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19-07-22

你的下一個靈光乍現在他人心裡|cacao 可口雜誌

那麼,該如達成呢?你問?我會說,你得創造出一個全新的心態,建立一個新的架構然後讓某個「獨立部門」去負責處理從四面八方來的改進意見,無論他們張貼在任何地方或是直接寄送給你,透過監視器、閱讀、傾聽與實際參與來關注消費者的想法。也許你也像我想像這般,這就是這些成功偉人的處理方式。喔!事實上並非如此,不久前我做了一項研究,關於全球前十大消費性產品的公司裡,是否有個架構可使人們提出如何改進現有生活的想法,或者提出個全新的產品。結果只有十分之一,Starbucks作到了。自2008年三月初開始,透過MyStarbucksIdea.com,有超過十萬個可能被改進的構想被提出來,其中的數百個概念想法已經被發起並執行了。另外一位奇葩,Apple,被熟知為全世界中極具創造力的公司,事實上,他們有個策略是在告訴你別把所有新的構想都給提交出去。他們接受任何的回覆,但若你認為你有下一個「了不起的點子」,你就不應該交出去啊!任何人在事情過後有可能為了這些點子,反過來要求些讚譽功勞或者補償金,並聲稱蘋果的新產品或活動是緣於單純理論性的構想,他們可不想為此而冒風險。這可能相當睿智,但也可能不是。

2011年,我曾試著找方法向HP傳達我的想法和構想。由於無法在他們網站中找尋到「基本指南」的選項,所以我透過對方的媒體連絡寄傳送了個小意見。對方已經有了技術和解決的方案,所以這僅僅只是將二者(技術與解決對策)用新的方式結合在一起,以求創造出另一番解決問題的途徑,並給了他們詳細的草圖,說明我認為事情應該如何被完成。實際上我告訴他們,已經有幾位接洽中的客戶準備好向我購買這些新的解決方案了。沒有任何事發生!!我寄了一份類似提醒標籤的東西,希望HP能夠答覆。過了一陣子,對方給了個回覆到電子信箱中。由於我的提出的建議裡包括電腦、印表機、伺服器和軟體部分,他們無法理出個頭緒該由哪個部門來負責重新檢討我的提議(包括「是哪樣產品能有數萬計的潛在客戶」的解答)。半年後,依舊沒有進一步的訊息。我猜測他們還是在搔著頭試著查明,到底鴨是鴨類還是鳥類的問題,又或者他們只是不感興趣。然而,還是覺得若是對方讓我知道任何的結果是比較和善的,畢竟我花了數十個小時在準備這個提案。

我確信類似HP、Apple或Google之類的跨國公司有超乎異常的瘋狂點子、有非常多的事情甚至是不值得去考慮的,但是,我相信說不定能在乾草堆中找一根針子。我認為人們在日常生活使用產品上有些奇思妙想的點子和小變化,而那些都是會帶來大大的不同的。也許可能是某位仁兄的工作遠離了Nokia的開發部團隊,卻有了一個關於手機的構想,而這想法有可能會給Apple一個必需嚴肅對待的競爭對手。然而當類似的想法就如此地消失在宇宙間時,那有多麼可惜啊。如今我們生活在「G世代」的樂於助人的世代,十年多來我們分享著事物並且熱愛這種方式。花時間參與討論、免費貢獻技術與竅門、在部落格上分享我們辛勤獲得的知識與經驗,而這些大部分也都是免費的。我們期待這些分享能交換得到一些迴響和認可。對一家公司而言獲得一些概念和想法是筆便宜的支出,卻可能會帶領他們到達下個巔峰。

如今,消費者期望能夠參與到產品的製作過程,既然這樣,何不就此讓他們介入呢。所謂 「Joyning(連接性)」、 「Particibrands(品牌靈活移動性)」與「customer made(客製化)」,事實上,有好幾位聰明的企業主已經讓此成為經營概念的一部分了。荷蘭一家頗負盛名的茶公司-Pickwick(皮克威克),請他們的消費者親身創造出全新的綜合茶品;Emirates(阿聯酋)航空邀請藝術家們創造出新的設計會員卡;Durex(杜雷斯)呼籲集合消費者為他們打造下個廣告活動。這些只是些連接性例子。如果你問,我相信最古怪的事莫過於,某個人並非從事飯店業卻有個關於旅館的新點子,那個新概念特別到沒有任何一位正在飯店業界的人員能想出相關的好概念。我也想,有人不是眼鏡設計師也許能設計出一副新的、連專業人都不曾思索過的眼鏡。然後,讓專家們去關注那些好的創意並製造出實際的成品。

問題是,如果你已經做了一件事達數十年之久,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分,無論是喜歡還是討厭,你其實已經被傳統和模式給囚禁住了。這就是為什麼有那些門外漢的新手們比內行的專家們有更好的優勢,能夠至少提出足以轟炸式的帶領你到抽象概念。如此看來,十家公司中還是有九家似乎仍無法對客戶的付出展開心胸。

 

 

 

 

 

 

 

 

 

 

 

 

 

 

 

原文刊於cacao Vol.03《紐約/無極限》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