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1-04-22

《變形中》藝術家傅雅雯、周書毅專訪:以不平衡解構潛藏在「完美」之下的權力陰影|cacao 可口雜誌

繼2020年台灣美術雙年展展出多媒體裝置表演《活著》以後,旅德藝術家傅雅雯,與表演藝術家周書毅再度合作 ,於北美館推出個展《變形中》開幕活動演出。傅雅雯表示,《變形中》首次發表於德國2020CYNETART媒體藝術節,接著於德國POCHEN媒體藝術雙年展(POCHEN Biennale2020)展出。與前兩場相比,台北場的展出格局更加龐大,表演以外,還包括了錄像及裝置。在3月26號的開幕典禮上,藝術家們帶來僅此一回的現場演出,二人穿戴由表演者的身體掃描、後製並多倍放大、3D列印出來的穿戴性裝置。此外也將後製的3D列印,再次翻回石膏模以及冰塊。現場可看到的是分佈和打擊在半空中穩定運行,有大有小的(石膏/冰塊)翻模拳頭。

不知道你是否有把玩過石膏模型——它是一種觸感冷硬,卻十分脆弱的材質,稍有不慎便面目全非。即使你未曾親歷現場,但也不難想像,在這次的演出過後,展覽空間肯定掉一地石膏渣。慢著,它的展期不是將近三個月嗎?您大可寬心。藝術家說,接下來還會懸掛上新一批拳頭,不過,她也不打算把滿地的碎料清理乾淨。事實上,這整件作品,並不會因為無人演出,展品粉碎而流失意義。

旅德藝術家傅雅雯,與表演藝術家周書毅再度合作 ,於北美館推出個展《變形中》開幕活動演出。

《變形中》,什麼正在變形?

傅雅雯的個展現場,有些像是詭異放大版的銀河系模型,你會看到各種顏色、各種大小的翻模拳頭在空間中徘徊、旋轉,彷彿依循著無形的引力。「每個物件都有完美的路徑。」藝術家形容,她附上一句但書:「如果沒有風和摩擦力的話。」然而,摩擦力無處不在。換句話說,完美的路徑不存在。只是一般來說,它無法被肉眼觀察——如同我們無法識別權力在自己、他人起到的幽微作用。某種意義上,《變形中》是刻意放大了那些看似完美路徑的不完美之處,令它的拘謹和壓抑變得顯而易見——通過一種破壞平衡的方式。「我利用外在干涉的力量、我們兩個人的身體去造成碰撞與張力。碰撞和張力代表表演者想掌握的東西,隸屬於不同的『支配』下,其中還有些不可預料的變數影響著彼此之間的互動。」

傅雅雯說:「作為個體,我們永遠都那麼渺小,即便如此,還是有各種欲望。所以我讓穿戴式裝置的手扳成各種角度,隱喻著個體有多想抓住某個東西,丟躑到自己想要的位置。」

「當你撞擊那些拳頭的時候,它會回過頭影響你。」周書毅補充道:「即使你破壞了路徑,你與物件還是有聯繫。就像你今天在這個社會上做了什麼,它都會像迴力鏢一樣回到你身邊。這讓我聯想到,一個在現實生活中有巨大權力的人,他其實也創造著無數的變因,那如果有天,他的權力大到自己也不能夠控制的時候,那會發生什麼事?」

二人所撲打/抓捕的拳頭模型有石膏、冰塊兩種材質,石膏會因碰撞而碎裂,冰塊則會融化,「冰塊化為水,這個元素看似從展覽中消失,但它還是存在的,並會隨時間再次呈現。對我來說,那代表著人們在科技、權力干涉下的處境。」而石膏也是相同的道理,它或許不再以拳頭的形體出現,卻散落四處,制約著身處在其中的人。傅雅雯說:「我希望參觀者在觀看這件作品時,可以把它代入我們所生活的社會,跟著去思考,在不同情境、不同條件下,應該如何去看待各個事件的處境。」

《變形中》也意味無可分類

個展展區包括:錄像,身體石膏裝置,以及前段所述的多媒體裝置展演。「讓三個空間作品同時呼應的話,動線要如何引導觀眾,這我們討論了很久。後來決定讓部分的觀眾穿越已正在表演的場域之中,到另一個觀看展演的區域。在展演的後階段,兩位表演者,來到石膏裝置展間,調整呼吸,和對面的錄像對話。」

那《變形中》是什麼形式的作品?二位藝術家不約而同的強調他們對藝術形式的反感。「我不喜歡談界線。」傅雅雯說:「身體在美術館中表演,它就是行為藝術嗎?並不見得,行為藝術有它的歷史跟執著,當你跳脫開來,去實驗新的手法,就有不同的可能性,不需要再把它納入理論架構下。」

「《變形中》延續我這些年的工作脈絡,多媒體裝置表演。創作時並不會考量它位在哪個領域或流派,我的規劃很單純,就是把這整個空間變成一件作品。其中過程裡運用了3D掃描,以及3D列印技術,但這邊並不意在呈現技術的結果,而是將技術運用到作品上。創作過程裡,我常常反問自己,為什麼創作過程裡會需要運用到技術,不僅持續的這樣和自己的對話,和其他專業領域的人討論技術的可能性更是協助我走出創作困惑的階段。」

周書毅也認同傅雅雯的說法。「雅雯的作品雖然包含很多技術層面,經過數位化的過程,但它最後被觀眾看見的時候,核心還是肉身。」他接著解釋:「表演藝術工作者就是詮釋者,把身體借給別人使用,被別人轉譯。但當你觀看《變形中》時,你面對的不會是技術層面的東西,而是直觀的意識到,『哦,這是身體』,對我而言,這是很罕見,也很有趣的途徑。」

「之前的表演我都跟他說,書毅,請你放下舞者的底子,回到自己的身體。但這次,我的確是利用他作為舞者訓練有素的反應,因為當他在打擊的時候,他扮演的是一個握有權力,主動支配的角色,去面對拳頭的還擊。」傅雅雯笑著說。

按原先規劃,周書毅應該會在去年十月飛往德國,參加《變形中》的首演,後因新冠病毒危機,改與一位英國舞者Charles Washington合作。而同一時期的台灣由於疫情控制得當,各類展覽表演得以解禁,百花齊放;然而,這波近年少見的榮景卻也曝光了不少問題。「突顯台灣在藝術文化教育上的不足。事件變多,活動變多,但觀賞跟接觸的人沒有跟上。」周書毅說:「這股力量要如何在基層當中在擴散,而不是一直侷限在活動上?很多藝術家在討論如何走出劇場,或讓觀眾重回劇場美術館感受新體驗,但我覺得重要的是持久戰,而不能夠一時的煙花。」

《變形中》三頻道錄像作品其一

「台灣跟國外在『觀看作品』這件事的差異蠻明顯的。」傅雅雯說:「台灣人在看任何有表演性的作品時,心裡期待的是舞蹈或是劇場表演。在德國有種自由,他們不會拘泥作品屬於劇場、行為還是表演,只在意你如何利用有趣的元素去詮釋整體作品的展演,一切回歸作品,而不是將作品置放在哪一個派別而去理解作品。那樣的自由讓我能夠專心地去創作,我很希望將這樣的觀念想法分享給大家。」

要是你錯過了開幕式上的演出,依然可以在展場內的展台看到當日紀錄。不過,在你這麼做之前,且聽創作者本人怎麼說:「像這次的表演,僅此一場。只有一場不行嗎?為什麼要很多場?我們就是珍惜現在發生的事情,即使看不到,難道就沒有發生在這美術館嗎?」

2021 TFAM年度個展|變形中:傅雅雯個展

展期:2021/03/27- 2021/07/04|地點:臺北市立美術館3A、3B展覽室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