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09-26

活在謊言中:我們欺騙自己,以達到欺騙他人|cacao 可口雜誌

人們一直在誤導自己。我們告訴自己,我們比朋友聰明好看,我們支持的黨派不會犯錯,我們太忙,沒時間幫助同事。1976年,在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的序裡,生物學家羅伯特·特里弗(Robert Trivers)提出了一個針對自私偏見的全新解釋:我們欺騙自己,以達到欺騙他人的目的,並且創造出社交優勢。四十年後的今天,崔爾士(Trivers)和他的同事發表了第一個支持他的觀點的研究。

心理學家辨認出了好幾種自我欺騙的方式:有偏見的信息蒐集、有偏見的推理和有偏見的回憶。在《經濟心理學》(Journal of Economic Psychology )期刊上的作品關注了第一點——我們尋求能夠支持我們想相信之事並且迴避我們不想相信之事的信息。

在一個實驗中,崔爾士和他的團隊讓306名線上參與者,寫一篇關於一個叫馬克的虛構男人的有說服力文章。他們被告知,根據效果好壞,他們能獲得一份獎金。有些人被告知要把馬克寫得討人喜歡,其他的則是不討人喜歡,剩下的主題可按照他們心中的印象來寫。為了收集關於馬克的信息,參與者看了一系列短視頻,他們可以隨時停止看視頻。對一些觀看者來說,前面的大部分視頻把馬克展現得很正面(回收利用、撿到錢包後歸還),接著越來越負面(發出噓聲、用拳頭打朋友)。對其他人來說,視頻則是從負面走向正面。

當被激勵把馬克寫得討人喜歡時,跟先看到負面視頻的人比,先看到正面視頻的人會更早結束看視頻。只要收集到足以說服自己的信息,後者就不會看完全部。因此,他們對馬克的觀點也更積極,導致他們的文章更有說服力。「有趣的是,我們似乎能用直覺理解,如果我們自己首先相信了某物,我們也能更有效地讓別人相信」。昆士蘭大學心理學家威廉·馮·希波爾(William von Hippel)說道,他是這個研究的合作者。因此我們用一種有偏見的方式處理信息,我們說服自己,然後說服他人。美妙的是,那些是崔爾士概括的步驟——它們都在一個研究中整齊排列了出來。

在現實生活中,你不會收錢寫關於馬克的文章,但是你可能在賣二手車或者辯論稅收政策或爭論升職,這個案例告訴我們,這些都是你會通過說服別人而從中獲利的例子。

最常見的自我欺騙之一是自我強化。心理學家傳統上認為,我們進化出了高估自己的好品質的行為,因為這讓我們感覺良好。但是自己感覺好並不能幫助生存或生殖。另一個斷言是自我強化促進了動力,導致更大的成就。但是如果動力是目標,那麼我們本應進化得更有動力,不需要以扭曲現實為代價。

崔爾士稱,一個發光的自我觀點讓別人以同樣的方法看待自己,通往交配和合作機會。支持這一論點,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心理學家金馬倫·安德森(Cameron Anderson)在2012年展示,過分自信的人被認為更有能力,並且有更高的社會地位,並說:我相信,有很大機率,自我欺騙進化的目的是欺騙他者。

在另一個發表在《社會心理和人格科學》(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上的研究中,希波爾和合作者以一種縱向方式測試了所有三個論點。對自己的過分自信能提高精神健康嗎?動力?受歡迎程度?

追踪近1000名澳洲高中男生兩年,研究者發現,隨著時間的流逝,對一個人的運動能力和智力的過分自信並不能預測更好的精神健康或更好的運動或學術表現。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運動上的過分自信確實預測了更大的受歡迎程度,支持了自我欺騙能獲得社交優勢的觀點。(智力上的自我強化可能不會增加受歡迎程度,作者稱,因為在青少年中,聰明沒有運動重要。)

法國認知科學院研究者雨果.梅希爾(Hugo Mercier)沒有參與這個研究,他熟悉這個理論但是表示質疑。他相信,長遠來看,過分自信會導致不良後果。他和其他人還在爭論受動機驅使的偏見能否被嚴格稱作自我欺騙。他認為「整個概念具有誤導性」,不是說我們身體的一部分故意愚弄叫做「自我」的另一部分。當然,崔爾士、希波爾和安德森不同意梅希爾關於自我欺騙的功能和術語的觀點。

希波爾提供了兩種關於自我欺騙的智慧:我的馬基雅維利式( Machiavellian,  有「實力原則」「不擇手段」「雙重角色」 )建議是,有一個工具起了作用。如果你需要說服某人相信某事,如果你的事業或社交成功取決於說服那個人,那麼第一個需要說服的就是你自己。至於如何自衛,無論何時,只要有人想說服你相信某事,想想是什麼在驅動那個人。即使他沒有撒謊,他也可能同時在欺騙你和他自己。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