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1-27

職業欄填寫__|謝小曼:當古色與現代相偕,美便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cacao 可口雜誌

用一壺好茶作開始,等著水沸、溫壺、置茶等等過程後,一口工夫茶落定口中、嗅一股清香。茶道圈備受尊崇的小曼老師,就這麼自然而然地將制式的採訪節奏,調定成她專屬的獨特意境、悅感氣韻。

庭院的光借進室內,隱逸之處,一隅可安。在她主理的「小慢 Tea Experience 」空間中,或是她策劃大大小小的展中,她用一盞茶,空間裝置到整體物件,將古風和新時代重新建構成她的歲月典藏。

兩個小時的採訪時間,關於為什麼有越來越多人認真喝茶這一件事,從小曼老師身上我大概能略知一二。學茶席,學收藏,學搭配……都是為了學生活。

職業欄填寫:「小慢Tea Experience」主理人

其實,我很難明確地告訴你,自己從事什麼樣的職業。

「小慢Tea Experience」是旗艦店,精神堡壘。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意思是,它是一個讓人可以往外走的後盾。這個地方呈現我對空間、氛圍上的一些想法,我也會將精緻美食、風味甜食與茶品作個品嚐搭配,更能襯出不同茶的層次。

茶道以外,對於規畫活動、展覽,我可說是投入其中,將茶道精神、人文風情擴展至不同空間。品牌「小慢」辦過許多次大型活動,負責的不僅僅是其中如茶會、餐會的環節,而是跑整個流程。打個比方,2018年在華山,集結了十三位工藝職人的「日本生活器物展」,便邀請到木藝大師三谷龍二進行策畫,展出陶器、瓷器、木工、金工、和紙等物件。那次展覽的特殊之處在於,其中有六位工藝家並不是茶道之人,但在這次活動中,都能享受擔任茶主人的角色,用自製的生活道具,布置茶席招待客人,分享個人對自然的理解、創作的心路歷程。

那樣的策展經驗對我而言,那像是樂趣的分享,如果每個人都能感受到杯盤器皿的豐富性,生活就是流動的風景。比起單純專注在「茶」這件事情上的職人,我對任何能提升生活品質的項目,都感興趣。例如協助客戶規劃茶空間、開設插花課程,都是進行式。當然,作為一個茶藝館的主理人,該有的泡茶專業是理所當然且必要的。

做個行動派不為自找麻煩,而是處處汲取養分

如果不是和茶、空間的緣分那麼深,我或許會成為品牌的Fashion Buyer,在海外四處飛,選購服裝回台灣。在日本留學期間,我唸的是經營管理與服裝設計,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當地的美。他們的建築物很漂亮,他們的人就算搭電車也保持著優雅的氣質,穿著談吐都無懈可擊。每逢周末,我會騎自行車四處看樣品屋,或到東京的世田谷區,參觀當地的高級住宅。可以說,我對建築、空間的觀念,還有日後幫人做佈置規劃的能力,都是在那時候培養起來的。

我是個行動派,喜歡到不同的地點汲取新感覺,激發新想法。「小慢」是個茶文化的聚合點,曾經有人問到咖啡廳品茶有何不可?當然,不管是在哪裡,就算在自己家裡喝茶也很好!只要內在有條有理,地點就不成問題,挑戰反而在於室內空間的取捨。

假設,舉辦茶會的地點有一個以上的空間可以利用,A空間接近廚房方便汲水,B空間則可以在喝茶的同時,欣賞戶外景色。兩邊裝潢的質量相等,該選哪一個?當然是B空間。而在B空間,你必須接著考慮,在哪個角落進行茶會,才好讓相較整個環境顯得很微小、難引人注目的茶器變成焦點。以我來說,會利用燈光的配置,明暗的對比,把「喝茶」這件事凸顯出來。氛圍是最重要的,寧願自己多走一點路、多花點心思。

像這一類的挑戰,和茶的本質並沒有直接的關聯性,但我也不把它們看成額外的負擔,而是自我期待。既然是自我期待,就沒有沉重可言。其實,無論是選茶,尋訪器物,設計包裝,以至於空間佈置,都需要美學觀念來審視、結合、統一。其他就靠時間,慢慢發掘。

茶與空間,是現代生活的緩衝

在不同的建築空間中,我對茶空間別具熱情。為什麼叫「茶空間」?因為你無法將茶與空間分開。像日本六本木的高級飯店,無論顧客的實際使用率有多高,裡面一定會有茶室。茶室被經營者視為精神的象徵、堡壘,適當的空間不僅適於品茶,更能讓旅行者的身心得到真正的平靜、進入冥想。

在我看來,茶空間是公共空間的一種,無論是高級飯店的房客、一般大樓的住戶,都有相同的需求。台灣產出的茶品質相當好,我們的茶文化在歷史上也從來沒中斷過,竟然沒有建設公司嘗試做相同的事情,那是很令人惋惜的。

茶的魅力,在於擁有許多細節,這些細節讓人專注、擺脫俗務。當你置身於茶空間,你的精神與注意力會被茶牢牢吸引,進而感受到它的氣味、沖泡手續迷人之處。那是很療癒的,如同插花一般,進行時不會想著怎麼做才是美,而是順應自然,找到其中的呼吸以及節奏。

喝慣手搖飲的人,可能對茶空間這樣的地方有距離感,覺得過程繁複、慢條斯理及耗費時間。某種意義上他們是對的,品茶不能匆忙。所以我不評論那樣的觀點,因為那是不同的文化經驗。但當你真正入內其中到茶與空間的結合,便會感受到那樣的「慢」的意義,意識到生活的點點滴滴。

「小慢」從外觀上看,雖然像個古色古香的民宅,若你走進來,便會發現裡頭有著非常具現代感的設計,與舊東西達成一種相偕的平衡。只要抓對新與舊的比重,舊東西看起來就不會顯得笨拙沉重,反而能讓冷調、鋒利的新事物變得圓融。我相信任何人,就算是在名利場上打滾的人也好,都有憧憬、嚮往美的時刻,都有鑑賞美的衝動,只要你踏入我的空間,就能懂的。小慢茶室永遠在為那樣的時刻預做準備。

「職業欄填寫__」單元,打破以往人物採訪的模式,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品牌

Q:假如每個人都是一個品牌,你會經營什麼樣的商業模式?

小曼老師:應該可以分成無形、有形兩種模式。無形是一種精神性的慰藉,讓大家在忙碌的生活裡,可以透過茶來安定自己的生息,從中得到快樂與安適。有形的話,就是設計茶空間還有訂製茶會,選用恰當的裝潢材質、正確的空間比例、規劃流暢的動線,和茶一起營造整體的氛圍。不懂茶的人是不會做茶空間的,不曉得怎樣的設計才符合品茶的需求,其中眉眉角角絕對不會少。

Q:小時候曾經受哪個品牌影響?有特別愛用的品牌或商品嗎?

小曼老師:應該是我在西武百貨工作時的Floor Master,他也是我們品牌的Fashion Buyer,非常有品味,他採購的衣服,在1990年代絕對是最尖端的。那個時候,日本本土流行的風格普遍花俏,他卻引進了一個走解構主義路線的品牌Martin Margiela,無論是對當時的設計界或我個人,都造成非常大的影響。

愛用的品牌如Comme des Garçons,這個牌子不管版型也好,材料也好,特別適合經常旅行的人,它的衣服不需要燙,只要揉一揉洗一洗就好。另外還有台灣沒有代理的日本服裝INDUBITABLY,曾經在陳啟樂的琥泊茶苑辦過一個展。我也曾經辦過以歐洲古著為主題的展覽,有質感的老衣服特別想要珍藏。

Q:有沒有特別想合作的品牌、商品或是活動?

小曼老師:會想要與一些以自然訴求、人文為出發的品牌合作,如:Aēsop或Aman阿曼飯店,都會想要合作。

Q:最近讓你印象深刻的品牌或廣告?

小曼老師:陳季敏的禮服很漂亮,線條剪裁都很好,是我很欣賞的台灣服裝品牌。她位於中山北路的「另空間」的空間與陳設,都能看出她的極簡美感。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