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1-04-22

311重建家園計畫Home-for-All:日本大地震十周年的如今,反思建築為誰、為何而生|cacao 可口雜誌

2011年的3月11日,日本東海岸一場規模9.0的地震引發了毀滅性的海嘯,巨浪襲捲了日本東北地區,造成超過二十萬人流離失所,頓時之間,恐懼迅速侵蝕了這些生命與精神飽受折磨的當地居民,失去財產和家園的他們只能暫時安身於臨時性的避難所,看不見對於未來生活的任何希望。普立茲克獎得主伊東豊雄在災後的家園重建計畫中,號召了許多優秀的建築師參與「Home-for-All」(みんなの家、大眾之家)的重建計畫。大眾之家設立在這些臨時住宅之中,旨在提供一種共享式的社區空間,透過設計重新將人聯繫在一起,讓居民體驗到家庭般的氛圍,鼓勵展開一段新的社交生活。十年後的如今,當初參與這些項目的建築師重新聚在一起,談論這個計劃對於他們的意義。

「身為建築師的我們,能夠做些什麼?」

東日本大地震之後,超過二十萬流離失所的災民居住在政府提供的臨時庇護所開啟了長達數年的安置生活,然而這些臨時房屋卻有著如現代城市一般的氛圍——封閉隔絕、缺乏交流,在狹小的佔地面積內再劃分出一個個孤立的空間,一方面經濟而有效率,另一方面,這些居民的身體與內心都遭到了隔離。當時許多日本建築師都投入臨時住宅的重建工程之中,伊東豊雄卻開始對自己設計的建築產生疑問:究竟建築以何人為對象,又是出於何種目的而進行的設計? 為了尋求解答,伊東豐雄號召了許多優秀的建築師與災區的居民一同參與,其中包含了妹島和世山本理顯大西麻貴+百田有希岡野道子等知名建築師。

在第十三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中,日本館以大眾之家災後重建計畫為題,提出「建築,能否在此實現(architecture. possible here? home-for-all)」,獲得了最高榮譽的金獅獎,其中一例位於岩手縣的陸前高田市,建築師平田晃久、藤本壯介、乾久美子和當地的居民花了整整一年來回溝通和討論,前後共製作了120個方案模型,最終凝聚眾人的共識形成了一座名符其實的「大眾之家」;在這之前,建築師傾向將自己視為將自己視為藝術家或發明家,腦中充滿了各式各樣鮮明獨特的想法,渴望從中創造出未知的新形式,卻忽略了一點——「建築如何才能被災區接受。」

對照於當今的各種天災,建築師顯然除了個人表達之外,更必須在使用者和建築之間建立對話關係,伊東說道:「但我們希望建造一間讓住在組合屋裡的災民看到時會說「啊,這就是我的家!」那樣感覺的房子。這棟建築代表什麼?其實就連我自己呢,也不完全知道,只能說是集合大家的力量,一起用心做出來的作品,只有此時、此刻、這棟建築可以這麼做。」

東松島兒童之家/伊東豊雄+大西麻貴
相馬兒童之家/伊東豊雄+Klein Dytham

超越作為建築師的自我意識,創造建築、人與環境的共同連結

「如果有一個舒適的地方是人們可以自在地聚在一起,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究竟會長什麼樣子呢?答案就是大眾之家。」——建築師久山幸成

在受到地震和海嘯影響的地區,恐懼已深植在當地居民地心中,放鬆似乎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海嘯粉碎人與人的連結,人們關上了門窗,失去了彼此也失去了與環境的聯繫,原有的生活模式在遍地的臨時避難建築中已不復見;大眾之家比起現代建築,本質上似乎更接近部落的樣態,坐落的位置擁有充足的光線與良好的日照,採用當地的材料,例如,陸前岡田大眾之家便是由遭到海嘯破壞的原木所建造,宮戶島月濱之家波浪型的屋頂則對海風和人們全然地開放,保持這樣一種穿透而寬敞的公共空間讓人們的對話得以發生,建築師柳澤潤形容,大眾之家是當地人民的陽台,連結了內與外的同時,它讓家人和社區成員能夠自由地相遇。這不是一個具有特定功能的建築,而是希望能透過設計這個過程,把人們聚集在一起,讓大眾之家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建築師無意重建海嘯來襲之前的生活方式,而是要創造一種新的社交生活,這樣新的社區結構使人們團結,也為許多社會問題提供一種新的解答。

釜石市平田大眾之家/山本理顯設計工場

建築師導向轉變為居民導向的協力建造

建築師往往從都市計畫的角度來設計房子,大眾之家為建築師和在地的居民創造了最直接而坦率的對話,讓居民參與到建築的建造過程讓「一起」不再只是單純的口號和理想, 在生產和消費全然分離的現今社會中,大眾之家這樣的公共空間反倒提供了一種契機,消弭建造者和使用者的界線,居民對於大眾之家的認同感也為原本冰冷的災後都市規劃增添了許多的溫暖和人情,。

參與宮戶島月濱之家計畫的SANAA主持建築師妹島和世分享道:「某種程度上我所認為的建築設計是一種對於存在這件事的回應,我被賦予這樣的議題而提出相應的解決辦法,只要我能解決它,身為一名建築師,我便完成了我的工作,然而現在我改變了這樣的看法,Home-for-All教會了我可以自己思考自己想要的空間,我們能夠也必須去創造自己居住的未來,希望Home-for-All成為邁向這樣思考方式的第一步。」

宮戶島月濱之家/SANAA
陸前高田大眾之家/伊東豊雄+平田晃久+乾久美子+藤本壯介
陸前高田大眾之家/伊東豊雄+平田晃久+乾久美子+藤本壯介的草圖

這十年之間,伊東豐雄透過大眾之家計畫對這個世代傳遞了一個命題:「建築為誰、為何而生?」特定的人或是顯然目的並非形成公共場所的必要條件,而如今,在疫情肆虐的全球下,人們的社交模式遇到越來越大的挑戰,將人們聚在一起越來越顯得困難而珍貴,大眾之家某種程度上意味一種反現代化的生活方式,試圖將疏離的人心重新帶回到如傳統聚落般的「一起生活」,並鼓勵大家繼續去思考現代建築住宅形式新的可能性。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