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0-25

活著就是種快樂!提升糧食自主力—喜願小麥|cacao 可口雜誌

面對困境,有些人會選擇順服,有些人會選擇反抗,喜願小麥便是後者。目的很單純,就是為了在困境當中,也能堅強的活下去。但是該用何種方法呢?他們想到的是:「提升糧食自主力。」 他們可以種植小麥,供作台灣在地生產麵粉的原料。這個主意聽起來的確很瘋狂,所以他們把它稱之為「麥田狂想」。畢竟這個計畫將遭遇的打擊和問題,絕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化解的。但是,台語有ㄧ句俗諺「拍斷手骨顛倒勇」,意思是:跌倒之後,只要能再站得起來,生命將會變得更強。

喜願小麥原本是從麵包烘培坊起家,從1999年開始營業,是ㄧ間和身心受限者們合作,叫做喜願麵包的烘培屋。但是促使「喜願小麥」—這個靈感的誕生在於2007年至2008年時,由於雷曼兄弟的垮台,衝擊了全世界的經濟,各個國家都瀰漫在ㄧ股緊張的氛圍之中,台灣也不例外。在這股衝擊之下,物價的波動十分劇烈,在當時,台灣政府甚至為了穩定這股波動而開始發放消費卷。 然而,原物料價格的波動卻不會因此平息。身為經營者,要怎麼樣在這股危機帶領原本就處於社會弱勢的員工繼續生存下去,這是喜願小麥的首要的目標。喜願小麥成立的動機,只是單純的為了活下去,但是,只有動機是不夠的,要慢慢的將其轉換成理念,理念才是能夠支持大家繼續走下去的動力。也就是說,只有活著是不夠的,而是大家都要好好的活著,因為活著就是種快樂。

在執行計畫的過程當中,遭遇到最大的困難?

碰到最大的困難也可以說是台灣農業ㄧ直以來的問題,那就是農業政策的僵化。台灣的農業政策,從來都不是由下而上,反而是由上而下。政府制定農民該種什麼,而不是農民來選擇他們想種什麼。農民長期以來都處於被宰制的狀態,在情況之下,產生了ㄧ種斷裂,意思是說,就算農友們想改變種植的農作物,卻也沒有良好的設備、沒有相關的技術來保存、來加工農作物。因此,要如何去解釋、去說服農民獨尊稻作,而不願多元雜作的觀念,是計畫推動時最大的困難。

可否和我們分享關於土地上努力的故事?

我們並沒有什麼賺人熱淚的故事。不過倒是想分享ㄧ則我們覺得很溫馨、也帶給我們鼓勵的小故事。有一年因為氣候因素,我們的收割成果並不理想。對於農友們,內心總有些過意不去,某天和ㄧ位農友在聊天時便向他表示我們內心的歉意。想不到這位農友卻對我說 「 哎呀,沒關係啦!(錢)賺的多不多是其次,但是我卻賺到滿滿的舒暢!」

我們聽了之後也開始思考,這股舒暢,其實就是來自內心對生活的ㄧ種滿足,對生命反樸歸真而產生的真正的愉悅。而這些都是我們要好好的活著,才能感受到的。

本期的主題是「時間意念」,那你們從創立到這ㄧ路走來,對於環境的改變或是未變的感觸?

改變與未改變這個問題我覺得是ㄧ體的。台灣的土地因為政策的問題,長期耕作同一種作物,造成土地本身「工作過度」變得僵硬,死板板的,那我們該做的便是將土地變得柔軟,讓它再度活化過來。活化之後,連帶著可能性也變多,環境也會逐漸的跟著多元化起來。同樣的,改變的部份也包括了農友們心態上的轉變。從ㄧ開始的反對和不可能,到後來的樂觀其成,進而主動參與協助。時間序列的角度來看, 大環境仍然是未改變的,譬如說在這十年、二十年當中,環境的變遷我們會覺得是ㄧ種改變,但是我們如果將時間往後拉至兩百年,甚至是五百年後,這些改變,只不過是歷史的ㄧ環。歷史沒有所謂的變與不變,和生命一樣,具有不可回溯性,ㄧ旦逝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原文刊於cacao Vol.08《赫爾辛基/時間意念》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