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7-04

這不是自拍樂趣:虛構個體再成為自己—Cindy Sherman|cacao 可口雜誌

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1954年出生於美國的紐澤西州,早年學習繪畫,當她帶著畫筆開始自己的藝術之旅時,她很快發現這個世界明顯是男性主導的市場。在女權主義的第一波浪潮中,她同時意識到女性攝影有揮之不去的疑問。1975年起,她開始有意識地圍繞主流社會中的女性形象,這一主題進行創作,誕生出最廣為人知的《無題電影劇照》系列(The Untitled Film Stills,1977-1980 )。

多年來,她所演繹的女性形像是在主流社會中女性的理解之上,甚至可以說是一種集體意義上的自我。作品名稱以無題用增號的方式,揭示她所傳達的「告訴我你所看到的一切以及你的想法」。影像構造出一個平行世界,以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喚起觀者的反思,超越了政治和道德層面上的言喻,為女性形象的重新規範做出了努力,深刻影響著後世的女性攝影師們。

Image result for Cindy Sherman
The Untitled Film Stills#17,1978 |photo by Metro Pictures Gallery, New York

《無題電影劇照》系列包括69張黑白膠片攝影,均由雪曼一人充當導演、造型師、攝影師和模特兒創作完成。她扮演任勞任怨的家庭主婦、又化身第五大道上步伐匆匆的上班族,又或是以希區考克電影中的女性受害者形象示人。這些照片大多採用類似電影劇照的截取式構圖,打破刻板印象引人遐想。藉此,她成功引起了公眾對女性群體的關注,為突破傳統社會建構的性別準則奠定了基礎。

成名之後,雪曼創作了《插頁》(Centerfolds, 1981)系列,靈感來自電影海報和雜誌插圖中的典型女性形象。她依舊自導自演,原本的黑白轉為彩色,配合大畫幅攝影和側入光線,使觀者想起傳統宗教繪畫中所謂的聖光,有光即意味著他者的在場。這個系列塑造的女性形像比之前更加飽滿,她們的眼神中透露著迷茫和掙扎,顯得神秘又不可得。雪曼在受訪時,說道:我想營造出一種被慾望和不安充斥的氛圍,讓男性觀者在下意識渴望入鏡「做些什麼」的同時,因自己「入侵者」身份而感到羞愧。後來,她甚至成功地將公眾對小丑的奇怪迷戀(和對小丑的恐懼),變成了2000年一系列令人難忘的怪誕肖像。

Image result for Cindy Sherman Centerfolds
Untitled #96,1981|photo by Metro Pictures Gallery, New York
Image result for Cindy Sherman Centerfolds
Untitled #85,1981|photo by Metro Pictures Gallery, New York
Image result for Cindy Sherman
“Clowns,” Untitled #414, 2003|photo by Metro Pictures Gallery, New York

對於人們如何使自己看起來很美的想法,很討厭。

雪曼故意挑釁那些通常出現在高級時尚雜誌中的女性,但時尚界還是看中她古怪的魅力,區隔出不同於他牌的品牌形象。無論是穿著Comme des Garçons、Issey Miyake或是Jean-Paul Gaultier,她使衣服看起來既迷人又精緻,她不改自己的把穿著這些衣服的女人,裝扮上看起來很瘋狂、焦慮和神經質,這完全顛覆時尚的既定的美麗印象。她在商業和藝術之間形成了界線,這是雪曼長期以來的美學中間空間。 

辛迪·謝爾曼(Cindy Sherman)041_Untitled#122_CS 122 FINAL MOMA
Untitled #122,1983|photo by Metro Pictures Gallery, New York

步入60歲之後的雪曼,她的作風變得更加個人化:她敏銳地注視著女性衰老的前景。她的電影影像系列以昔日的明星們為主要人物,證明了她對藝術的深思熟慮,只有隨著睜大眼睛和努力的思考,才得以深化和發展。

“Untitled” #602, 2019|photo by Metro Pictures Gallery, New York

  • Source: Cindy Sherman,photo by Metro Pictures Gallery, New York
  • Via: 可口整理報導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