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21-09-28

江仙亘專欄(17)|倫敦/三年計畫。我問自己,願意打破牆嗎?|cacao 可口雜誌

「我今年想要慶祝生日!」

「你想要怎麼過?」小雪問我。

「不知道,但今年生日對我來說有點不一樣。」我回答。

三年計畫,紀錄三年的變化。

今年生日收到小雪送我的禮物是一本三年日記簿,從這個夏天開始,連續三年我都要來倫敦做蒙特梭利教師訓練。剛好這本日記簿可以紀錄接下來三年的變化。

歐洲疫情新聞起起伏伏,即便政府一再提醒與告誡人民,邊境的規定也朝夕令改,這趟從巴黎來到倫敦附加了許多行政文件,兩週內已經做了四次核酸檢驗。目前倫敦已經全面解禁,取消硬性戴口罩的規定。為期六週的訓練課程,每週固定兩次居家快篩檢驗,定時定律,只有人能不斷為自己創造適合生存的環境。

課程至今已經兩週,班上同學們的背景也都不太一樣,總共十個人、九種國籍。年齡和專業領域也落在不同的光譜上,有職能治療師、專業舞者、幼稚園助教、電機工程學生(還有幾位我沒有認識到),再加上我所處的時裝界,初次見面聊天就讓我感到興奮與驚艷,想了解不同領域要如何將所學的訓練應用到自己的專業發展。這個暑期課程非常密集,一週五天從九點到到下午四點半,分段為三次暑假才結業,意味著接下來還有兩個暑假都要來到倫敦受訓。也是三年計畫,紀錄三年的變化。

cap74024 issue 07|photography by Annelie Bruijn 

一路跟隨、觀察、引領、調整摸索出「教育」到底是什麼。

蒙特梭利教育的創辦人瑪麗亞.蒙特梭利原是義大利醫生,她的背景是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某次在一間被遺棄的嬰兒院裡她被那些嬰兒啟發,進而帶領她深入兒童發展及教育的反思。這兩週我們漸漸從理論進入到實作,雖然以前總是有耳聞蒙特梭利教育,直到現在開始接觸才似乎是有了頭緒,最大的感觸不在乎是否應證蒙特梭利或者其他哪位教育家是市場上最能成功啟發養成人才的途徑,而是從最根本思考人各方面身心靈的發展,尊重超出邏輯和想像的屬於自然的奧秘,一路跟隨、觀察、引領、調整摸索出「教育」到底是什麼。

每天都有大量大量的資訊需要整理與消化,通常當每天踏出訓練中心時,感到周遭一切都變得緩慢,逼近大腦的負荷量。有時候心理焦慮,想要趕緊把每天上課的筆記重新抄寫和完成預期的作業或者趕上閱讀書單的進度,深怕自己忘記或者落後其他同學,但重新思考後也提醒自己,重點是不斷學習和尊重自己的腳步的速度而不是只想著哪天會成功掌握心中理想的教育方法。「你有曾經在哪個時刻感到自己無能為力(當老師)嗎?」那天課程結束後我私下和帶領我們的訓練老師坐在窗邊聊了幾句。「總是啊!哈哈哈!也只能勇敢面對了。」已經有三十年的教學經驗的她這樣回答。

對我來說這並不是一個意外的答案,課堂中常常也有同學問老師一些模擬狀況該如何應對,老師也總是說「我沒有答案,只有你知道。只有你在當下知道這小孩是誰,他所面臨的困難及所處的環境是什麼。」聽起來是鼓勵也是打擊,「那我怎麼知道我到底有沒有做好?」但這似乎也不是蒙特梭利教師訓練最關切的評量,「我們在這是要幫助你們,引領出你們最多的潛能。」老師這樣對我們說,這和既定印象體制的教育方向相反——不是填充學生進階再進階;而是明白當下發展進程的階段,用合適的方式引導讓學生自己可以創造自己進而獨立成形。

cap74024 issue 07|photography by Annelie Bruijn 

打破牆不斷的延伸,我只是表達了孩童給予我的

在這段轉職的銜接期,我也開始在巴黎找學校裡的工作,在即將來臨的九月開學前我收到兩個工作機會,一個是蒙特梭利幼兒園的助教,另一個是在國際學校輔助一位剛從美國搬來的特教生。當我接到蒙特梭利學校的邀請時當然興奮,可以將我所學的立刻應用在實際的教室環境,這也是一份長期穩定合約,這對留在法國來說是一大生活保障。而另一個做特教生的個別輔導員工作相對來說就有些挑戰,學校不是蒙特梭利的環境,也只是一份一年的短期合約。

蒙特梭利幼兒園態度相當熱切,甚至對我的中文背景感興趣,抉擇在心中有些掙札,但最後我還是推辭了,決定接手特教生的個別輔導員。瑪麗亞.蒙特梭利一開始接觸幼教是從那些被看作是遲緩或者不良發展,甚至被遺棄的孩童開始,從這群孩子們身上她學會什麼是「教育」,而今蒙特梭利學校大多所費不貲,可惜能夠進到這樣環境的家庭變得有所侷限,如果能讓這樣的環境打破牆不斷的延伸,我問自己,也會想要加入身邊願意打破牆的人嗎?

“It is not true,” says Dr. Montessori, “that I invented what is called the Montessori Method. I have studied the child, I have taken what the child has given me and expressed it, and that is what is called the Montessori Method.”——Maria Montessori

「『這不正確,』蒙特梭利博士說。『不是我發明了蒙特梭利方法。我研究孩童,我只是表達了孩童給予我的,這才是所謂的蒙特梭利方法。』」——瑪麗亞.蒙特梭利


關於專欄作者:江仙亘

2013年夏天在紐約蘇活區被路人介紹,一步踏進時裝模特兒的旅程,到今天。大學時期開始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一個人,潛意識(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有意識的)營造出想讓世界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這些因著工作經驗旅行的日子下來,許多衝擊及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開始漸漸明白,其實不必要刻意營造一個形象的自己,漸漸地放鬆、心也更自由,卻遇見從未想過那個「很特別的自己」。

延伸閱讀:江仙亘專欄(16)|轉職/一段醫治過程的收割:反覆與身體和身份認同對話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