訓練、特殊教育等等,希望專業知識的提升,能夠幫助自己找到理念更契合的家庭。另外,會唱歌彈鋼琴也會加分。要是你有志成為國際保母,首先就是找到一個家庭,那麼慢慢的,就會走出自己的路。

photo by Billa Baldwin

「職業欄填寫_」打破制式的訪問模式,想要創造主動異業合作的可能性。任何一個職業與創造都源於生活,關於生活的問答:

Q: 你認為的「生活」是什麼?

小雪:生活是有個自己的房間,吃飽睡好,知足常樂。生活是走路就可以到得了喜歡的地方。生活是每一次的聊天。生活是認真的過著,生活是永遠不停的觀察和思考,生活是每天大部分時間感到心靈平靜,但隨時準備好迎接意想不到的驚喜。生活是不放棄。

Q: 工作之餘,私底下的真實生活樣貌是?

小雪: 這幾年來覺得最疲累的是配合他們的行程,我必須自己找縫隙來過我的生活。好險我逐漸有把生活找回來!對我而言,工作之餘的最高境界有時間把人生中每個東西放回它原本應該有的位子。我很信仰近藤麻理惠的令人怦然心動的整理魔法。

倫敦的夏天最棒的就是帶著任何想做的事情躺在草地上或運河邊,一本書,一台電腦,吃到一半的早餐。我也喜歡這裡很多古著店和市集的選擇,我幾乎可以不買新衣服,只穿二手。因為保母不能擦指甲油,穿裙子和把頭髮放下來,工作之餘我也喜歡打扮漂亮得跟平常完全截然不同的樣子。 最近發現復古襯衫+西裝褲看起來比t-shirt牛仔褲更專業,下班也能擦個口紅就直接去約會!

Q: 生活中,哪一些物品是不可缺的?或什麼商品的愛好者?

小雪:不可或缺的是相機,每天都會隨身帶著底片相機,偶爾會用拍立得,封城開始嘗試用go pro紀錄生活。故事書的愛好者,喜歡講自己小時候看過的經典繪本給孩子聽。喜歡的繪本作家有荒井良二、五味太郎、艾瑞卡爾(Eric Carle)、赫威托雷(Hervé Tullet)、Lois Ehlert。

Q: 怎麼樣的生活狀態是你最嚮往的?可以舉例嗎?

小雪:原本很嚮往世界各地工作旅行的生活,疫情後就宅得好甘之如飴,每天提早出門走路或騎腳踏車上班,為沿路風景的轉換感到癡迷。最近才跟我的心理治療師聊到小時候就常常嚮往長大以後的一個場景:落地窗前有陽光,一張大桌子可以讓我創作寫字,孩子們也各自在旁邊做著自己的事。畢業之後想在家附近重新開始自己的工作室,也許從教堂閒置空間辦中文親子聚會開始。希望在倫敦落地生根的同時也可以漸漸找回跟台灣的連結,分享在英國的工作、學習與生活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