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江仙亘專欄(18)|老師與模特兒,創造亮點卻也悄悄抽身|cacao 可口雜誌

「他們兩隻醜小鴨怎麼還沒褪色變天鵝?」 「應該還沒這麼快吧!」

「但夏天都要過去了!」

那天我和小雪去家裡附近的 Regent’s Canal (攝政運河)旁吃飯,這個夏天我們時常觀察的一個天鵝家庭,一對父母帶著兩隻灰色的小天鵝。早上出門去上課或者週末散步時不時偶遇他們。夏天結束;六週的蒙特梭利課程昨天也告一個段落。

成人在教室裡的角色著重於觀察、引導、協助

第一個暑假課程內容著重在 Practical Life(日常生活練習)與 Sensorial Materials(感官材料)。從折疊方巾、開關盒子、開關罐子、洗手、洗餐具、洗手巾、倒水、綁鞋帶、拉拉鍊、綁蝴蝶結、掃地⋯⋯等日常練習,將家裡熟悉的環境複製到教室裡讓兩歲半、三歲小孩練習手眼協調性,每一個小孩自由選擇想做的活動,沒有制式性的課表。而受訓完的成人在教室裡的角色著重於觀察、引導、協助、維護與管理環境。

每天兩點一線的路程,從家裡到學校。除了聽課以外,受訓內容包含大量的練習時間,練習示範活動或者如何使用教具。我們的第一份作業就是鉅細彌遺條列示範過程的分解動作,「伸出右手,掌心向右。伸出右手食指逆時針旋轉180度⋯⋯」 寫作業的時候,不知不覺就進入一種歇斯底里的混亂心智⋯⋯重新把這些已經早已內化的日常反射動作放大、放慢,找出關鍵的動作細節,以致增加小孩獨自完成活動的成功機率,鼓勵助長每個小孩的自主性與獨立人格。

和小雪小週末出遊去威爾斯

引導而非主導,角色互換:老師與模特兒

大多時候從練習室出來頭腦頓時空白,過多的訊息以及反覆練習,很容易就流於瞎忙的機械式示範。直到某天中午休息,到外頭透口氣,一個突然而來的想法將示範練習與模特兒工作相連結。 整體來說,在活動示範的過程中,沒有解說或者只有幾句簡單的問答,引導小孩的注意力聚焦在示範者的手部的動作,引導小孩走進活動當中,讓他們對活動產生興趣與好奇心。依據每個小孩所在發展階段,他們內在的發展需求會帶領小孩漸漸專注在活動當中的某個細節,甚至會無限循環同一個步驟直到他們內心的需求被滿足。

相較於自己看待模特兒工作的看法,最關鍵的目標在於達到將衣服或整組攝影作品呈某種氛圍,模特兒只是構成整體的形象其中一個元素,讓閱聽眾對於商品產生興趣或嚮往,如同一個引導者,將想像具象化,讓閱聽眾自己創造與商品的關係或內在的心理投射。找到這樣的連結之後,我開始去想要如何從示範活動的場域中,創造亮點卻也悄悄抽身,焦點不停留在示範者身上而是放大活動與教具,讓小孩內在的發展需求受到教具的刺激,進而投入到活動中,在其中自主學習。從這出發,我開始從瞎忙練習教具與示範過程,去摸索整理每個教具與活動彼此之間的特徵和隱藏的學習目標,系統性的整理實際操作與相呼應的背景理論,成為真正的個人資產,在對應不同的小孩或者環境自由運用受訓的內容。

Fashion photos all by SOON Magazine Issue 23|Photograph by Florian Boggia

當內在渴望的滿足,潛移默化形塑個體獨立認知

因為教室裡沒有課表,每個小孩手中的活動都不盡相同。教室裡的教具都只有一套,如果有人拿走了,就要等待那人使用完畢歸回。唯獨一個活動是需要群體參與——Silence Game(寂靜遊戲)。這個遊戲可以發生在任何時候。教室裡有一幅寧靜的畫面,畫的反面寫上silence(寂靜)。大多時候這幅畫掛在某個地方,但當反面的字轉過來的時候,教室裡所有人都要停下手邊的工作,就近坐下,一切靜止,群體創造寂靜的片刻。這遊戲禁止變向使用成為維持秩序的手段,寂靜是一個積極正面的狀態,當寂靜發生,打破寂靜的潛在慾望也相當強烈。

這個遊戲對應三到六歲的小孩的發展進程,剛好是一段訓練自我手腳協調性快速發展的時期。不置可否,當一個人可以自由地行動,對於獨立個體的認知才能成立;孩童發展也是如此,當骨頭與肌肉發展已經健全,無所限制的行動,身體隨著意識以及大腦的指令,自由活動幫助小孩漸漸體認到「我」,也鼓勵小孩看待自我與他人之間的關係。不論是自由活動或者完全靜止不動,兩種狀態都涉及高度的協調平衡、控制,甚至後者更需要加倍的穩定度,以維持那樣單一的狀態。當遊戲結束,「謝謝你們今天創造的寂靜,現在,如果你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回去繼續手邊的工作。」當那些內在的發展需求達到滿足,每個人對於本身自主控制的能力感到驕傲,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最大的肯定,漸漸的,外界的獎賞已是非必要的。

結束了第一個暑期課程,下週回到巴黎,即將開始進到校園和一位兩歲的小女孩一起學習,我的工作是協助她——建構自主獨立的認知。


關於專欄作者:江仙亘

2013年夏天在紐約蘇活區被路人介紹,一步踏進時裝模特兒的旅程,到今天。大學時期開始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一個人,潛意識(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有意識的)營造出想讓世界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這些因著工作經驗旅行的日子下來,許多衝擊及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開始漸漸明白,其實不必要刻意營造一個形象的自己,漸漸地放鬆、心也更自由,卻遇見從未想過那個「很特別的自己」。

延伸閱讀:江仙亘專欄(17)|倫敦/三年計畫。我問自己,願意打破牆嗎?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