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Alex Prager的佈局:在照片中精心構造了戲劇化的電影場景,讓世界停下來凝視|cacao 可口

洛杉磯的攝影師亞麗克絲.普拉格 (Alex Prager) ,獲得如此成功和崇拜的原因有很多,她的作品就像是著名的電影大師希區考克導演的電影,類似於日常生活但又出奇地陌生。讓觀眾看到這個世界忙碌卻讓你一眼瞬間凝固,感受到戲劇化的故事突然展開。故事到底是開始或者是結束?加上畫面豐富的色彩,足以讓人感到前所未有的誘惑力。

亞麗克絲.普拉格 (Alex Prager),1979年生於洛杉磯,是一名攝影師同時也是一位電影創作人。|photo via wikipedia

「我是一名接待員,在一家服裝店工作;在周末,我會為俱樂部發傳單來賺錢。我注意到,無論我作為接待員工作多麼努力,我得到的報酬總是一樣的,這讓我很沮喪;但是,即使我兩週沒有很努力地工作,我仍然會得到與我想要努力創新、有創造力時相同的薪水。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我就知道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需要一個出口來匯集它,這個出口會是一個創造性的領域,雖然我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亞麗克絲敘述她成為知名攝影師前的平淡生活。

她沒有立即強迫自己非得馬上創作出什麼,而是慢慢去尋找自己蓄勢待發想創作的出口。在博物館看到美國攝影師威廉.埃格斯頓(William Eggleston)作品後她做出決定,「以前從未真正注意到攝影被用作藝術,我以前只知道它是時尚和廣告有關。我想知道更多,當時對我來說就像魔法一樣。」亞麗克絲說在2000年代初期,每個人都想開始找到創造性的生活方式。她立即去二手相機店,買了一台專業相機,並且在拍賣網站上買齊其他暗房設備,收集了她能找到的所有攝影作品。

街頭攝影是亞麗克絲開始的地方,她坦言一開始的嘗試常常伴隨著錯誤,她也從人們對作品的反應,去整理出屬於自己的風格。

Compulsion (2012), 3:14 pm, Pacific Ocean, 2012
Face In The Crowd (2013), Crowd #2 (Emma)

隨著亞麗克絲的成功、知識和現場經驗的增長,她照片中的人物數量開始增加。在這些照片之間,總會被某個充滿了憂慮、憤怒的眼睛的特寫鏡頭給吸引住。「在我創造的人物,與精心控制的環境之中,我正在尋找那些時刻,這就像是街頭攝影師一直在街上尋找的東西。我有點像設置街道,然後尋找所有那些計劃外的時刻,以及捕捉我想要的世界。」

來自洛杉磯的亞麗克絲,自然與她生長的城市有所連繫,「我喜歡黃金時期好萊塢電影的燈光,從20年代的電影到50年代的電影。有了這種燈光,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它把你吸引進來。可能會有很多黑暗的事情發生——這些事情可能並不令人愉快地觀看,但燈光使它們審美化,使觀看電影變得不可抗拒。」她從好萊塢電影、實驗電影、時尚攝影,以及她所生活的這片夢土汲取靈感,也由於電影製片人的身份,她經常和演員,化妝師、燈光師們一起工作,讓她得以在拍攝中精心構造了戲劇化的電影場景。照片中的人物常常身著鮮亮的衣服,表情誇張,動作怪異,讓觀眾忍不住去猜測照片中所隱藏的訊息和情緒。而高飽和度的色彩運用和獨特的拍攝視角下,每一張照片都好像是電影裡一個微妙的設定,耐人尋味並且思考其身的故事性。 

La Grande Sortie (2016), Orchestra Center (Stage), 2016
La Grande Sortie (2016), Orchestra Center (Intermission), 2016

儘管亞麗克絲身臨其境的大型人群照片是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但最近一年新作系列《山峰》(The Mountain),表現出對肖像畫的回歸。以更小、更私密的比例呈現,靈感源於她對於全世界都曾面臨集體疫情動盪,留下無數情緒狀態的強烈渴望。山可以被視為原型,是對古希臘神話中發現的原型的更新。「山」具有高度的象徵意義,在整個文學、宗教和心理學中,山的概念都被引用為可以發生個人啟示或清算的地方。如果登頂高峰的想法,是精神上的朝聖或強烈的身體挑戰,那麼應該記住,穿越山區往往象徵著克服障礙或取得來之不易的進步。如果說過去兩年,我們發現自己是在山上,那麼亞麗克絲的最新作品促使我們想像,當我們最終下山時世界會是什麼樣子。

亞歷克斯始終保持謙虛,並不認為她的作品可以改變生活,「它可以有很多種不同的方式,但我只是希望他們帶著他們進來時不存在的東西離開。」她只是想讓人們稍微動搖一下,改變一下思維方式,哪怕只是一分鐘。

《山峰》(The Mountain)系列,2022
《山峰》(The Mountain)系列,2022
《山峰》(The Mountain)系列,2022

▌整理報導:Bohe H.|圖片來源:Alex Pr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