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0-10-01

攝影紀事:那些社會邊緣人的喜怒哀樂|cacao 可口雜誌

David Tesinsky一系列《環伺瞭望塔》作品拍攝社會裡的邊緣群體,這群人對吸食海洛因、安非他命、冰毒上癮,他們活在國家社會刻意忽視、迴避的生活場景。藥物成癮者通常被貼上無生產力、偏差行為、危險與不安、恐懼與死亡等等的標籤,他們的生命故事被刻意遺忘,社會的全貌總是如此不經意地控制著,如此粗暴地建構起我們充滿「失憶」的世界觀。只要這些不容納入社會體制的人們不被看見,藉此假想他們的悲慘與不幸,我們就好似有著甜美的生活。

《環伺瞭望塔》(All Along the Watchtower)這系列與巴布狄倫在嬉皮時代著名歌曲同名的攝影作品,於此有了對世界、社會體制殘敗的相同寓意。「環伺瞭望塔」這首歌,歌詞充滿暗示社會邊緣人的隱喻,更暗諷守舊不願改變的體制僅願意看見假象構築的世界。不論這一系列作品是否要呼應巴布狄倫的歌曲,David已經重新以紀實攝影的方式,要我們再次思考「社會邊緣人」這一群人的故事。

這裡的被攝者,處於社會頹圮的角落,落腳處也是荒廢即將被拆除的棄屋,一切好似靜默地預言著他們的生命結局,亦或者諷刺著一切以正常為外衣的殘暴。只要不符合國家身體控制想像的人們,就必須沒有尊嚴地將自己在社會中隱藏,過著不能被「顯影」的生活。然而,藉由攝影再現的力量,David讓這群人「現身」,貼身記錄著這群人們與常人無異的喜、怒、哀、樂的生命。

「我有時花了一整晚直至早上七點跟三個有藥癮的人相處,其中兩個甚至殺了人,但是他們對我很好。他們說他不會傷害我,也不會像他們對其他人一樣,搶走我的東西」,獨立捷克攝影師David Tesinsky如此道出《環伺瞭望塔》的創作故事,「因為我夠勇敢出現在這裡」。他們喜歡他拍攝出來的作品,於是藥癮者開始讓他更密切地拍攝。這些影像作品以冷靜地基調還給這群「用藥者」一個保有尊嚴的形象,David既不批判也不使用煽情的視覺語言,畫面構圖內斂且中性,藥物針頭刺入皮膚的影像也顯得理所當然,這些人並非僅僅活在社會所建構起的悲慘形象之下。

他呈現了一個「邊緣群體」與外在結構的衝突影像,重新挖掘這群人內在生活本身的「普通與正常」,由此對比外界賦予的「邊緣與非常」,更顯得日常生活的無知竟是如此難堪。這一系列影像並非要突顯用藥者的悲慘個案,而是企圖與主流結構對比,將觀點放在結構性與制度性的思考。其實,真正悲慘的是看著這些照片、旁觀著這些人、想像著這些人痛苦生活的觀眾,如同瞭望塔上的人們,正滿足着自己對悲慘的想像,虛幻地反證自己所不曾真正擁有的美好與通常。

原文刊於cacao Vol.10《布拉格/我們的時光》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