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賦權還是散播不安全感?在社交媒體時代,你是否也「解鎖」了更多不自信?|cacao 可口

你可能在瀏覽社交媒體或影音平台時,看過類似的內容。一個外貌身材打扮都無可挑剔的網紅KOL,在有完美打光的環境裡告訴他的觀眾自己肌膚偏黃偏黑,或腰間有點贅肉,蝴蝶袖。這種時候如果他沒轉身拿出帶貨商品的話,通常留言會是一片盛讚其自信,或「你很美」一類的留言。

這種公開自己的不安全感的作法,初衷似乎是打破身體汙名化或主流審美標準,讓人認識到廣告中完美的體型樣貌實際上不存在。但你不免會想,當「瑕疵」出現在這些條件已經夠好的人身上,他們真的因此被嘲笑過嗎?

如果不,那談論或藉由特定姿態展示自己也有贅肉,並表示不以為忤甚至為此自豪,是不是有些大驚小怪了?看似在提倡身體積極性,實際上,只是拿那些困擾其他人大半輩子的東西當影片亮點或自我感覺良好?

Photo via Aworanka

一般而言,你的喜怒哀樂只與家人、朋友、朋友的朋友有關。當我們與某人的關係越親密,他的情緒變化越可能對你產生影響。不幸的是,這項法則也適用於擬社會人際互動(Parasocial interaction,意指使用者對單向傳播的媒體產生信賴感),如電影電視,Podcast和社交媒體短影音。

情緒是會傳染的。這是舊話重提,然而在社交媒體時代,人類的視野被拉至無限寬廣,我們不僅沒有因為年紀增長更能接納自我,反而在病毒式傳播下,「解鎖」了更多的不自信,認識到自己有哪些地方不足。你可能一下子發現甚至認同,原來身體某個部位的現有型態是項缺陷,是需要為之羞恥、隱瞞的事情,因為那會是你與網紅KOL及他的擁躉們建立聯繫的方式。

賦權的美意被顛倒了。這不是在說人應該把不安全感封閉在心裡。不安全感作為人類經驗的一部分,本就是難以迴避,但重點在於你在什麼地方釋放它。如外國電影中的戒菸、戒酒互助會,在這種封閉的微型社群中,面對共同困境的人之所以分享他們的痛苦及心結,目的是成長,而非動搖你的自信,不得不點擊影片下方的折扣碼消費。身在有益社群中的感覺,應該是安全的、不受批判的,並且被鼓勵從自身內部發現價值。

Photo via HiphopKR

當然,並不是每個拍攝影片,分享自己身體原始模樣的人都是愛慕虛榮或帶有商業意圖。只不過,自我賦權的故事一旦經過大量複製傳播,即便立意良好也是在暗示人們應該用放大鏡仔細檢視特定的身體部位,仍是變相地強化病態的審美標準。如果你能在拍完影片後便將不安全感拋到九霄雲外,如果你不曾因為這些事由遭到嘲笑或歧視,那也許你就不是談論這個話題的最佳人選。

我們是不完美的。但我們不需要有那麼多人以支持身體積極性為由,三令五申地暗示必須嚴肅看待身上不合標準的部位;至於那些以宣傳不安全感方便帶貨的KOL?算了吧。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