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宮」主理人Stacy:我希望新竹成為一個邊緣的人事物也能過得不錯的城市|cacao 可口

只要你對新竹稍做些功課,不可能不知道東門市場這個頗負盛名的景點。第一次走進去,任何人肯定都會眼花撩亂,即便用餐時段摩肩擦踵,每一步卻都是驚喜。不過,你上去過市場的二樓與三樓嗎?試膽量可不算,必須得是抱著好奇的心情,這裡摸摸那裡瞧瞧的參觀。

你也許看出蹊蹺了,既然說試膽,那肯定有什麼駭人之處。關於這點,在東門市場三樓經營「仙宮」的Stacy也不否認。所以,她給自己的任務就是將這裡變得不可怕,甚至晉身為讓本地人、外來客都密切留意最新動態的場域。作法是?前言當然要賣個關子,但我們要提醒你,由仙宮主辦的「歪歪藝術祭」即將在八月下旬開跑,除藝術家城市導覽講座及工作坊,9/24有小誌聚會,  10/29、30兩天還將舉辦創意市集——而以上一切,都是東門市場三樓專屬活動。

她還特意叮囑我們highlight九月份的小誌交換活動,聚會不限資格,不限內容,你是做地方創生、自有品牌也好,盡是亂塗鴉或中二發言也罷,只要做成八折的冊子,備足七本的數量,就能到現場與其他參與者交流、交換創作,而她也準備好自己在機車環島期間拍攝奇怪事物的小誌。還等什麼呢?快找她們報名去吧!

「我不在乎別人說新竹無聊東西難吃,只關心生活在這裡的人覺得好不好玩。」

怎麼介紹「仙宮」這地方好呢?結合店家的外觀和內部擺設照片,你可能直覺認為這是一間ㄎ一ㄤ店,用派對動物來形容主理人Stacy入時的穿搭更是再合適也不過,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它都是個給潮男潮女和奇形怪狀的慘綠少年消磨時光的去處。

但仙宮遠多於一般的消費場所。Stacy所從事的,其實是以青年人為重心的社區營造。大學唸統計、研究所攻讀犯罪學、畢業後報考警察……這是Stacy最原始,也是最符合父母期待的生涯規劃,如果不是因為身高不符體檢標準,她的生活或許就這麼上了一條雖不耀眼,卻踏實安穩的軌道。現在,Stacy決定做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她自嘲,自己就是叛逆期來得特別晚。離開學校,她先後跟苗栗的老師傅、實踐大學的簡飛勇老師學習打版、立裁技術,待到基本功打穩,便在台北開了第一間以小品牌經銷為主軸的服飾店。「但台北太難混了。」Stacy苦笑道。幸運的是,在某次回新竹和朋友逛街的途中,她留意到東門市場特殊的環境,「這裡就像座時光機,二三層幾乎沒有還在營業的店,卻有很多有感覺的老東西。當時也剛好趕上市政府規劃將市場轉型為青創基地,順利申請到了一個空間。說得玄一點,也都是機緣啦。」

而另起爐灶的仙宮對Stacy而言,也更「適才適性」。店內展售內容依據個人的興趣變化,喜歡收舊貨的時候像間雜貨店,喜歡手作的時候是作品展示區(比如網版印刷T恤),最近她愛上二手衣改造,仙宮也就變得像間服飾店。但她也對我們透露,自己最感興趣的還是進有趣的小型品牌,以及製作小誌。

「我一直喜歡怪怪的東西。」Stacy說:「很多人對新竹的聯想都是科技、親子、幸福城市,這一類很官方、很樣板化的論述,那或許反應著某些族群的期待,但年輕人就有點可憐了,想看有趣的東西都要跑外地去,不像台北,你只要走一段路或搭幾站捷運,就有表演或展覽可看。我想,如果新竹能變得有趣一點,大家對這個地方也會更有認同感。」

以年輕人為中心,讓青年與城市重新產生深層連結!

八月啟動,並一路發展到十月份的「歪歪藝術祭」是仙宮近期主推的活動,該活動內容包括邀請青年藝術家召開講座,與地方老店合作工作坊,以及對老品牌進行活化。如由毛線手藝材料行老闆親自指導的古早味毛線狗手作課程(8/27,已額滿),以及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新竹名產水潤餅專賣店德龍商店的形象翻新。

假如你吃過水潤餅,可能對它表層的白粉有點印象,而它吃起來吃起來的滋味也頗為微妙,有股淡淡的,像肉桂的香氣。但這東西該有幾十年的歷史,不太可能是肉桂吧?關於這點,也是Stacy在與店家交涉過程中的重大發現——那的而且確是肉桂粉。「我發現到這件事覺得好前衛,早期的新竹人竟然就在吃肉桂了!這不是很洋派的東西嗎?」她笑著說。

Stacy解釋,水潤餅在今天的新竹雖然隨處可見,卻已經被歸類為父執輩的零嘴,儘管德龍商店作為全新竹的供應商不必擔心生意問題,但要是下一代的年輕人就這麼與這一樣小點心絕緣,那也未免可惜。如何利用水潤餅現有的知名度,以青年能接受並感興趣的方式,將客群從年長者擴大到所有人,便是Stacy在此次歪歪藝術祭的長期挑戰之一。

而在藝術家講座部分,八月份由藝術家倪瑞宏以及郭品君先後在8/20及8/28亮相。「在新竹鬧區有一座貞節牌坊,大部分外地人第一眼看到它都很錯愕,好像掉到時空夾層裡有種錯亂感,所以我請到倪瑞宏,帶報名講座的觀眾一起從東門市場散步到牌坊那裡,沿路聊社會對女性的期待,做一種體驗式的古今對話。藝術家郭品君的活動則將地點轉到新竹的另一座老市場,中央市場,那裡是以前新竹人辦嫁妝必去的場所,而品君的作品又是以『單身』這件事為出發點所進行的創作,將兩者結合在一起的配對光用想的就很有趣!」

女性藝術觀點雖然不是這次的主打,但在某種程度上卻呼應著發起人的抽象概念。在Stacy的設想中,本屆歪歪藝術祭以外地藝術家為主,通過她們的視角凝視新竹,令當地人以不一樣的目光重新打量習以為常的風景。而假如我們將貞節牌坊、嫁妝產業的存在視為男性主導社會的現象之一,那麼女性獨有的藝術觀,同樣也是局外人的視角,且與地域上的外來者身分遙相呼應。

仙宮做的事情很有趣,這點毫無疑問。問題在於,即便投入這麼多心力及想法,Stacy仍感到不足。她坦言,雖然東門市場被列為新竹主要觀光賣點之一,但相較一樓美食街的繁榮,二三層經營起來其實相當吃力,即便是青創基地的進駐者,能堅持至今也是寥寥無幾。部分原因是二三樓住戶多於店家,以致遊客怕冒犯居民不敢再往上走,但歸根究柢,還是新竹的文化資源比不上台北雄厚,整體環境也不像台南那樣,令年輕人樂於創業。Stacy說,她其實不太敢向外人推薦東門市場第三層的特色店家——因為現況與行銷宣傳裡的差距過大。

「假如將來向市政府申請通過的話,我想弄一個開放的展覽空間給藝術家進駐,作創作設計的人不可能抗拒的了這裡的魅力。至於目前,我則會多辦活動,吸引人上來三樓,只要知道這邊會有定期活動,就不會有害怕陌生感了。此外,也會希望市政府撥給青創基地的資源,能真正挹注到使用者的需求上。」

那Stacy對市場的未來有何期待呢?

「很多人覺得三樓可怕,但其實周圍鄰居很好,雖然不會主動串門子,但看到你有狀況也會關心和伸出援手,對我們在做的事情,甚至裝修時的吵鬧聲也很包容。我會說,這個環境是有機的,而且我想要維持這樣的多元,並不是說把這邊變成年輕人專屬的據點,而是讓所有人都能夠好好生活——這才是東門市場的特色,否則就變成百貨公司了。」不變成百貨公司,也是她對新竹的盼望。新竹之於Stacy,是個在生活不如意的時候接住自己的地方,因為有感情,所以想要它在竹科和百貨公司外多長出點什麼,讓生活在這裡的人覺得好玩,讓靠接案賺取生計的創作者、獨立小店有立足之地,「多元是重點。」Stacy說:「即使是邊緣的人事物,在新竹也能過得不錯——這就是我對新竹的所有期待了。」

Stacy的新竹私房景點:

「我喜歡吃傳統的東西,中央市場的糯米餃、北門街上的炸粿都好吃,東門市場一樓的拉麵店價格偏高但也不錯,米粉湯也很推薦。至於景點,舊城區的古早味街道不用說,像東門市場的頂樓,現在已經變成國高中生寫周記的地方,你會在那邊看到很中二的文字、失戀心情,以及亂塗鴉,很搞笑很有活力,中央市場也值得參觀,另外就是古奇峰,它有很多奇奇怪怪,甚至很獵奇的雕像,如果你是攝影師,這絕對是不能錯過的點!」

▌採訪報導:康樂|圖片提供:仙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