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09-25

牆內與牆外:邊界的慶典|cacao 可口雜誌

柏林,倫敦,上海,東京,紐約…這些城市真的就是憾動世界的城市嗎?那裡的人知道該如何狂歡?那裡的現代文化在建構與摧毀?假如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天大的假象,意圖去破壞巴黎、北京、羅馬或伊斯坦堡城市永恆的地位呢?

如今「永存」,只是博物館化的結果。但別忘了博物館是謬思之地,一個讓我們得到靈感啟發的地方,是我們找尋過去記憶,現代蹤跡和未來預示的的地方,這不就是最真實的博物館寫照嗎?巴黎或許是座博物館之城!誰在乎?相較於柏林的單一無趣,倫敦的膚淺歇斯底里,巴黎是一座享有記憶的城市。在她的領域內,處處可尋獲她的根基和信仰。她是個嘉年華會,隱蔽在景仰表象之下。她是嘉年華會,假如你知道該如何挖掘她的話,她將是充滿腐敗和意淫歡愉的神秘博物館。更重要的一點是,她沒有一般被視為城市該具備的元素:界線、城牆、堡壘。不是過去七零年做的一切就都是最好的,但時代總會留下一些禮物,一道圍界。當然我指的是「環狀道路」,做為一個神聖空間前的門檻,「環狀道路」將巴黎和市郊一分為二,精確地畫分出內外,在內的是巴黎都城,在外的是市郊與鄉村。至於紐約,柏林,倫敦都在「環狀道路」之外,因此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樣被視之為市郊。

假使我們一連串持續關於神聖空間的爭辯,我們可以將巴黎視為一個新生與重生之城。這只是從神聖去區分凡俗,但這是我們的世界慣常用來賦予定義和定位事物的方式,單純就笛卡兒的理性觀點,我們可以理解到其他參照巴黎的城市如柏林,倫敦或紐約也是如此。

充斥著簡樸氛圍的柏林是一個沒有中心概念的市郊城市。甚至可以說柏林到頭來只是德國的市郊。渴望體現失落大英帝國殖民夢的倫敦快速被其他市郊侵吞,以至於她漸漸失去了宛若心臟的中心地位,倫敦終將淪為市郊!紐約則有些不同,曼哈頓畢竟是一個島嶼,因此擁有成為中心的潛力,也許有些像巴黎的多菲納,但始終大大缺乏吸引力和性感魅力。別忘了塞納河在此獻身給太子廣場,與巴黎交歡。沒有其他城市可以宣示如此崇高人類起源的象徵,是世俗肉身的生死與重生。世上的巴黎人,團結吧!


原文刊於cacao Vol.13 《巴黎/重生》

關於作者: Dr. Aurélien Fouillet。法國社會學家,專業在想像社會學,著重競賽的群體精神、科幻小說、怪獸和英雄人物的學術研究。他也是德國哲學家Frederich Nietzsche作品的專家。

  • Via: Text/ Dr. Aurélien Fouillet Translator/ Rónán MacDubhghaill, HSIN CHIA LEE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