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2-06

紙媒沒落了嗎?《apartamento》說:還沒。從創刊開始就與主流文化背道而馳|cacao 可口雜誌

2008年,第一期《apartamento》在西班牙問世,儘管市面上的刊物越流於同質化,《apartamento》卻以看似老派的方式,執著地探索刊物所能承載和創造的可能性。從第一期開始,就在同類刊物中開闢了自己獨特的道路。 一本真正關於家、而不是偽裝生活的刊物。 這裡沒有精心佈局的頁面排版、低調但奢華的家具和擺件,沒有一絲不苟的整潔,沒有所謂風格或設計的裝模作樣,帶些凌亂甚至是懷疑——它反應著不要去裝飾你的生活,而是真正地去過上生活。在出版界,讓人為之樂道的刊物,始終在以各自獨特的精神內核、影響及啟發讀者去忠於自我的內心,過上真正充實和富足的生活,《apartamento》就是其中之一。

issue#14
issue#25

《apartamento》直翻就是「公寓」的意思。它的創立者三人組:攝影師納喬.阿萊格里(Nacho Alegre)、平面設計師奧馬爾.索薩(Omar Sosa)和出版編輯馬可.韋拉爾迪(Marco Velardi)組成。在創刊時,剛好遇到了紙媒的低潮時期,網路或線上刊物開始竄起,紙媒面臨到危機。在西班牙,從商業刊物到國家報紙,都不可避免地陷入困境。 他們三人卻決定投進紙媒產業,在第一期週年紀念特刊中共同寫道——我們似乎成了一個瀕臨夕陽產業的新成員。

然而《apartamento》卻逆勢崛起,並很快在出版界佔據了一席之地。現在,這份來自西班牙、半年出刊的《apartamento》已經是全球最受矚目、以及業界最肯定的室內設計雜誌之一,也是網路衝擊下最成功的獨立紙質出版物之一。 阿萊格里曾對這一點如此解釋:在我看來,《apartamento》最特別的一點是——它一點也不特別。他們堅持認為,在一期刊物中,新聞工作者不應該是主角,而應該是扮演創造性的「翻譯」角色,幫助讀者去發現某個人的精彩之處。 刊物內頁的攝影也延續了這種精神。那些擺滿了唱片、散落的書籍和層次不齊的明信片的書架,從不刻意擺放造型,它們展示的,不僅是房間的配色、方案或佈局設計,更多的是屋主人的品味。

快樂地生活,讓生活亂一點

第一期《apartamento》尤其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在這期雜誌的封面上,組成整個畫面的是露出一角、看不出高級感的沙發,散落一地的舊雜誌,以及沒有任何裝飾的空白牆壁。這不像一般雜誌該有的封面規格,更像是隨意裁剪的圖像。然而這間空曠、凌亂的房間卻發展出特別的震撼,也為《apartamento》團隊所做的一切定下了基調:它呈現的是現實生活中人人都熟悉、但卻從沒有被選中用作雜誌封面的景象。

除此之外,雜誌獨特的編輯方式,與其他同類刊物相比,你在《apartamento》裡幾乎見不到廣告。偶爾出現的商品推薦,也是你真正用得上的東西。 但更重要的是,刊物更著重在受訪者本身,那些凌亂、美麗的家(home),而不是房屋(house)或室內設計,是《apartamento》最關鍵的精神內核。 在任意一期雜誌中,所展示的可能是唱片、書籍、雕塑、娃娃這些充滿意義或個人宣言的物品,也可能是床罩、陽台等沒什麼緊要的東西,甚至只是一間雜亂無章、外人看不出所以然的屋子。

但重要的並不是這些物品與房間本身,而是它們所反映出的,居住其間的人們真實的生活。 這些房屋是他們性格的真實、無意識的反映。他們不是時代的產物,相反,他們關於生活的概念擴大了我們的時代的界限。 透過這些人們和他們的生活,《apartamento》為讀者源源不斷地提供如下建議——快樂地生活,讓生活亂一點。

issue#01

生活方式的反映?他們真的不在乎

從最開始,它就在試圖用國際化的視角,去耕耘內容和運營方式。他們與主流文化背道而馳。它的內容並不被資本所牽引,也不認為室內設計應該等同於房屋主人的財富水平在家中的呈現。它所報導和關注的對象也不是建築師、室內設計師與明星們,而是當下最重要的一些創作者: 畫家、雕塑家、攝影師、作家、編輯、畫廊主、電影導演、時裝設計師、家具製造商和音樂家,他們如何生活,他們的價值觀在生活環境中如何體現?

對這些問題的探索與挖掘,加上紀錄片風格的攝影,讓《apartamento》更像是人類學家,而不是品味製造者。 他們並非仇視財富,只反對缺乏個人視野。 更為重要的是,採訪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堅守的願景:你可以在他們的房屋中,看到他們生活方式的反映。有一些人不太在意自己的公寓看上去是否精緻、漂亮,因為他們真的不在乎。

issue#04
issue#16
issue#03
十週年特輯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