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以外,還存在另一種電影」:溫德斯最愛的五部電影|cacao 可口

「今日的娛樂不斷告訴你現況是美好的。但還存在著另一種電影,它聲明變革是可能而且必要,而且操之在你之手。」

「任何支持事物改變的電影,在我看來都是偉大的電影。它不一定要有政治意涵,事情正好相反,電影可以在形式和語言上,促使人們相信他們可以改變自己的生活,並對世界的進步做出貢獻。任何具備這種精神的電影都是值得制作。」

對於一個仍活躍在幕前的電影人,也許最不可思議的描述是:他已經拍了半個多世紀的電影。過去一年裡,溫德斯又有兩部作品問世,故事發生在東京的《我的完美日常》,以及拍攝德國藝術家Anselm Kiefer的3D紀錄片《安塞姆:廢墟詩篇》;儘管電影類型不同,都可以說是基於對一種難以捉摸的,表達喜悅的探問。

《愛麗絲漫遊城市》Photo via Wim Wenders Stiftung

美國公路電影——即使是最外行的影迷都得認同,該流派是溫德斯的起點,成名作《愛麗絲漫遊城市》及其後的《歧路》、《公路之王》,展現出對人物與其周圍環境關係的細膩把握,為他贏得相當多的注目,其影響力反向折回源頭,擊中大洋彼岸的吉姆.賈木許。《巴黎,德州》上映時還未成名的賈木許在看過電影後,興奮地寫了一封信感謝溫德斯:「這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看過最美麗的電影。」江湖亦有傳言,賈木許拍攝《天堂陌影》使用的膠捲,是溫德斯某次拍攝未使用完,慷慨讓給後輩的餽贈。

該則傳言有多少可信度,我們無從認證,但那的確與溫德斯的核心觀念相符。電影,應該幫助人類向前邁進,並從多個角度看待事物。贈送物資給有需求的新人,沒有什麼比這項舉止更能落實對「另一種電影」的期待了。那是對變革的一種承諾。

不過,什麼樣的電影才稱得上「另一種電影」?從溫德斯最喜歡的電影中,我們也許能一窺端倪。

《西部奇人》(Man of the West)1958|導演:導演:安東尼.曼

「那年我人在巴黎,夢想成為一名畫家,成天在閣樓的小房間裡挨凍著。我發現電影院是個溫暖的地方,如果清場時躲進廁所,花一法郎就能看三到四部電影。我大概看了一千部電影,其中,美國導演安東尼曼的《西部奇人》讓我第一次意識到電影邏輯是如何運作的。《西部奇人》由賈利.古柏主演,是我一直以來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安東尼曼也是電影史上被低估的偉大電影導演。」

《遊戲規則》(The Rules of the Game)1939|導演:尚.雷諾瓦

「這是一部在二次世界大戰前製作的電影,卻預見了那場浩劫。我一遍又一遍地觀看《遊戲規則》,不確切知道看了多少遍,但這是我熟記在心的電影之一。對我來說,它是一部理想的電影,有趣、流暢,有很好的角色。沒有人知道世界大戰即將到來,只有雷諾瓦察覺到戰事一觸即發,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電影。」

《唯有天使生雙翼》(Only Angels Have Wings)1939|導演:霍華德.霍克斯

「我喜歡霍克斯的快節奏和幽默感。《只有天使有翅膀》的故事發生在南美洲一個虛構國家的飛行員之間,20世紀30年代所有偉大的演員都在其中。這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即使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照樣會笑出眼淚。電影中的一切都是在攝影棚裡拍攝的,觀眾看到的全是道具飛機,但它是最偉大的冒險故事之一。」

《輕蔑》(Le mépris)1963|導演:尚-盧.高達

「高達必須在我的名單中,所以我選擇《輕蔑》 。這是一部令人難以置信的電影,反映高達的最佳狀態。演員之一是弗茨.朗(Fritz Lang)——就是那個執導了《大都會》的弗里茨.朗, 他在電影中扮演一名導演。《輕蔑》的演出令人驚嘆,剪輯自由,是一部關於電影製作的精彩電影。對我來說,看到弗里茲.朗扮演一個虛構的導演令人難以置信。」

《不法之徒》(Down by Law)1986|導演:吉姆.賈木許

「《不法之徒》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吉姆是貨真價實說故事的人,他重新發明了一種全新的電影製作方式——非常簡單,沒有太多剪輯,人物性格深刻,充滿了對音樂的熱愛。我喜歡這裡的湯姆.威茲和羅伯托.貝尼尼。這是一部深刻、感人、非常有智慧的當代電影。」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