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0-10-27

職業欄填寫_|周雅雯:在生活中進行材質的混搭實驗|cacao 可口雜誌

下午的陽光灑進位於北投的工作室,映得木架上的作品閃閃發亮。一旁擺滿各式創作實驗品、半成物,是她的創作紀錄也是靈感來源。周雅雯(YA WEN CHOU)像是科學家,利用材質特性,混合不同媒材進行一次次的混搭實驗。生活中的任何物件,都能成為她創作的主角。透過水性樹脂翻模再製,再加上大自然的催化,創造出一個個因應環境的成長故事。

職業欄填寫:複合媒材藝術家

我是做材料研究,把材料攤開,依屬性去做混合與搭配。

從小我就喜歡立體的東西,在臺灣念完大學之後去了英國,一開始是做織品刺繡,後來往複合媒材領域發展。剛到英國的時候,我一心想要從頭開始,所以什麼都嘗試,攝影、雕塑、3D立體建模……。其中有一堂課要我們將日常用品進行拆解,比如把家裡不要的衣服、鞋子全部拆開,重新組合成其他東西。我那時候根本還搞不清楚狀況,就很喜歡這種打破原有的限制,賦予新生命的過程。

在學校,老師訓練我們把平面的圖畫、想法變成立體物件,轉化方式通常是從一個故事開始。我們把畫畫稱做痕跡創作(mark-making),以記錄當下的感受和啟發,用自己的方式把具體事物虛擬化成抽象圖騰或是刺繡,再找合適的材料進行創作。至此之後,我重新思考畢業作品的方向,因為我一直糾結於作品的功能性。但後來系主任提醒了我:「non function的東西其實也是一種function」。他不建議我做成有明確功能性的東西,因為一旦變成了什麼,就會有它的限制,他鼓勵我stay with this,繼續朝這個方向開發。但是這種類型的創作,因為它的呈現方式比較私我,相對比較難被理解。

在找畢業作品的材料時,碰巧遇到水性樹脂(Jesmonite)進入校園推廣。它是一種比較環保的材質,沒有什麼味道,對人體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傷害。因為混合雲母及大理石粉末製成,可以呈現出類似石頭、陶瓷的質地效果,但又更輕巧。與其他的樹脂材料相比,製作上更方便快速。

爺爺奶奶的蝴蝶標本、收藏品和原住民的雕刻工藝品,深刻地影響著我

我從原住民祭拜神明、尊重自然這項傳統出發,創造出之後的幾個系列。第一個系列是與原住民的雕刻有關,我把石頭、木頭的工藝品轉化成不同材料的呈現,像是用樹脂翻模再鍍銀,挑選一些頭像和他們祭拜神靈的器具去做這個系列故事。

第二個系列源於有一年暑假,我去了冰島。當地再生能源的發展令我印象深刻,不管是地熱、太陽能、風力發電,在冰島幾乎80%的能源是這樣合成來的。對我說這就是尊重環境、利用永續資源的代表。我依循冰島的地貌、風景做了一系列的作品,來探討環境議題。在做地貌的時候,有找玻璃專業的朋友做了不同試片,也有嘗試使用電繡結合樹脂,後來改為用壓克力跟木頭層疊,再用電腦數值控制工具機(CNC)切割。這個系列在後來深受汽車設計相關產業的喜愛。

第三個系列,我選了一個有故事的物件─梳子。在亞洲的傳統習俗,出嫁時媽媽會幫女兒梳頭,意思是梳到順,祝福下半輩子順利。我用這個物件做了傳家寶,引申為:古時候原住民尊重自然界的故事,可以傳遞給下一代。

在實驗中發覺材質的特性,讓材質透過設計進入生活

我希望做的是,大家在日常中可以擁有的東西,所以一開始跟產品設計師張晏誠設計了家飾系列。這個系列源於他在念書時的作品「something old something new」,利用水性樹脂的特性,讓樹脂裡面的孔洞吸收氧氣、水分,並混入金屬粉末,銅粉、鐵粉,放在浴室自然氧化,呈現新舊混和的視覺效果,製造出有機感。

對材質的了解與一次次的實驗後,讓我們的作品更加豐富細膩,而我們試圖在其中發掘創作的更多可能性。後來還有利用化學物質去做催化,使之產生不同的金屬顏色。像是鐵氧化會變紅棕色,銅氧化是藍綠色;加入醋跟鹽,會出現毛毛的結晶,像森林,也有從海裡撈起來的感覺;用水煮蛋鋪滿埋起來,水煮蛋壞掉之後,會變成硫磺,就會呈現黑色、黃色;加入阿摩尼亞密閉靜置則是藍色。當初,其實也沒有特別要達到什麼效果,每次都是出其不意的意外,每一個微小的變因,甚至置於同一個環境,也會出現略有不同的氧化物,製造出意想不到的驚喜。它們像是物質交互作用下的集體記憶,是對於時間的紀錄、歲月留下的痕跡。

在工作之中,最辛苦跟最有成就感的地方,都來自於客人。有些客人會挑剔手做的東西,有泡泡、有瑕疵就等同於沒做好;有些客人喜歡訂做,追求一點點的不一樣,喜歡很隨機,很手感的作品;又或是每次跟客人聊完,都會很驚喜,他們怎麼都會想到不一樣的事情,像是把具體物件變得虛擬,又把虛擬概念變得具體。

我有一個系列,靈感來自日本傳統工藝的修補技法——金繼。我在模具裡把低熔點金屬灌進裂縫處,將物件利用模具的方式嫁接黏合,創造一種新金繼。有一次一位客人告訴我,他的朋友最近正經歷一段非常不好的時間,他想要利用金繼的理念鼓勵他:不管是破損,或是覺得是最不好的時光、損壞點,將來都可能會成為最堅強的部分。還有一對情侶,曾經有段日子遇上低潮,他們一起去上金繼課,試圖讓自己沉澱,在這個過程中去整理所謂「壞掉」或是覺得很難過的時間。金繼雖然是亞洲的技術,但歐洲的客人可能一看就知道這是金繼的修復,亞洲知道的人反而比較少,覺得滿可惜的。

危機就是轉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以往,英國每年會有兩次開放工作室(open studio),讓民眾可以直接面對藝術家、以及工作環境,很多老客人會特地回來找我們,每一年都會帶來新的想法。但最近在歐洲,有很多創作者是沒辦法工作的,在幾乎沒有收入的狀態下,他們決定改辦線上open studio。

疫情期間我發現線上瑜珈、線上料理教學,越耗時的事越受歡迎,心裡想著覺得可以試試看來賣材料包跟線上課程。我想要拍個短片,讓大家可以試著在家做金繼,讓大家知道操作不會多難,但步驟很繁複,很適合現在的時空背景。順帶介紹臺灣的工作環境,是呈現work from home的感覺,讓大家知道怎麼樣在家裡也可以做創作。

「職業欄填寫__」單元,打破以往人物採訪的模式,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品牌

Q:當自己就是一個品牌時,你會怎麼規劃自己的商業模式?

Y:我漸漸想發展回做畢業作品的初心,就是以比較精神層面或是藝術創作為主。

近期有在做一個花器,它是比較有機的形狀,必須要用陶瓷的繞轉技法來做,但如果模具不是透明的,難度上會增加不少,而台灣又很難找到透明的矽膠。我做失敗了好幾個,那時候就一直在想一件事情,那些做破的,其實跟我要闡述的理念有點像─雖然每個都看似破損,但它們都是我花那麼多力氣的過程,它們就是雕塑、是藝術品。

像打開模具的那條線叫做分模線,它其實是最難做的部分,也是重要的關鍵點,可能會有裂痕,會需要要去磨它、補它,但相對也可能是這整個創作唯一像手感的地方。我想要去強調這個所謂破裂面、壞損面或是那些斷點,不管是創作或甚至是現在這個社會,都是非常需要的,因為大家都在痛苦,不管是疾病、傳染病或是像美國最近的暴動,很多東西都是位於所謂的衝突點,我不覺得衝突點是不好的,我相信它一定會成就下一件事情。

Q:是什麼品牌或商品的愛用者嗎?

Y:我算是物慾很低的人,現在只買Uniqlo跟Ikea,就覺得非常的夠了,我甚至有一陣子幾乎都沒有買什麼東西。Ikea的藤編系列,它真的非常便宜但質感很好。時裝設計師Lemaire加入Uniqlo之後,我覺得整個設計感覺都對了,每一季跟設計師的合作商品,質量好、價錢又容易入手,且搭配性質強,很適合我們這種容易把衣服弄髒的創作者。另外是三宅一生,我覺得它很雋永,是年輕到老都可以穿的,帶著旅行很方便,也不易皺。

Q:印象深刻的品牌或廣告

Y:住下來吧(Kamaro’an)。我覺得他們把商業跟手工結合到平衡的狀態。工藝從原住民出發,設計師設計出具有商業價值的商品,手工部分仍由年輕的原住民,傳承阿公阿嬤的技藝。藉由照片傳播品牌意念,持續花時間經營地方工藝及品牌形象。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