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據文青生活20年,ZABU捨棄既有賣點:在侘寂空間,奉上一杯咖啡、一場宴席,以及一段人生體悟|cacao 可口

千禧世代,等待撥接連上彼端,一切總是過得老慢,但彼時人們有時間看向縫隙,走進台北阡陌巷弄,是件慎重的事情。ZABU常是在這樣的試探中被發現,被寶貝,進來ZABU的每個人都能在這長出自己的樣子,凌亂成有機,無序演變多款格局,無論是不是文青,在當年得都到ZABU朝聖一下,感受時光和瑣碎停滯的快意,當然還有食物與咖啡填補身心靈。

第一個10年過去,ZABU離開師大搬到天母,在荒涼中闢樂土,熟客變得更老,新客很快熟絡,一下9年,店主Blue也想停一下,喘一下:思考自己、也思考一間店給予人們的意義,尋找寧靜、空無與謙卑是他給自己出的作業,也是現在ZABU面向大眾的模樣,藉由一杯咖啡、一場宴席,人們能帶走的,或許不單是感官的刺激,極可能是一場夢,或是得來一次企盼許久的生命覺醒。

親手摧毀人們最熟悉可能也是最賣錢的東西

「ZABU的變身基本上很用力,我們還沒有想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做,但只想做更專注的事情,在轉化的過程中,不希望大家看到我們,只是很直觀地覺得這裡就是單純賣食物與飲料的店,藉由現階段詮釋的空間、咖啡與餐點,讓大家體驗時間感與空間感,在這裡把舊有的東西慢慢放掉。」從事餐飲業快20年的Blue,深感消費這件事情已然失控,既有形式在他心底過不去,人與人之間不該只有銀貨兩訖,也不該有一把名為cp值的尺,肆無忌憚地丈量空間、環境與服務等環節是否令人滿意、是否符合價格,「客人進來現在的ZABU應該會感覺到『空』,我們把很多東西拿掉,讓大家重新去感覺一家店,其實是經由人為、感情與時間累積而成的經驗所打造。」

迥異於在師大、天母時期的空間感,Blue希望人們來到全新的ZABU,可以重新去感覺甚至是評價一間店。

因為要打造全新的ZABU,Blue笑稱自己反而變得很貧窮,但貧窮讓他看向自我,有時間讀完一本書,奢侈地與自己相處,靜下來才發現內心有多想掙脫浮躁不安,渴望寧靜的品質,他也察覺到過去的自己甚至是過去拜訪ZABU的客人們,彷彿困獸之鬥,內心總是騷動,習慣評論、比較以及等待接收答案,「其實我不需要炫耀我擁有什麼過人的收藏,或是展現自己過得多好,現在的我反而想要呈現出違反世俗的事物。」在看似晦暗、不明朗、滄桑與抽象中,找出屬於自己的解讀與意義,你的答案,不一定是他人的正解,你看見什麼,便是你的宇宙。

各種類型的表演也會在ZABU發生,敲擊人們沉滯的感官,為生活帶來清明的啟迪。

吃下靈魂會渴望的一餐

然而要看見別人所不能見,知人所不能言,在殘破處辨識富足,恢復五感感知是重要的,在ZABU享用的一頓餐,是為鬆動遲鈍感知的一次練習。Blue提到過去因為種植咖啡樹的關係,自己也學著種菜,經由身體力行看見植物的生命感,那是「比人類散發出還更精采的景況」,腳踩土地,也連帶影響Blue的飲食觀,所以在ZABU呈現的餐宴中,向自然致敬為本,提引出全植物料理菜單,在5月推出的《春宴》中,ZABU與「一味私 OneTaste」共同創作,與人們分享春意的張揚滋長,比如取紫蘇化入春筍,表現美好事物湧現,或是以洛葵包覆毛豆腐餡,帶領人們腳步走在自然之上,感受盎然驚喜,還有蕪菁、甜豆、晚香玉筍、七草,光是念出這些植物的名,都能感覺土地恩澤,不存在厚此薄彼,只要願意靠近,植物(也是禮物)永遠都在。

Blue提倡正念飲食,也和人們分享純素餐點,與「一味私 OneTaste」共同創作《春宴》。
藝術家Djembe & Canvas在此次跨界合作中,最想與人們分享萬物一體,在不容易的時代裡,我們都是最幸運的一群。

「餐盤上的食物是許多人、動物、植物、礦物和眾生因緣共同成就的。」在感受生命的訊息之際,Blue也邀請藝術家Djembe & Canvas安放他過去與現下創作的畫作點置空間,表現出扭曲時空,與瑰麗色彩朦朧交錯,Djembe & Canvas的作品讓Blue感覺到超越與愛,見畫如見人,「Djembe & Canvas很大愛,很願意幫助別人,用色上也非常大膽特別,艷麗的色彩,就像春天的新生,充滿生命力。」

開店20年,Blue說自己一旦要做,就要做超越自己的事,如此才能再闖個10年。卸下心靈無法再承載的,在空間只安上一座有缺陷的木櫃或一張椅、在舌尖一次只點上一片翠綠的鮮葉,這是現在的ZABU,走過2000年的黃粱一夢,只為真實而存在。

▌採訪報導:林圃君|圖片提供:ZA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