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8-06

逆流而上,藝術必須呼喚人們所不能見之事:Dread Scott給下一代藝術家的畢業致詞|cacao 可口雜誌

今年對於很多人都是不太尋常的一年,尤其是那些值得紀念的日子,因為疫情而變得更加「獨一無二」。線上的畢業典禮也已成為每所學校無法迴避的特殊景象,普瑞特藝術學院(Pratt Institute),在5月22日也迎接了他們今年度的線上畢業典禮,在典禮的開幕致辭中,邀請到了藝術家德瑞德.斯科特(Dread Scott) 為2021畢業班級發表了談話。斯科特 以革命性的藝術來推動歷史向前發展而聞名,他不僅分享了他作為藝術學校學生的經歷,以及他如何忠於自我而做出的選擇,運用反抗框架的想法和貫穿一生的價值觀,具體地去達成「美好的未來願景」,並提醒在場的畢業生,最重要的是保有那份對於藝術設計熱忱的初心。

《展示美國國旗的正確方式是什麼?》(What is the Proper Way to Display a US Flag?)|photo by Dread Scott

『許多講者會說「讓世界更美好」之類的話,「做你自己。」「要開心。」「做一個實踐者,而不是夢想家。」「追隨你的夢想。」,但我希望我說的話聽起來能更具體一些。我要告訴你我所說的「讓世界更美好」是什麼意思,我是來招募你的。首先,你在想什麼?你在一個如此可怕的時間點畢業。今年,我們看到法西斯暴徒衝進美國國會大廈,多年來法西斯主義越來越強大,儘管暴動未能成功延長第45任總統的統治,但法西斯主義仍在我們身邊。種族主義者膽大妄為,經濟狀況不佳,就業機會稀少,世界正在燃燒——加州是真的著火了。我們都在觀看這個虛擬影像這個事實,解釋了我們都正處於一場大型傳染病的中心。所以當你決定今年畢業時,你在想什麼?』

藝術如何改變世界?

斯科特提起他糟糕的求學時代,高中輟學的他曾被許多大學拒於門外,最後成功進入了芝加哥藝術學院的學校就讀,「我畢業的前一年,我的藝術作品《展示美國國旗的正確方式是什麼?》(What is the Proper Way to Display a U.S. Flag?)成為了全美國的爭議中心,學校因此收到炸彈威脅,我也受到死亡的威脅,總統喬治.布希(George Bush)將這件作品稱作可恥丟臉的,但我卻覺得這是莫大的榮耀,國會宣告它違反法律,違背了愛國主義的義務。」1989年,當他和其他人在美國國會大廈的台階上焚燒旗幟時,他充滿挑釁地對抗新法律。《展示美國國旗的正確方式是什麼?》是參與式的概念藝術作品,裝置作品似乎暗示觀眾踩在國旗上寫下留言評論,正反兩極的激烈討論立刻引發全國的關注,儘管被國會宣告褻瀆國旗違法而遭到起訴,但最終,最高法院裁定斯科特和其他抗議者勝訴,聯邦法律規範褻瀆國旗被裁定違反憲法,成為最高法院判決的一個里程碑,「這次公開對話證實了我的信念,即藝術,包括美術,可以成為改變世界的一部分。」斯科特堅定地說道。

「我是一個德國女孩。如果我們德國人像你們一樣崇拜我們的旗幟,我們會再次被稱為納粹…」、「看到地上的旗幟被踩到,我真的很傷心。然而現在過了幾天,我意識到這是愛國主義的終極形式。我的國家非常相信它所代表的意義,因此我們會允許您這樣做。你讓我真正思考了我自己的愛國主義,這種愛國主義越來越強烈。」諸如此類正反兩極的評語都成為了作品的一部分。|photo by Dread Scott

於是我不得不決定逆流而上

「我畢業的那年,依照SAIC的傳統,畢業學生受邀展示自己的作品參與競賽,得獎的作品會獲得到獎金,你應該端出你最棒的作品,而我也這麼做了,我展示了國旗藝術和其他同系列的作品,學校校長要求老師審查我的作品,但他們拒絕了,這非常好,我的作品最終還是被從牆上拿下來,其餘十五位參賽的學生作為回應,也集體退出了競賽。回到畢業典禮,那個應該給予我學位的人非常嚴格公開地審視了我的作品,那時上了新聞也很多人懷疑我將在畢業典禮將發表這項作品,警衛假設我會做些什麼干擾畢業典禮,所以全程跟在我四周,就像是一個黑人在逛商店一樣,就在我上台領取我的畢業證書時,一群人全都跟著走了上來。」斯科特將自己看作是一位「毫無歉意的革命者」,他的作品以及想表達的價值觀不僅讓他時常受到威脅,也極難獲得經濟上的贊助,於是在那個時刻,他面臨了抉擇的時刻,究竟要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還是要另尋一條比較安全的路?

「在我生命的那個時間點,我認識到壓迫和剝削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我知道它不應該是這樣的,帶著這份認知,我應該拒絕一些社會主流的想法:美國是最棒的國家,國家是永恆的,資本主義是好的,種族主義是世界上的一部份而我們無法改變。年輕時紮根的批判性方法一直延續到我的一生。我不接受經濟贊助和美國的執政理念,要創作我想要做的藝術,需要更多地思考藝術是什麼以及它可能是什麼。我希望我的藝術能夠為徹底改變世界做出貢獻。所以我不得不決定逆流而上。」

藝術是在呼喚人們所看不見的事

「也許你們有些人並不想要激進地改變世界,將目標放在對抗這個社會的傳統價值觀,在美國,有一種拉力將每件事都視為商品,包含藝術。我們被告知電影首映週末的收入是多少,或是在巴塞爾藝術展上賣了多少,而不是這部電影是否有什麼優點,或者博覽會上的哪些藝術是開創性的。收入是看待藝術的最佳方式嗎?我不這麼認為,我們運用想法、美學和材料,但更重要的是,藝術是在呼喚人們所看不見的事,而我們(藝術家)則看著它可以成為什麼。」斯科特提醒即將踏入真實世界的同學們,保護好心中對於藝術和設計的那份最初的喜愛,一點一滴培育它,有時難免會覺得與社會格格不入,但正是值得開心的事,代表我們並不輕易地被社會框架所接受,去找尋自己想做事情的方式,可以讓自己對此感到興奮。

「如果我有任何實際地建議給你,那就是這個:不要成為一個企業家,讓我們重複一次,因為那違背了許多人給藝術家的建議,企業家只是資本家或想成為資本家的好聽說法,專注完全的財富,整個社會創造的財富高度集中在個人手中,是這個時代的人們面臨的很大一部分問題。但對於藝術家來說還有另一個問題,資本主義將所有事情看做商品,但那不是藝術,藝術是奠基在想法、美學、材料之上,我沒有說你不應該販售藝術,或是從中獲利,我是藝術家也以此為生,包含販賣我的藝術,但我創作的動機永遠是關於美學和想法。」

我們需要藝術家和設計師生動地想像這個世界會如何完全地不同

「你應該記得你最一開始為何投入藝術,並且找到方式去延續到你的——生命,我前面提到現在是一個很糟糕的時刻,那並不完全是對的,去年夏天給我們帶來了美麗的起義,要求為喬治.弗洛伊德和布倫娜.泰勒伸張正義,並堅持黑人的命也是命。」斯科特還提到了反抗滅絕(The Extinction Rebellion)——一場全球性的環保運動,透過非暴力的公民不服從來迫使政府採取行動,同時#Me Too也以強而有力的方式,試圖挑戰父權的社會體制。斯科特用平靜而清晰的語氣,訴說著一場又一場影響整個世界的革命運動,似乎也呼應了他開口所提到的那個具體而美好的世界,他試圖招募大家跟他一同走在革命的道路上。

「實際上有很多潛在地更美好的世界,但這些都需要真實的掙扎,世界現在需要鼓舞人心的反抗和革命者,我們需要藝術和設計師能生動地展示這個世界,並想像它會如何完全地不同。我鼓勵你們接下挑戰,和我一起走在這條路上,我對你們的期望是永遠記得第一次激勵你去創作藝術的那份喜悅,恭喜你們。」

  • Via: 整理報導:實習編輯曾泓華|資料來源:Dread Scott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