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小野洋子新展,邀請眾人修補瓶瓶罐罐,讓修復物件的行為,成為彌合暴力與仇恨的隱喻|cacao 可口雜誌

假如你是當代藝術的常客,對以下情景可能早就見怪不怪:走進展覽室,迎面而來的是一桌爛攤子,它們是破碎的器皿,此外還有麻線、膠帶、膠水、剪刀。旁邊則有藝術家的提示,要求你修理眼前的東西。單是把瓶罐碎片拼湊起來能算藝術嗎?著實令人訥悶。但在「MEND PIECE for London」這場互動裝置展出中,小野洋子還有第二條指令:「小心修補,同時想想如何修補這個世界。」

「MEND PIECE for London」||Photo via Yoko Ono

互動裝置《Mend Piece》首次展出是1966 年,見於小野在倫敦著名反文化藝術中心Indica 畫廊舉辦的個展「Unfinished Paintings and Objects」,該展覽中幾乎每件作品都要求參觀者協作,而這種基於指示、參與的作品,也使小野洋子成為觀念藝術發展的重要人物。自那時起,她的創作橫跨了表演、寫作、視覺藝術、實驗音樂和電影等多個領域,以及與約翰.藍儂的和平非暴力運動。

1966年的作品《Ceiling Painting/Yes Painting》是Indica 畫廊展出作品之一,它的主要構建是摺疊梯、玻璃與放大鏡。觀眾必須爬梯子接近天花板,用放大鏡觀看上頭的印刷字體「Yes」。藍儂與小野的首次會面正是因為這件作品。前者認為它傳達了相當積極的訊息。|Photo via Yoko Ono

要人們在修鍋子修花瓶的同時考慮到修補世界,怎麼聽都像藝術家的妄語,但這就是小野洋子的做派——高度概念化,宛如夢幻般的烏托邦。《Mend Piece》的靈感來自日本傳統的金繼(kintsugi),一種使用漆料,或以漆混和金粉、銀粉或白金粉而成的物質,修復破損陶器的技藝,通過凸顯而不是隱藏損壞,紀念物件的獨特歷史,慶祝它的缺陷。《Mend Piece》鼓勵參與者將碎片轉化為一個戰勝暴力的物品,而參與者修復後的作品也將於展覽中展出。

小野洋子在她的新展覽「MEND PIECE for London」邀請你修補世界|Photo via Yoko Ono

時隔五十年後,於同一座城市展示同一件作品有多少意義?當然,那是藝術家對有份參與的「激浪派」(Fluxus,強調創作過程而非成果的藝術流派)的一次回歸,但同時也是給個人、社區的邀請,讓人們冥想,修補破碎的東西——針對因為暴力、仇恨所生的裂痕。《Mend Piece》將簡單的物理過程變成一種變革性工具、一種帶有殘缺的治癒行為,之於當下世界,它似乎和半世紀以前出現得一樣及時和重要。

「MEND PIECE for London」||Photo via Yoko Ono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