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0-30

編織在我的骨頭裡,而金工是我的熱情—林介文|cacao 可口雜誌

「編織在我的骨頭裡,而金工是我的熱情。」對藝術家林介文而言,編織與金工就像是個性的兩個部分,不可分割也構成完整的個體。不受傳統侷限自由揮灑各種技法,將材質解構後重組詮釋情感與宿命。人生的機緣回想起來總是由許多巧合交織而成, 不經意就被指引往某個方向。

林介文大學畢業後依循自己熱情開朗的個性,前往西班牙巴塞隆納求學與駐村。在那裡,發現創作與生活原來可以有這麼多可能性,富饒的自然環境讓平常壓抑的部分都解放開來,事物與人生被重新定義。有次經過片樹林,聽到海浪的聲音便興奮地騎腳踏車往海邊跳進大海游泳,一不注意還被岸旁的海膽刺扎滿腳底。到現在回想從前隨性不羈的行徑,便不時爽朗大笑著。雖說三年的求學時光並沒有改變自己太多,但巴塞隆納的色彩與光仍帶給她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來到注重獨立思考的 學習環境,讓她嘗試許多實驗性質的創作,將心靈深藏的部分挖掘出來。

不只熱愛金工創作,到巴塞隆納後林介文也開始學習編織結合軟雕塑,曾經一邊看完兩百卷老電影錄影帶,看完後不是好好歸位珍藏,而是抽出磁帶一邊勾織成裝置作品;另一件作品「情緒空間」系列,把人類進化過程中退化的尾巴比擬為隱藏的情緒,延伸為穿戴在身上的空間。編織和金工都必須不斷反覆同樣的動作,無意識地重複讓抽象的感覺具體化,把事物的絕對性屏除。她形容自己創作時陷入一種瘋狂的狀態,完全投入在作品裡,卻又在瘋狂和理智縫隙中,思考尋覓自我不完整的部分,從作品「我的傳統服不傳統」可窺見林介文對自我身份的追求與認同。

她聊到自己最擅長的就是把工作空間弄得很混亂,但整理一 片混亂其實也是在整理思緒。工作室裡堆放到處蒐集來的舊衣物、布料、線卷,以及向大自然借取的物 件,隨著創作融入每份材料的故事使其蘊藏濃烈情感。多重文化背景與成長環境,使她在人與家族、自然間緊密互動中,追尋生命根源與傳統在現代社會的定義。不知是環境造人還是血液中本是與大地連結?林介文驚覺自己創作過程,原來和自己的血脈賽德克族祖先做著類似的事情。過去祖先除了種植苧麻作為編織材料,也將神父從國外帶來的毛衣拆解成毛線球重新編織利用, 因此傳統織布總混搭各種色彩。

Kuyoh( 賽德克語),女人 Photographer / RoHsuan Chen
Bubu 的衣櫃 Photographer / Gieh-Wen Lin

回台灣後看著逐漸消逝的傳統文化,總有一股不甘願,希望可以做些什麼? 一些保存過去美好的想法,「想辦法要做什麼的同時,我又覺得我這樣做有必要嗎?搞不好根本不會有人在乎?」過程中,也曾經被消極所襲擊。傳統織布是一種愛的表現,卻不再合乎求新求快的現代社會需求,因為賽德克族的血統被賦予傳承者的角色,這樣的使命感漸漸從掙扎轉為釋懷,以謙卑的姿態去學習。除了出版書籍「嫁妝」(Tminum Pdsun)紀錄賽德克及布農族老奶奶的織布故事,也計劃透過公共藝術讓故事被更多人看見。穿過作品中濃密思緒與回憶,聯結歲月敲打鍛造的 老靈魂,一眼之間彷彿可見當年祖先,背著織布機翻山越嶺的堅毅。


原文刊於cacao Vol.14《巴賽隆納/瘋狂》

關於創作者:林介文,畢業於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金工組,取得西班牙巴賽隆那自治大學建築學院蜉蝣空間設計系碩士。作品跨越金工、軟雕塑、空間裝置、公共藝術,熱愛傳統織布文化。於台灣及西班牙多次參與展覽並擔任駐村藝術家。

  • Via: Text / Heather Chan Photo provider / Gieh-Wen Lin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