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9-25

腳步慢下來,讓永恆跟上,蔡明亮「行者」系列作品:四月底告別宜蘭壯圍沙丘|cacao 可口雜誌

導演蔡明亮曾說過自己是個急性子的人,但希望生命能慢一點,也自剖如果不慢下來,自己會越來越糟,使人想起導演楊德昌的名言,電影的發明讓我們的人生得以延長三倍,然而一旦進入蔡明亮的電影世界,觀者其實很容易可以發現,恐怕比起所有人,蔡導富而有餘,他沒有一刻怠慢時光。2012年蔡明亮開始發展「行者」系列作品,以六年時間,拍攝李康生的「慢走」,兩人一共完成八部行者影片,2018年正式於壯圍沙丘旅遊服務園區展出,影響力擴及海內外,以其奢侈、獨特且創新的氛圍,為宜蘭帶來全新的景致,也成為眾人心中最重要的展覽之一,然而這為期三年的展覽,即將於5月2日這天結束,蔡明亮於個人臉書專頁上,鼓勵所有人把握時機觀賞。

影片:「藝術很有事」第33集採訪蔡明亮

近似於修行:感受沙、水與影像流經於當下

在「行者」系列作品裡,李康生身著紅色袈裟,以比緩慢更為緩慢的速度行走於不同場景,市井街頭、海岸沙灘,放置在壯圍沙丘旅遊服務園區展覽時,緊隨著展覽建築狀態和作品氛圍,捨去刻意設計與安排,讓沙、水與影像相互融合渠成,蔡明亮說明,自己的沙丘作品和黃聲遠打造的這座沙丘館都不是最重要的,比較重要的是,黃聲遠在做「遮風避雨的動作」,而自己則在做一個「安靜心情的動作」,希望人們走進來感受,或者走慢一點。即使這一系列作品,對蔡明亮、李康生或是觀眾本身,都近似於一場修行。

過去劇團優人神鼓也曾與「行者」共同創作,留下「定格成永恆」的作品,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提到自己於2020年再次觀賞「無無眠」時的震撼,「天啊!我看見李康生的眼神,毫無思緖的凝視著,像無法閉合地睜著,醒著卻無有外界的孤單著,沒有需求沒有不需求,沒有孤單也沒有不孤單,沒有別人也沒有自己!是什麼様的一雙眼和心,我突然變得非常好奇!」於是在與「行者」合作時,優人不打鼓,團員以各自具有創造力的行為藝術,表現出一種「寫實中的畫面感」,與影像中的李康生時而互相凝望、共望遠方,有時相對緩行、有時則並肩慢走,演繹「吃飯就好好吃飯」、「寫字就好好寫字」,邀請觀眾保持覺知與安靜,真正活在當下。

期待在絕處裡走向新生

過去鄭宗龍在擔任蔡明亮舞台劇《玄奘》(2016)動作指導時曾說:「動作發展一直以再少一點、再少一點不斷簡化,最後只剩走路。只剩走路的狀態下還能再做什麼?緩慢的走路與中風後身體的艱難,充分表現玄奘西域取經的困難狀態。」在2019年雲門也來到壯圍,與「行者」系列完成一次精采的表演,經由其它創意與藝術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涉入既有影像,使得「行者」系列都像是一個正在發展中的作品。

一個展場撤換展覽,本就正常、亦無可厚非,然而「行者」在沙丘已擺展三年,蔡明亮表達遺憾,有諸多感觸,一時難得紓解。引起觀眾、藝文界人士甚至文化部關注,期待這個讓蔡明亮與許多觀眾「原以為還會一路再下去」的作品,得以在絕處裡走向新生。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