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21-09-28

江仙亘專欄(12)|驕傲與疫情時代的冬季時裝週:不想看見自己掙扎的狼狽樣子|cacao 可口雜誌

又一年。從第一篇專欄算起,又一年了。我分不清楚是時間拖得太漫長,步伐躊躇不前;還是被壓縮成灰煙,吹散即逝。起落的故事很容易成為發揮的題材,但漸漸當有趣的人事物都分享完了,才感受到每個月底截稿的壓力,甚至曾經提出是否要停寫專欄的疑問。「對自己沒自信嗎?」我被這個問題丟回來,之後才明白,不是對自己沒自信,而是心裡的驕傲不想看見自己掙扎的狼狽樣子。

Akris AW2021線上秀,從戶外雪地走到室內,室內在瑞士的歷史遺跡博物館內進行拍攝。

2021,疫情時代的時裝週

二月是時裝產業的大盛事,發表下一個年度的冬裝。但目前歐洲的活動量依舊受限於人與人的社交距離,無法舉辦例行的時裝週,部分品牌會預先錄製新秀的影片再上線發表。今年,我參加一個總部在瑞士的品牌Akris時裝秀,從巴黎搭火車五個小時抵達。參加的模特兒大約十來位左右,在其中發現有些女孩甚至小我十歲,她聽到我今年已經三十一歲,兩眼瞪大。看著她驚訝的樣子,我把這當作一種讚美。

拍攝日程共有兩天,第一天我們在當地一座歷史保存的圖書館裡,拍攝下一年度的形象廣告。圖書館裡孩子們跑來跑去,他們看著覺得好奇,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頭過去,當我們四目相交的時候;有些特意製造聲鬧引起我們的注意。圖書館旁邊有一間學校,在等待拍攝個過程中,時而我會觀看一陣又一陣上下課穿越的人群,對於近距離感受當地小鎮居民的日常節奏,使我感到興奮。

「我不是出名;我只是在特定的族群中小有名氣。出名是另外一回事。」

這次合作的導演是一位荷蘭人Anton Corbijn(後來才發現他曾捕捉過多位搖滾樂手的風采,如:The Rolling Stones、Iggy Pop、Lou Reed、Nirvana 及 Coldplay 等等,他也是Depeche Mode及U2 拍攝 MV 及唱片封面的視覺創意總監)。典型的北方高瘦身形,有一點年紀,帶著一頂毛帽。他問我從哪裡來,提到自己曾經有機會去台灣,但遇上了颱風就取消了行程。

在拍攝時他會給予方向與指示,其中一段安排了我自己一個人獨自跳舞,我們嘗試了不同的感覺,最後是由他自己示範舞步,不斷鼓勵我擺手再開、笑容再大,「卡!」雖然最後沒有看見影片的成果,但導演和設計師似乎都表示滿意。傍晚自己在房間休息的時候,有個念頭想了解一下這位導演的背景,找到一篇他的專訪,裡面有一處對答引起我的注意。

Now you’re famous in your own right. “(你現在以你自己的方式出名了。)

I’m not famous; I am simply very well-known to certain people. Famous is something different.” (我不是出名;我只是在特定的族群中小有名氣。出名是另外一回事。)

(左)戴墨鏡的是Akris品牌設計師Albert Kriemler(右)導演Anton Corbijn

第二天我們在一處健行步道錄製走秀的影片。剛好當天早上下起大雪,晨霧中往山下的鎮看望去,呼應設計師新一季的概念——將城鎮的地圖轉成為衣服上的印花。當雪漸漸飄弱,攝影機開拍,模特兒一面走一面迎著飄下的雪。有幾個女孩身上只有一片絲綢洋裝,大夥抓緊時間,一趟走完工作人員就立刻將毛毯裹緊女孩們。製作團隊在旁搭建一座臨時帳篷,讓團隊可以取暖以及檢視毛片。女孩們雖然走在戶外冷得難受,但看到成果都是欣慰的。我坐在一旁的長凳上喘氣,剛好導演也走過來坐在我旁邊休息,我主動提起昨晚看到的那篇專訪。

I like the way how you responded to people about ‘being famous’. “(我喜歡你的回應在關於出名這件事。)

I’m not comfortable with that. I prefer to work.”(那樣讓我不是很自在,我更在意在工作上。)

他看起來有些驚訝也有些靦腆地低下頭,讓我困惑是不是自己的冒然的一句話讓他感到不舒服。中午過後,陽光的暖意噬去了早上的薄霧,女孩們重新著裝,換場接續早上的歇幕。經過早上的經驗,下午拍攝的整體合作默契更流暢,短短一小時內就結束所有的拍攝。掌聲與慶賀聲,給予彼此感謝。最後我們和設計師在雪地裡合影,大家也開始拍攝結束花絮,我突然被一顆雪球擊中!轉頭發現是導演砸過來的,我們倆開始一顆做比一顆大的雪球不相識弱。他這動作除釋了我稍早的困惑。

其實我向他提起專訪裡的內容,是想感謝他那句話對我來說是個提醒。不只是他所說的內容還有這兩天合作的過程中,導演對待工作以及團隊的態度。驕傲與謙虛,在細節中。

嘗試輸了這場吧!別想著贏,你願意輸嗎?

上週法國北部開始再度閉關,手機不時跳出動態通知,一些地區此刻實施週末封城,只是巴黎目前還沒有正式宣佈封城的消息。在去年封城之前我找了拳擊教練一對一訓練,初次幾堂課後,他發現我的動作有點急,就把我停下來。「你要先站穩才出拳,儘管你的出拳技巧再好,如果你沒站穩,當你出拳的剎那,就是你最有可能被擊倒的漏洞。」才發現,原來我太專注於出拳,因為想表現自己已經進步卻沒有留意到那最大的要害。

開始對自己說「嘗試輸了這場吧!別想著贏,你願意輸嗎?」漸漸的,心柔軟下來,無論是任何所想的目標成就、一再失敗的理想無法放下的過去、無法坦然地道歉,甚至是無法輕易原諒的人事物,成為我的每日習作——不預期它們終將會實現與否,單就只是向著每日的驕傲死,專注於一次又一次的練習。


關於專欄作者:江仙亘

2013年夏天在紐約蘇活區被路人介紹,一步踏進時裝模特兒的旅程,到今天。大學時期開始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一個人,潛意識(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有意識的)營造出想讓世界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這些因著工作經驗旅行的日子下來,許多衝擊及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開始漸漸明白,其實不必要刻意營造一個形象的自己,漸漸地放鬆、心也更自由,卻遇見從未想過那個「很特別的自己」。

延伸閱讀:江仙亘專欄(11)|但那偌大的疑問「生命」依舊無解,卻使我敬畏

Related articles

Eve Lin專欄(14)|永續的時尚產業:「零廢物時尚」透過衣料的回收,將衣服進行改造(中)|cacao 可口雜誌

忙碌的八月,在考試完及搬家中,感覺一直停不下來,東西似乎一直不斷增加。有一個朋友說,「若你發現六個月後都沒有使用某物品時,那就是你 […]

王依亭專欄(6)|疙瘩:長大後就不想後悔了。接受疙瘩,因為它可以平庸的俐落、美麗的很真實|cacao 可口雜誌

疙瘩就像一種腫瘤,讓你想忘記忘不掉,可卻記又記不起來,因為你已深陷其中。這種奇怪的感受,就好像穿著一件不太喜歡的厚重外套,這外套可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