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10-30

那些東京旅館教我的事|cacao 可口雜誌

經常往返東京,有時住在短期公寓,有時借住朋友家、或寄住民宿,偶爾探訪設計旅館,也有入住時尚商旅的寶貴經驗。最近,只要沒機會賴在朋友家白吃白住,那些平日沈睡在口袋中的旅館清單,自然就變成了我躍躍欲試、想要尋求入住體驗的旅館空間。

關於東京旅館內的空間尺度,往往和戶外或是商業空間的對比十分懸殊,例如大到會迷路的新宿車站、明亮開放的國立新美術館、寬敞無際的新宿御苑公園,以及舒適時尚的大型購物中心等,這些令人流連忘返的東京美麗景點,並沒有透漏太多有關個人居住空間的神秘線索。但只要有在東京宿泊旅館的旅人,一定會對旅館內狹小的空間與居住的設計留下深刻印象。比方房內僅容一人通行的走道,或是極盡簡單沒有綴飾、一體成型的塑鋼衛浴,稍微轉身彎腰都有些窒礙難行,因此總需以優雅的動作緩步移動,或是免身體因碰撞而有閃失。

儘管如此,探索小空間有時候是很有樂趣地與自己感官知覺對話的一種方式。好比在網路或是雜誌介紹上總能看到旅館房間最完美也最舒適一面的影像,但當親身驗証時,才會了解空間與人的比例關係,才知道攝影用了如何的角度又或怎樣的超廣角與後製方式等,才能讓照片的呈現達到力臻完美的境地。對我來說,旅行常常就是一種驗證的行為,去瞭解什麼被在乎、美化而放大了, 什麼會失分不受喜愛而被藏拙了 ,經常是充滿驚奇的體驗旅程,也因此發現觀點。

不過,攝影技巧與後製總是一個空間美化的最後步驟。東京旅館的小空間設計,總是能給我自宅設計的無限靈感。

位在目黑的設計旅館Hotel CLASKA裡的506號房,可以說是整個飯店內18個房間裡最小的一間,僅有20平方米,這個小空間為了營造一室空間視覺的寬敞感,將臥房與擁有大片窗戶的衛浴盥洗間僅以透明玻璃區隔,在視覺上並無阻礙,特別當衛浴間的百葉窗拉開時,光線與景緻穿過玻璃牆而到床前,通室明亮。

Hotel CLASKA

另一個注重設計質感的商務旅館REMM,也在非常侷限的20平方米房間內發揮巧思,它刻意擺放一臺按摩椅讓房客減少在房內移動的頻率,並在被單色彩上採取鮮明的橘色或綠色,在白亮的衛浴間內放了張Starck的Prince AHA Stool,一個房間的設計質感,就正因這些畫龍點睛的手法而提升了質感。

澀谷車站附近的Granbell Hotel,是近日造訪的一家位於坡道上的巧而美旅館,同樣是挑戰小空間,同樣以蘋果綠與黑色與白色搭配出活潑的空間躍動感,同樣以清玻璃區隔臥室與淨白衛浴,也是畫龍點睛的使用了幾樣講究設計的日本品牌±0燈具,烘托房內的設計品味。

Granbell Hotel

不過一室最令我驚艷的在於它在絕對有限的空間內,在書桌與床鋪之間擺放S型的鋼管座椅,當鋼管椅從書桌往後挪移時,椅腳彎曲的ㄇ型線條剛好精準吻合了床墊側邊形狀,讓椅腳收進床底、座椅懸浮在床舖之上,保持了觀看電視的距離,細膩地在小房間裡面的大智慧。許許多多的小空間設計體驗,總是不斷地激發了我對空間運用的想像,跳脫框架試著嘗試更多的設計可能。

小空間,某種程度代表了日本生活環境上的侷限,但運用空間的智慧,正象徵日本人面對困難問題時的態度,不是消極的逃避,而是更為積極地面對,去嘗試無限可能,以其作為生活的命題而尋找問題的答案,並且不放棄的在其中找到幸福,找到小確幸。而那些東京旅館教我的事,更不僅如此。

原文刊於cacao Vol.07《東京/異境迷走》

關於作者:吳東龍,是設計師也是作家,是講師,也是課程與書籍的規劃者,在多面向的工作範疇裡,長期關注日本的設計場域,作品見於兩岸三地。 著有《設計東京》系列書籍,現在是東喜設計工作室負責人、臺北創意聚落「地下連雲企業社」社長。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