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8最佳女配角王渝萱專訪:「我很少掛慮已經完成的表演,因為那就是當下的最大值。」|cacao 可口雜誌

「我看自己演出的反應,通常是很害羞、很尷尬,會想自己當時為什麼那麼做,也檢討表演可不可以更好。但事後的審視,距離真正理解角色在想什麼的狀態其實是最遙遠的。那就是當下的最大值,即使之後不喜歡,它也同樣是最好的呈現了。也因此,我很少會掛慮已經完成的表演。」

22歲便獲得金馬女配角獎是怎樣的感覺?雖然可口給她的訪綱上沒有這一題,但當王渝萱這麼談論自己在《該死的阿修羅》中的演出時,已經變相回答所有粉絲都好奇的提問了,而我們很難想像還有什麼答案會比現有的還要好。不過,這個來得及時的榮譽確實也給她帶來一些困擾——不是「少年得志大不幸」那種,而是有更多人好奇、期待看到她屬於生活的,私人的那一面。

《該死的阿修羅》(GODDAMNED ASURA)上映日期:2022年3月11日

有些堅持沒有意義,但自己這關要過得去

與很多人對Z世代的印象相左,王渝萱在使用社群媒體上似乎多了一分反省。早前,她是四五個月才發表一則貼文的人,直到近期因為工作要求,才有更穩定的更新。「我一直覺得發自己照片很尷尬,有時候也會想,自己現在分享的內容到底是真是假,它真的是我真心想跟別人分享的東西嗎?如果不是,這不就是在說謊嗎?」

講「說謊」似乎言重了,甚至有些庸人自擾的味道在。但對王渝萱而言,這牽涉到對演員職涯的思索。儘管發現表情符號很好用、認知到分享的內容不必要傳達此刻的個人狀況,依然質問著目的,「我自認生活無趣,接收到的情感又過於私密,並不希望所有人都知道。雖然就演員這份職業來說,多分享是必須的,但還是要跟自己商量一下。有些堅持沒有意義,但自己這關要過得去。」

這樣的顧慮或許與她的星座有關——高標準、注重安全感的處女座,由於自覺所學不夠多,是以很難在別人面前侃侃而談,道出心路歷程,「我覺得不管是十五歲還是現在,要在鏡頭前袒露一部分的自己,都不是件自在的事情。演員其實是份勇敢的職業,可能有些人很習慣曝光自我,但我很容易對此感覺到不舒服,因為自己不是個會把心情大方分享給其他人的人,所以在表演時當然會不自在。」

「但就是因為不自在,你可以相信那個東西是真的。」王渝萱說。

演出就是萃取自己的某些特質、經歷再放大

「在開拍前,導演樓一安給了我很多相關報導,但我還是覺得離角色很遠。在確認電影拍攝場景以後,有陣子就經常到那附近去散步,雖然不太可能一邊散步一邊讀劇本,但某天回家時,就忽然能瞭解角色的行動,感覺離她很近。」

王渝萱說,演出《該死的阿修羅》中的琳琳,就有點像萃取出自己的某些特質,加以放大後投注到角色身上。「琳琳對這個世界有股不滿的鬱悶之氣,但為什麼不滿?可能她自己也不知道。這就是要做的功課,也是在準備上比較困難的地方。」王渝萱解釋,自己高中時也曾經憤世嫉俗,經常沒來由的生氣。幸運的是,由於在成長過程中遇到許多好人,性格也跟著柔軟下來,「但那股怒氣其實一直都在,只是生活過著過著就忘了。所以讀這次的劇本也是第二次機會,好好釐清小時候在想什麼,為什麼當時不快樂。」

把高中的自己找回來,同時也處理過去面對這個世界的情緒。對王渝萱而言,對個人的梳理、總結,反而是理解該角色的方法,認識到她為何不開心,又如何能在負面情緒中,持續保持堅強和善良。在電影中,琳琳一角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與其母親又愛又恨的共生關係,而在現實生活,王渝萱也曾因父母工作忙碌的關係,當過一段時間的鑰匙兒童,「國中的時候我曾經吃過兩個月的泡麵當晚餐!」她說:「當時覺得很自由獨立,但到了高中,父母開始關心起生活大小事的時候,那種反差感就讓人很不自在了。你之前明明不管我的,為什麼現在開始管了?

「雖然長大後能夠瞭解父母的苦衷,但人就是會對最愛的人說出傷害的話,因為你完全清楚要怎麼傷害他。可在事後,你又會發現心裡很難過,進而認知到自己是愛著對方的,卻不曉得如何關心或承認錯誤。我覺得這是每個人成長過程都會遇到的事情,能夠自然地向家庭其他成員溝通、表達真實情感是需要練習的,只是很多時候會因為在乎而難以開口,琳琳和媽媽的關係也有點像是這樣的情況。」

《該死的阿修羅》劇照

她也提到了和飾演其母親的演員張詩盈的對戲過程:「雖然事前討論也就一兩次,不過到了現場後,就因為眼神,或兩人之間某種氛圍的流動,而產生『對,是這樣』的感受。」王渝萱說:「在角色說出傷人的話的時候,那種傷心的感覺也不純然在作表演,因為妳面對的的確是個不熟悉的人,她卻忽然對你說了很重的話。詩盈姐、丁寧姐都是厲害的演員,他們情感只要一釋出,旁人自然就能感受到了,我很感謝她們。」

從演員的角度,《該死的阿修羅》的看點是什麼?

儘管很難不從本片聯想到2014年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但或許對王渝萱最幸運的一點是,導演樓一安並未對現實事件作過多的指涉,即使是虛構故事中的人物,也不武斷評判。「鄭捷受刑當天我有跟到直播,親眼看見直播的留言區變成一個宣洩惡意的場所,好像因為這個人被判了死刑,就可以盡情講傷人的話。但,人的生命是可以在兩槍或三槍內作出總結的嗎?」

鄭捷是否也因為一念之差改變了人生?答案永遠無從得知。但,電影允許我們想像。如同《該死的阿修羅》在情節中設置了許多機會與選擇,甚至二個版本的結局。某種意義上,王渝萱演出琳琳也像回到高中時代,再一次面對有過的糾結和情緒。這樣的經驗對她個人有任何啟發嗎?王渝萱這麼說:「我是滿相信自己選擇的人。即使事後後悔,也不能責備以前的自己,因為你做決定時考慮過了,如果沒考慮就是不負責任嘛,為了對自己負責,你的每一個判斷在當下一定是最好的。所以像劇本那樣,只要作了不同選擇就有不同走向嗎?有可能,但那些你想藉此逃避的東西,或許還是會有自己解套的方式。」

王渝萱與導演樓一安私底下常鬥嘴玩笑

你該看《該死的阿修羅》嗎?王渝萱笑著說,如果有人只對影人出席場感興趣,她會感到有一點點難過,「那就是沒想要看嘛!怎麼可以情勒我啊!」但也強調,即使自己是親身演出電影的人,每重新看一次都會發現之前沒注意到的細節。「它有趣的地方是探討選擇跟善惡,我認為選擇沒有對錯,善惡也是,善惡就像一條線,而人在中間徘徊,時而向左一點,時而向右一點。《該死的阿修羅》的劇本,是描寫住在這座大城市裡的不同類型、不同個性的人,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以及各自的苦難。雖然議題很沉重,但你好像還是可以在其中發現一些人的溫柔,我想那是這部片最有魅力的一點。」

「能不能用一句話說服我們的讀者進戲院看《該死的阿修羅》?」我們最後問道。

「來看來看來看!」

▌採訪:Kuo sinsin|報導撰寫:康樂|攝影:陳志誠|電影劇照:希望行銷|拍攝場地:好食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