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未來,我們將如何活著?」忠泰美術館五週年展《生生LIVES》策展人蔡宏賢、鄭慧華專訪|cacao 可口雜誌

忠泰美術館五週年展《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即日起至7月31日),聚焦於「生」的複層解讀,在面對充滿不確定性的全球未來局勢,試圖重新省思與探問最根本卻也最基進的主題:「生命」、「生存」與「生活」。

《生生LIVES》以「未來」為展覽主軸,涵蓋「生物藝術」、「人工生命」、「基因工程」、「科技倫理」、「人與環境」、「跨物種與性別階級」等多元議題探索,邀集國內外著名藝術家-Charlotte Jarvis、dividual inc.、Ed Atkins、Lynn Hershman Leeson、Nicholas Bussmann、Peter Sasowsky、SUPERFLEX、何采柔、張欣、鄭波、魏廷宇、顧廣毅,來自德國、加拿大、美國、英國、中國、丹麥、臺灣等共12組藝術家共同參與,透過聲音、影像、裝置等作品型態,探問各種生命形式的可能性、生存哲學及倫理、科技發展與社會生活型態,以跨領域的對話與思考,探討在科技與人文交織的當代,面對未來,我們將何去何從?

「未來已經到來,只是分配不均」

「我們講當代藝術,『當代』的意思是如何回應當下,也是所有策展人藝術家要處理的當代性。再也沒有一個時代會像今天這麼具體而迫切——在疫情的兩年裡,每一個人的生命都受到巨大影響,而我們面對當下,即是面對未來。」策展人之一的鄭慧華說道。

《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的主題與架構設定,始自於2019年美術館內部團隊持續定期的研究會議,後歷經2020年爆發的新冠疫情,擬定為「生/LIFE」與動詞「生/LIVE」的結合,請蔡宏賢與鄭慧華擔任本展共同策展人,李明璁、洪廣冀及鄭陸霖擔任策展顧問,以眺望未來的跨領域對話,重新思考生命最根本的定義,同時延伸至生存和生活的複雜多重解讀。病毒大流行雖超出了最初預想,時代劇變卻也凸顯了本次展覽題旨的迫切性。

專訪《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策展人蔡宏賢與鄭慧華

當既定的生活模式分崩離析,我們便不得不直視生命的脆弱與強韌,思考如何參與未來。對二位策展人而言,未來是藝術中最重要的命題,因為對未來有投射及希望,致使每一個人願意去設想生命,而藝術家借道未來學、科學推測,甚至平行宇宙的想像,處理每天都要面對的、最即刻的問題。討論未來,便是討論當下。

「藝術家可能有不同的媒介和做法,但都回歸到同一個渴望,希望瞭解生命、生存到底是什麼。尤其在當代社會,我們意識到生存並非天經地義,那只是被外在條件所形塑出的一個狀態。好比疫情下人人需要保持一點五公尺的距離,再過十年後,我們會不會演化出一套機制,即使沒有疫情,也會不自覺地維持社交距離?」

生存並不自然,充斥著條件及預設。對這些前提的研究探索,即便是講求證據的科學家和歷史學家,最終也要折返到哲學性的問題上:我們為什麼活?即便我可以如此過活,但為什麼非得「如此」不可?鄭慧華表示,這樣的疑惑是許多藝術家的起點,如英國藝術家埃德.阿特金斯(Ed Atkins)的參展作品《溫暖、溫暖、溫暖的泉口》,「在那支動畫裡,你會看到劇中人物像是在喃喃自語,自問為什麼以這樣的狀態存活在一個非物理的世界中。不管那樣的狀態是種意識漂流,或是人機融合的賽博格(Cyborg),都是在叩問人生存的價值是什麼。」

埃德.阿特金斯(Ed Atkins)《溫暖、溫暖、溫暖的泉口》,以自己的臉為原型創造了一個「數位化身」,這個角色既是阿特金斯本人,也是虛擬空間中無數意識的「漂流」的可視化。|©忠泰美術館

「我們現在就像原始人擁有核子彈。」蔡宏賢指出。基因編輯技術、人類意識保存、賽博格義體等技術的長足發展,使人類彷彿在扮演上帝的角色,甚至能創造特定生命以符合特定需求(如水族館中的螢光魚、金魚)。然而,我們的精神層面能否與技術相提並論?這其中涉及到科技倫理,也涉及性別與階級。「展覽中有一系列中國藝術家的作品,鄭波的《寫生》,他在隔離限制下,在一整年的創作中只用三支6B鉛筆,對植物進行寫生。原來創作可以回歸到只用三支鉛筆!這對從事科技藝術,或是新媒體的創作者是種衝擊,因為兩者很容易對物質或技術有所偏執,以致忽略自己的內心是不是足夠強大,足夠面對這一切。但這也不獨是藝術創作者該思索的,而該歸給所有人——惡搞生命和科技進步往往並行,但在許多情況下,我們無法感同身受。」他說:「我想,這也是關於未來的最大命題。」

疫情肆虐期間,藝術家鄭波每天走入居住環境周遭的山野裡,以近似「觀修」和傳統臨摹為方法與自然相處,完成了366張24個節氣的《寫生》系列|©Zheng Bo Edouard Malingue Gallery

策展人重點作品介紹

何采柔作品《Heads down》

位於忠泰企業一樓大廳的現地創作《Heads Down》,是將日常劃分排隊秩序所見的「紅龍」予以解構/倒置,通過遊戲互動,觀者以自身的行動對這被曖昧化了的關係展開新的協商。何采柔的作品看似區隔了兩端,但由於它的互動、可親性,又模糊了界限,重新探測彼此的距離,也讓人重新看見生活中種種「關係」的形成。鄭慧華指出:「何采柔的方式很輕盈、幽默,她會去設置一個可以跟觀眾直接互動的物件,並攪亂物件原本在生活中的既定規則,當我們認知到規則、法則可以這麼被攪動,或許會意識到,有時候只需要換個角度,生命的認知便會變得不太一樣。」

何采柔作品《Heads down》| © 忠泰美術館

 魏廷宇作品《生命遊戲》

生命形式的可能性無窮無盡,1970年,英國數學家約翰.何頓.康威(John Horton Conway)發明「生命遊戲」(Game of Life),試圖以運算探索有無在數位環境中創造物種跟生態的可能性。2022年,臺灣藝術家魏廷宇的全新互動裝置作品〈生命遊戲〉依照康威「生命遊戲」的演算規則產生動態和電子聲響,也是觀眾可以輕觸的木製單元格,創造更多層次的感官和資訊維度。初始的單元設定成為結合數位美學的樂譜,隨著時間推移產生無數的連續圖案和聲響軌跡,我們的宏觀世界成了一場可被微觀的生命遊戲。

魏廷宇作品《生命遊戲》| ©忠泰美術館

彼得.薩索斯基(Peter Sasowsky《天堂+地球+喬.戴維斯》紀錄片 © 忠泰美術館

 美國導演彼得‧薩索斯基(Peter Sasowsky)的《天堂+地球+喬‧戴維斯》紀錄片,記載了被譽為「生物藝術之父」的喬.戴維斯(Joe Davis)的科學與藝術的生命探索歷程,他將一首詩歌、陰道收縮的聲音等,合成至基因分子中,傳至外太空,成為人類生命與外星生命溝通的橋樑,透過科學、藝術等複合的方式,轉譯、存儲、傳遞出生命的形式與意義。

「對我來說,喬.戴維斯是本次策展的錨點,這部紀錄片很長,但值得花時間看完,否則你只會覺得他是瘋子。戴維斯的每個階段其實都在『撞擊』生命,把看似無關的東西整併在一起,因為他認為萬物有通則,而藝術則是把通則整理出來。」蔡宏賢說。

《天堂地球喬‧戴維斯》紀錄片,記載了被譽為「生物藝術之父」的怪才喬.戴維斯(Joe-Davis)的科學與藝術的生命探索歷程|©忠泰美術館

SUPERFLEX作品《洪加東加島》

2022年年初,火山爆發覆滅一座島嶼的新聞登上全球新聞焦點,這便是位於南太平洋上的洪加東加島(Hunga Tonga)。丹麥的藝術團體SUPERFLEX曾於2018年前往該島,拍攝電影作品《洪加東加島》, SUPERFLEX以幽默的想像力,通過虛構的人形生物,從海底浮出地表為故事主軸,挑戰人們所認知的時間、空間和物種觀念。

「時間是展覽的一個重點,我們不斷提示觀眾,人類所認知到的、認為自己存活的時間,和自然時間是不一樣的,我們可能覺得活一百歲很長,但對地球來說只是滄海一粟。」鄭慧華說:「這部電影中的島嶼對人類來說是新生島嶼,因為才浮出水面沒多久,完全沒有人類的痕跡,NASA把它視為研究火星生命演化的模型,但對自然來說,這裡也沒有所謂的『新生』,島嶼早在那之前已經存在億萬年了。藝術家把自己扮成對『島嶼』好奇的海洋生物,上來逛逛又回去了,希望藉此讓我們意識到這件事情。」

鄭慧華跟著補充:「時間在整個展覽中是隱而不顯,既沉重又有趣的一個命題,什麼是新生什麼是覆滅?我們必須面對死亡才知道生的問題,還有不同於人類認知的自然時間,這在整場展覽中不斷地出現。」

電影作品《洪加東加島》,SUPERFLEX以幽默的想像力,通過虛構的人形生物,從海底浮出地表為故事主軸,挑戰人們所認知的時間、空間和物種觀念|©忠泰美術館

鄭波作品《寫生》系列

從人類、地球探看「生命」的可能性,中國藝術家鄭波的作品《寫生》系列關注延伸至探討跨物種之間的平等倫理,並以此探索萬物共存之道。新冠疫情肆虐期間,鄭波每天走入居住環境周遭的山野裡,以近似「觀修」和傳統臨摹為方法與自然相處,完成了366張24個節氣的《寫生》系列。本次展覽中,觀者能自在地於榻榻米展間裡,親近這些樹木與野草的素描,並直接望見美術館窗外周遭的綠意與環境。

中國藝術家鄭波作品《寫生》|©忠泰美術館

顧廣毅作品《酷兒白蟻計畫》

《酷兒白蟻計畫》由藝術家顧廣毅與研究社會性昆蟲「白蟻」的科學家合作,共同建立一個虛構的跨物種未來情境,計畫也嘗試思考如何重新詮釋由生殖與性別決定階級的白蟻社會,並研究出非人生物在性別與勞動階級的新想像,試圖推想一個由人與非人生物共同形成的「酷兒生態系」(queer ecosystem)互利共生結構之可能性,讓醫學和科技的進步推翻身體界線,人類的肉身成了蛻變、異種交配和魔法發生的場域,成為共創與重構的結晶,也改變了人類與非人類共生的生存法則。

蔡宏賢說: 「顧廣毅做的是一種跨物種思考,也是種推測,想像未來會怎樣,然後提前把他做出來。藝術家處理當下的方式,就是運用創造力想像力同理心,去揣測它在未來的模樣。所以我們會說,藝術家是未來的創作者或旅行者。」

臺灣藝術家顧廣毅全新作品《酷兒白蟻計畫》| ©忠泰美術館

夏洛特.賈維斯(Charlotte Jarvis)的作品《可能》由藝術家與蘇珊娜(Susana Chuva de Sousal Lopes)教授共同研製出世界上第一批「女性」精液

英國藝術家夏洛特.賈維斯(Charlotte Jarvis)的作品《可能》,是一件持續進行中的計畫/作品,由藝術家與蘇珊娜(Susana Chuva de Sousal Lopes)教授,以自身女性幹細胞、跨性別者的幹細胞,研製出世界上第一批「女性」精液。在歷史上,精液被視為神奇的物質,一個字面上和意義上都象徵著權威的圖騰,例如生命力、靈魂物質、微量大腦、與十滴血等質的神聖物質。《可能》作為某種宣言,一種理論性的自傳,目的在改寫既有的文化敘事,並用藝術和科學瓦解傳統生殖的階級制度和主流的父權價值。

作品《可能》作為某種宣言,一種理論性的自傳,目的在改寫既有的文化敘事,並用藝術和科學瓦解傳統生殖的階級制度和主流的父權價值|©忠泰美術館

埃德.阿特金斯(Ed Atkins)作品《溫暖、溫暖、溫暖的泉口》

埃德.阿特金斯(Ed Atkins)的作品《溫暖、溫暖、溫暖的泉口》使用了動作擷取裝置和臉部辨識軟體,以自己的臉為原型創造了一個「數位化身」,這個角色既是阿特金斯本人,也是虛擬空間中無數意識的「漂流」的可視化。在作品中呈現出簡約流暢的形式中,承載著複雜而迂迴的感情,它可能來自於對於生命及生存形式的疑問。今日,在「元宇宙」被高度談論及可能來到的世紀裡,阿特金斯的創作,早已預示了那迴盪於有限與無限之間,既想期待又顯露不安的「意識漂流」的虛無狀態。

《溫暖、溫暖、溫暖的泉口》以自己的臉為原型創造了一個「數位化身」,這個角色既是阿特金斯本人,也是虛擬空間中無數意識的「漂流」的可視化|©忠泰美術館

dividual inc. 作品《遺書/輸入的痕跡》

假使生命盡頭已近在咫尺,你有什麼話想要留給最親愛的人?藝術團體dividual inc.的《遺書/輸入的痕跡》展示著一篇篇透過網路收集而來的「10分鐘遺書」,並於展間的裝置中還原呈現遺書的書寫過程,參與的書寫者當時的心理狀態,包括輸入的力道、猶豫深思的時間等,而這些與藝術家一起的共同創作,代表了一個人類生命最終的情感細膩交代與記憶的回放,生命自起至滅,如裝置機械鍵盤上下起落運動與其透射出的敘事光芒。

「我們在談『生』的時候雖然很輕鬆自在,但同時你也要面對『死』,這是一體兩面的,《遺書/輸入的痕跡》和《洪加東加島》都在提醒兩者之間的循環性,不可能有單獨存在。」鄭慧華說。

《遺書/輸入的痕跡》|©忠泰美術館

忠泰美術館五週年展《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

策展人:蔡宏賢、鄭慧華|策展顧問:李明璁、洪廣冀、鄭陸霖

展覽日期:即日起至7月31日(日)週二至週日10:00-18:00(週一休館)

展覽地點:忠泰美術館(臺北市大安區市民大道三段178號)


附錄:請問兩位策展人,你們如何看待虛擬世界,諸如NFT和社交媒體對藝術的影響?

鄭慧華:埃德.阿特金斯的動畫就是對這問題的回應,動畫中的主角好像置身海底,其實身在無處(nowhere),連地心引力也沒有。那件作品其實在處理人的意識、人的存在,或許還有一個身體位於物理世界,但當意識浮沉於元宇宙時,這樣的存在是存在嗎?這裡的孤獨、憂鬱、不安,呈現了我們對虛擬媒介的內在感受。

蔡宏賢:虛擬世界帶來的衝擊其實跟疫情很接近,就是我們不能再用過去的形式去認識、感受藝術作品,包含佈展在內。現在美術館為了防止疫情復燃的狀況,都會有兩套方案,這對策展人和藝術家就是完全不同的挑戰了。再說NFT,也不是在區塊鍊上發行就有得賣了,藝術家需要到自己的社群頁面,跟粉絲群做自我推銷,這也是跟從前完全不同的生態結構,以前觀眾需要到藝廊、美術館和藝術家間接連結,現在到他們頁面點個讚就好了。

鄭慧華:NFT讓我想到班雅明在近百年前提過的,機械複製導致靈光消逝的問題,而當我們進入數位時代,複製技術又進入一個更新的層次的時候,藝術的「靈光」究竟是什麼?

蔡宏賢:以太幣匯率?

鄭慧華:說不定哦,我在不清楚的NFT是什麼的時後就被送了一件NFT作品,拿到手的是一個連結,可以看它值多少錢。所以匯率比作藝術的靈光,雖然是玩笑卻很真實。現在藝術要面對的兩個問題,一是感知的技術,它重製了人們感知世界的方式,比方說沉浸式體驗,我們為什麼要如此追求感官經驗?以前的經驗不足以滿足我們對這個世界的感受嗎?如果不是的話,大家想從中得到什麼?

其次則是價值體系,藝術是最能彰顯價值體系的置換或界定的媒介,為什麼我的畫不值錢,別人隨手一撇就是幾百萬?這個體系是怎麼建立的?為什麼理論從別人口中說出是藝術家,我來說就被定位為策展人?現在,我們有必要在思考文明的現況下,重新處理這些問題。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