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19-07-23

Creativity

我,戀物的地方。我,變態的目的。—吳天章|cacao 可口雜誌

他常夢見自己在一個神祕的老相館,裡面總是有一個怪異的侏儒,穿戴著光榮的制服 ,他看著人們跳著奇怪的舞 ⋯。暗室裡出現一個三條腿的人 […]

建築大師Luis Barragán:靜謐是痛苦與恐懼的真正良藥。我的建築不服務那些害怕孤獨的人|cacao 可口雜誌

路易斯·巴拉甘(Luis Barragán;1902年-1988年)是最偉大的現代主義者之一,也是20世紀最重要的拉丁美洲建築師。 […]

私有月亮,非常生活—Leonid Tishkov|cacao 可口雜誌

「有多久?你沒有抬頭看看高掛夜空的明月星空?」當我正看著Leonid Tishkov的系列作品,有些憂鬱隱隱作祟,我走到窗邊,開始 […]

從William Eggleston到Stephen Shore:攝影師們拍攝他們最喜歡的食物|cacao 可口雜誌

早在1977年,紐約的喬治·伊士曼博物館(George Eastman Museum)突發奇想,發起收集攝影師的美食與食譜的項目。 […]

巴斯奇亞主義:我根本不喜歡討論藝術|cacao 可口雜誌

我們總是很想讓死者神話化,特別是那些年輕而美麗的人。1988年,尚.米榭.巴斯奇亞( Jean-Michel Basquiat)去 […]

快樂、悲傷、殘酷都好。我最喜歡的作品,永遠是明天拍的那張—吳建衡|cacao 可口雜誌

你應該也會有像攝影師吳建衡這樣的感受—「世界各國的人都有不同的樣貌,我們用不同的樣子生活,外觀、語言、穿著不一樣,但共同的目標就是 […]

將老照片以刺繡自相矛盾地揭開面紗—Julie Cockburn|cacao 可口雜誌

在十九世紀,在假新聞時代之前,詩人艾蜜莉.狄金森便在她的詩中,講述請為真理與真相進行思想明辨。英國藝術家茱莉·科伯恩(Julie […]

垃圾,在劇場中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打開方式|cacao 可口雜誌

從2014年11月到2015年11月,比利時活躍的劇場創作者Sarah Vanhee花了一整年 時間,保留她本來可以隨意丟棄的所有 […]

通過攝影打破現實感,我想質疑我們所看到的—Douglas Mandry |cacao 可口雜誌

大約五年前,Douglas Mandry 在土耳其旅行,他像大多數遊客一樣拍攝景觀照片,僅僅出自拍攝的衝動,但不明白為什麼拍,以及 […]

名戲劇導演Oskaras Koršunovas:社交媒體時代,是否人人都是「偽君子」?|cacao 可口雜誌

《偽君子》(Tartuffe)是法國戲劇作家莫里哀(Molière)的作品。該劇講述教會騙子在宗教包裝下通過各種手段讓富商深信不疑 […]

因為巴西傳奇音樂人João Gilberto才有慵懶微甜的Bossa nova音樂風格|cacao 可口雜誌

巴西傳奇音樂人吉爾貝托(João Gilberto)在上週六(7月6日)去世,享年88歲。他是巴西最偉大的音樂家和作曲家之一,在一 […]

赫爾辛基MottoWasabi設計:時間框架外的創意密語|cacao 可口雜誌

走在奔馳的設計國度之中,時間的模糊,是創意發想的媒材,能夠將專業鎔鑄成精粹,將過程延展出趣味,對赫爾辛基設計團隊MottoWasa […]

歡笑的,幸福的,離別的,悲痛的一滴淚:顯微鏡下的人類眼淚看起來像地球的鳥瞰圖|cacao 可口雜誌

2008年,女攝影師Rose-Lynn Fisher正處在人生的低潮期。她的生活不穩定,加上親朋好友的相繼離世更是無法言喻的愁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