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19-05-25

【cacaoist】他總是能不斷地給予,並讓人自在地接受給予|cacao 可口雜誌

愛 / Love

給兔子

奔跑的時候,迎面而來一陣狂風,睜不開眼原地等待,那些柔軟的氣味環繞不散,當中有堅硬的訊息。後來終於能順著來的方向看,那是片昏暗不清一點也不值得提起的地方且雜亂無章,荒土中有一個腳踏墊大小的長方草皮,草皮邊緣像是勉強地從大草原上取了下來,在那之後,羊不願踏過,雨不曾落下,任其乾枯。一個這樣的草皮,看著就心疼。

但兔子就站在草皮上面,自在的像是那從來是他的住所,什麼都不會是問題,乾枯的草,不肯落下的雨以及沒有其他東西的這些事情。

他總是能不斷地給予,並讓人自在地接受給予。

III.

你曾是一隻兔子,我再度向下望著,最後一次看見了不再是兔子的你,留下了仍是兔子的我和他們,雙腳左右整齊地晃動,我們共同在一種節奏上生存,屬於兔子的節奏。

那天做了個夢,在夢裡我又看見了一次那黑色背景裡擴大的白點,但它這次直直地朝「我們」前進,彷彿我們共同擁有著眼睛的視野,即使閉著眼仍感覺到寬闊。我終於明白了那條路徑並不是條路,更沒有沈淪和拯救者之分,那是兔子所給予的,已無邊際的愛。

於是閉著眼,我們仍能一起走。

Szuyu Liu,來自台灣


原文刊於cacao Vol.11《俄羅斯/愛》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