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3

遍在的征服—Johnny Kelly|cacao 可口雜誌

Johnny Kelly的移動影像工作,延伸自平面設計的概念美學,即使每天都像是ㄧ場場的搏鬥,他也沈浸於商業設計工作中的種種挑戰。他對事件無法維持相當程度的興趣,除非有相當強烈的想法,對於「概念」更無法妥協,動畫電影也無法脫離純淨的手稿、自我面對與音樂。在都柏林一波新的意識流的發展進行中,Johnny Kelly以一種「頓悟」於作品中反覆呈現與探討。

身高相貌一般、喝很多茶,只有短暫的注意力的Johnny Kelly生於都柏林,這位愛爾蘭動畫師現在住在倫敦,是Nexus製作公司的經理,五年前他還是位平面設計師,當年的平面設計的經驗對於他目前在動畫的美學製作上有相當大的助益。他自嘲自己像是海綿或寄居蟹,竭盡所能地向各行業中的佼佼者吸取學習,如此的合作方式迫使新創意被延伸,細節被關注,新思維與新工作交錯運用。在商業企劃案中工作能讓人保持警惕,繼續生產繼續工作,並且能輕易地在不同方向上發展事物。

Klokhuis

有目地性的思考慨念,靈感總發生在不斷絞盡腦汁的三四天裡,「靈光乍現」就是沉溺後的一種解脫。作家詹姆士喬伊斯的《藝術家之肖像》和《都柏林人》,另外Cy Twombly(塗鴉抽象藝術家),Michael Chabon(平面設計師),Michael Chabon(多產作家)和Jim O’Rourke(鬼才音樂人),都成了他獲取的靈感來源。放慢大腦速度去思考時,本能或潛意識的選擇性限制我們所面對的能量,用放鬆的過程來創作。Johnny Kelly便能輕易提出新的好概念與想法。

Johnny Kelly提供的大頭照十分有個人特色
原文刊於cacao Vol.06《都柏林/靈光乍現》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