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療法雖瘋狂但有效?把收入和積蓄拿來緩解焦慮,是我們在冷酷星球上能找到的快樂火花|cacao 可口

儘管部分媒體告訴你台灣經濟表現亮眼,更有數據顯示今年人均GDP超越日韓,每戶財富達到79.8萬美元,在世界上排名第三,但比起帳面數字,你恐怕更清楚物價飛漲帶來的生活成本提升有多麼難以負荷。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收入不見起色,那樽節支出或許就是最理性的選擇。不過,你是否意識到自己好像對儲蓄越來越不感興趣了?你仍規畫旅遊,物色奢侈品,即使喜歡的餐廳或日常用品節節上漲,依然花錢不手軟?

英國作家Imogen West-Knights在2021年創造了「大腦治療」(Treat brain)一詞以描述自大流行爆發以來無節制的情感消費(emotional spending)現象。情感消費,也就是俗稱的購物療法,指的是人們在悲傷、憤怒、壓力等負面情緒影響下,瘋狂購買可有可無甚至不是真心想要的東西。

對於那些處於負面情緒的人,消費提供一種替代性的樂趣。即便它稍縱即逝,即便你需要的是更多的睡眠與放鬆,但一瓶美酒、一台快煮咖啡機,甚至一包洋芋片,都可以短暫地滿足更深層次的需求,或者令你分心,不去思考那些讓人腦袋爆炸的事情。然而,當大流行已接近尾聲,為什麼情感消費現象依舊是有增無減?尤其在1981年以來通貨膨脹最嚴重的當下?

生活成本上升,可支配收入越來越少,卻不停止消費。這種行為完全不理性,從心理學的角度卻不難理解。當人對未來的不確定感越來越強烈,專注於享受當下就是有意義的。食住行樣樣飆漲,反而助長了此項趨勢——因為在情況恢復正常前,儲蓄的意義並不大。

在台灣,有45.8%的勞工是「月光族」,每月平均結餘是8782元,僅有36%比例能存1萬元以上。是的,我們可以減少一些無謂的開銷,比方今晚就取消Netflix或其雜七雜八的訂閱,向健身房申請解約退費,婉拒不必要的社交應酬,早餐省下一杯咖啡,從此拒喝手搖飲,這樣一來財務狀況絕對更加穩定。如果你還想要更多可刪除選項的話,這裡還有一則好消息:只要在接下來16年裡不吃不喝,你就可以在台北買個棲身之所!

把收入和積蓄拿來緩解焦慮,是還沒達成財富自由的人們在這個冷酷星球上唯一能找到的快樂火花。氣候危機?地緣政治風險?去他的吧。

Photo via Flipboard

不過,根據美國社會心理學家 Katharina Bernecker發表在《性格與社會心理學公報》(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的研究指出,儘管享樂之於幸福感相當重要,人們對長期目標的意識,仍會削弱行為帶來的快樂。這不難理解,如果你買下自己實際上負擔不起的東西,多少會因為預算超支或透支了未來的收入而感到不安,而這種想法會破壞消費或商品所能帶來的體驗,難以感受到預期的滿足感。

明知故犯導致入不敷出是愚蠢的,將花錢視為情緒管理的手段同樣荒謬。然而,若有人將生活成本危機扭曲成個人的失敗,比如說自制力低落或不知進取,那也純屬惡意了。歸根究柢,那是個系統性問題——當前的全球性經濟危機,根本不是普通人靠儲蓄或樽節便足以應付。

享受當下之於幸福感和心理健康很重要,但它不總是以花錢為出口。與三五好友閒聊一個晚上、到自然環境中散步,絕對比炫耀性消費來得有意義;就算真的要花錢,選擇獨立經營的商店、餐廳,也比連鎖加盟店要好,將它與工作和社交生活連結更是妙不可言。還有一個作法是,將你每週固定的情感消費(比方,花五百塊錢在零食上)分裝在另一個信封裡,這樣在動用這筆錢可以多想一會兒:是要享受小小的舒適,還是留著用在其他無聊卻重要的事情上?

真正的幸福不是多買一次,但只要你的消費不會害自己破產、不會過度汙染環境、不讓太多白花花的銀子進了無良資本家的口袋,而它又能讓你感到快樂……Fuck It, Why Not?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