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0-02-25

歡迎來到柏林女子鬥陣俱樂部|cacao 可口雜誌

除了撕咬、摳眼珠…… 你什麼都可以做。汗珠有如電影中的慢動作一樣飛濺,腎上腺激素在血管中猛衝,每一次肌肉線條的收縮似乎都在嘶喊著原始的獸性,這就是我們從各種文學藝術作品中得到的關於搏擊俱樂部,特別是那種規則極少的「地下俱樂部」的印象,是一個雄性荷爾蒙爆炸的地方。然而在柏林,卻有這麼一群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女人聚在了一起,辦了這麼一家女子搏擊俱樂部。

為她們拍下這一組照片的波蘭攝影師 Katarzyna Mazur 說:我很喜歡這當中的矛盾感——它直指著社會中現代女人的固有形象。

在這裡的女性並不把自己當成是專業的健美運動員,她們只是一群狂熱地喜歡著競爭和肉體搏鬥所帶來的興奮激昂感的人。無論你是初學者,還是柔道黑帶,還是巴西柔術愛好者,你都可以參加任何形式的摔跤和搏擊。如果要說比賽,或者更恰當地說是遊戲。這裡並不把她們按照體重或者身高來劃分,卻要精挑細選你是不是真的有這個決心站在俱樂部的中央把對手放倒。

在第一次偶然進入這個俱樂部的活動的時候,攝影師Mazur 完全被震驚了。同樣是一個女性,她卻從未見過這樣的畫面,整個房間裡的空氣好像都被繃緊了,一個存在在社會的灰色地域的新世界正在向她打開,但是這樣極端的不同也讓藝術家敏銳的神經末端開始極速運作。

右邊女士是俱樂部創始人之一Anna Konda

她逐漸地開始接觸這一批人

她們崇拜自己肉體,並且滋養、重塑它。每個人來參與的動機也正像她們各自的性格一樣大不相同,但是每個人也都在打碎世界對於女性陰柔面的刻板想法,樂於接受和追求力量,更願意把這樣的形象展現給了解或者不了解的人。

許許多多的人正在抱怨自己不夠「瘦骨嶙峋」,不能擠進去掛在那些走秀台上模特身上過分緊身的衣服,這時在世界的某些地方也有些女人發現了自己身上的另一種性感和美。這並不是推崇某一種說法,就像為了推倒偶像崇拜絕不能再豎起新的偶像一樣,在灰色的地帶往往蘊藏著更多的可能性。

雖然這個女子搏擊俱樂部已經在柏林成為另類膜拜,吸引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女性甚至一些願意接受顛覆的男性,但是還是受到主流社會關於它太過極端的批評。俱樂部創始人之一的Anna Konda,她聊到: Facebook 和Youtube 主頁上的內容就經常被刪除,就算裡面沒有任何裸露的鏡頭,也會被口誅筆伐,說她發佈的東西就是純粹的色情,為了迎合社會上那一小撮心理變態的人。在關於她的報導下面,常常都是嫌惡地大呼噁心的「正常網民」。

人們想要在她身上看到瘋狂的東西,用批評自己接觸不到的東西來達到高高在上的快感,但是對她來說,這種憤怒就是她堅持訓練的動力。

那她們究竟迎合了什麼?

「我們在地上翻滾,拼盡全力和對手搏鬥,腦中完全沒有那種男人對抗女人的想法。從中我們得到了很多很多樂趣。」 Anna Konda 說。

幾年之前Anna Konda 和Red Devil 一起在都柏林東部一個叫Marzahn 的區域創立了這個俱樂部。她們簡單地租了一間房,歡迎任何年齡體重的女性來參加。

其實這樣的女性搏擊活動在德國也有段歷史了,那時候男人只要付十分錢就能上台和穿著暴露的女性搏鬥,假如他們贏了,就能贏一百塊。所以在這樣大的賭率下,女性們只能拼盡全力去贏了男人。儘管這樣的活動依舊是娛樂性的,而且很明顯是在粗俗的男性視角下進行,但是Anna Konda 覺得她們在社會底層苦苦掙扎的野獸一般的精神,至少也對俱樂部是一種象徵和鼓舞。

在俱樂部裡,每次的活動大概會持續幾小時,沒有裁判,只有資歷長一點的成員在比賽前簡單地說一下基本的規則來保證大家的安全。儘管在比賽的時候每個人都表現得根本無所畏懼,但是她們很清楚地了解這樣的過程很容易伴隨傷害的發生,而她們互相尊重對方作為一個獨立的鬥士,在必要的時候停手。

「我不是個施虐狂,我從不從別人的痛苦中得到享受,不希望在我們這個地方看到血跡。我享受的是自己的力量,和控制自己的過程。」 Anna 這樣聊著。活動當中也會有幾次休息時間讓搏擊者互相了解,她們也常常變成好朋友。共同的對力量和意志的追求把她們緊密地聯繫在了一起。

Anna 說自己其實同時也很熱愛自己有著女性曲線美的胸部和臀部。在她的青少年時期,她大概只有現在一半重。但是成長在十分注重對抗性運動教育的東德,她很早就開始了重量訓練。特別是在遇到她的丈夫之後,他帶著她一起去健身房訓練,很快Anna 就發現自己比很多男人都有力,常常和丈夫玩摔跤,她總是贏。而且她很明顯地看到自己的身體已經變得完全不一樣了,變得健康而性感。

「你完全不必和十四歲的時候看起來一模一樣。」她笑著說

她的丈夫甚至覺得她還可以再繼續運動,再長幾十斤。其實有許多人也確實認為這樣的肉體非常性感,為裡面蘊藏的原始力量而沉迷。她常常會受到各種各樣的性騷擾,很多人對她提出各種各樣詭異的要求,甚至有人願意讓她殺死自己以滿足自己的幻想,提出要預付一萬美元作為押金。但Anna 從沒接受過任何諸如此類的要求。她接觸過各種各樣被主流社會認為是「精神變態」的人,對她來說,每個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到她身上,但她在展示自己的力量之美的時候,她的身體仍舊是屬於自己的。

一個真正能支配自己的女人只做想要做的事情。

當有人把不屑地把她和SM 色情演員聯繫在一起的時候,她才是對話中更不屑的那一個,她最不在意的就是錢了。當有男人想要付她錢以滿足自己的時候,她會告訴那個男人,如果他敢在她面前脫下褲子,那她會直接一擊把他打到牆上去。

但是她也從不否認自己所進行的事情中蘊含了部分情色的意味,但不同點在於她是想要展現自己的女性魅力的。情色不是整個過程的重點,重點在於事情所發生的背景。假如一個女人堅持追求訓練自己的肌體力量,而且對自己的肉體感覺自豪,那麼很多人都會非常震驚,因為他們都以為比「正常」體量要大上些許的女人應該討厭自己的身體。但是事實上許許多多的人也認為這樣的身體很迷人,這樣的力量更是超乎想像,這就讓這些所謂的主流論調顯得未免有點蒼白。

Anna 想要做的就是希望更多的女性能夠至少部分地理解她的追求,嘗試著做類似的事情,訓練自己的身體,並且熱愛自己作為女性與生俱來的肉體性。另外,每當她看到男性對女性家庭暴力的事件的時候,她都會十分憤怒,想要至少讓那些無知的男人感受到一些反轉的被支配的滋味。

她認為,任何人都應該學著站起來,去突破自己力量的邊界,所謂性感莫過如此。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