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0-30

公寓畫廊:跳過白色立方體的藝廊空間,體現公寓畫廊的獨特功能|cacao 可口雜誌

隨著紐約和倫敦等城市的商業房地產過於昂貴,在美術館展覽的限制性,不少藝術家、藝術專業人員和收藏家已開始利用居住空間的公寓、臥室甚至衣櫃裡,放置他們想要看的作品。公寓畫廊在全球快速成長,提供了以商業為中心的白色立方體畫廊空間之外,觀看藝術作品的方式,並見證藝術世界更加親密和包容的一面。

公寓畫廊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隨著二戰後世界藝術中心的轉移,被視為傳奇的義大利畫商李歐.卡斯特里(Leo Castelli)舉家搬遷至紐約,他致力於發掘有天賦和潛力的藝術家,目睹到紐約蓬勃的藝術發展,1957年他將自家77街的公寓客廳變成一間畫廊;次年,第一場展覽就獻給了普普藝術大師羅伯特·羅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和賈斯培·瓊斯(Jasper Johns)。這成了公寓畫廊的雛形和始祖。後來,他的畫廊成為了第二代抽象表現主義、新達達、極少主義和觀念藝術的聚集地。

Image result for Leo Castelli"
李歐.卡斯特里和他的夫人在自家公寓中,1998年|photo via Paul Kasmin Gallery

把畫廊功能搬進家裡

2008年金融危機、經濟低迷,全世界各地的公寓、店面和其他場所中,出現了自己動手辦臨時美術館的活動。無需支付租金、成本相對低廉的公寓畫廊逐漸興盛,順勢成為了藝術家的避難所。這些自啟的畫廊也標誌著藝術家(無論是新人的還是小有名氣的藝術家)正在作出越來越大的努力,以在日益分層的藝術世界中尋找自己的社群,藝術家重握作品的自主性,不讓策展人和經銷商那裡奪取對其創作的控制權。在公寓畫廊中,他們通過相互促進和聯繫將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

選擇公寓畫廊的背後的強大動機是節省出租空間的成本,這些開啟公寓畫廊的發起人聊到:他們通常是受到居住地的社區熱情或嘗試有可能的機會而啟發,而不是賺錢。不少人提到,不用擔心忙著租商業空間作展覽,這真是一種解放。省下的租金使他們可以自由地考慮作品項目和活動。

Image result for Teen Party Ariela Gittlen"
藝術家及雜誌主編的Scott Indrisek和平面設設計妻子Ariela Gittlenck在紐約布魯克林的Bed-Stuy公寓,開了「Teen Party」(青少年聚會)的公寓畫廊。首展推出幾何繪畫知名的畫家Petet Hally作品,及年輕的畫家 Tracy Thomason作品。在開幕日約有一百人從他們的600平方英尺的公寓中進出。幾週後,他們出乎意料地賣掉了Thomason的兩件作品。|Photo via Artsy
Image result for East Village Art View"
阿根廷藝術家Julia Justo創辦的East Village Art View,作為一家開在公寓中的畫廊,雖然採用了標準的運營模式,卻完美地繼承並發展了東村的藝術精神:致力於為邊緣藝術家發聲,減弱其排他性。不像切爾西區的畫廊一樣謹遵朝十晚六的工作時間,這裡只接受提前預約參觀。|photo via  East Village Art View
SAM_4308.JPG
In Passing創始人Julia Blume 她身兼數職,每次策劃的展覽都能恰到好處地平衡藝術性和社會性。她想向公眾傳遞些視覺藝術、文學、音樂……這家公寓畫廊容納所有可能的實驗空間。正式開放的第一場展覽「不再是沉默的繆斯」(Speak,Muse),就圍繞藝術圈的邊緣群體展開。|photo via In Passing
Image result for Del Vaz Project"
Jay Ezra Nayssan是位全職房地產開發商,他在洛杉磯公寓的客房外經營Del Vaz Projects公寓畫廊。他展出過令人印象深刻的年輕藝術家,例如Jessi Reaves和Max Hooper Schneider。在這裡常出現認真的藏家,並買了作品。Nayssan覺得能賣出作品不是在計劃內,都是很偶然的。不過他每次展覽都會精心安排茶甜點,讓所有來的人感覺到放鬆,而不是像去商業畫廊的距離感。|photo via Del Vaz Projects
Image result for Medium Tings
為了幫助黑人藝術家在這座城市中嶄露頭角,Stephanie Baptist於2017年在自家公寓中創辦了Medium Tings畫廊。相較於其他公寓畫廊很實驗的態度,他們走的是叛逆布魯克林中的古典氣息。|photo via Medium Tings

如果銷售是主要動機,那麼公寓畫廊可能不適合你

這些公寓畫廊通常不是賺錢的企業。參與的藝術家大多只是為了展示作品,並在藝術家和潛在買家中創造發酵。他們繞過了商業畫廊系統及白色立方體畫廊空間形式。紐約藏家聊到在紐約市當藝術家很困難,工作室空間非常昂貴,而且很難找到,藝術家將面臨很多拒絕,只有少數藝術家獲得認可。對於許多公寓畫廊的創始人來說,為藝術家提供這些展出機會是最大的一部分。公寓畫廊沒有機構或商業的隸屬關係,藝術家擁有最大的自由。自由空間的存在,讓藝術家自由支配他們想做的任何事情,而不管它在商業上是否可行。

有鑑於公寓畫廊沒有提供傳統畫廊所能提供的藝術商業操作與支持,所以有不少公寓畫廊甚至開發了他們認為是公正的銷售模型,如運作方式是售出作品的錢都歸給藝術家,他們只要求用藝術品作為交換。公寓畫廊提供了新興藝術家們不用受到收藏家或畫廊的壓力來進行商業銷售。公寓畫廊保有著一個遊戲區,一個實驗區,讓藝術家們使用新技術創作或開發未來系列的作品。

對於想要在公寓裡創建一個畫廊的話,他們說道:不要怕丟臉,而要擁抱和盡情使用你公寓的特點。它們可以是巨大的資產。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