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6-01

【cacaoist】迷宮:這些迷宮組成的東西稱作社會|cacao 可口雜誌

#mayday脫穎而出

慢慢的L經常在想,我人到底身在哪裡?好像活著但又不那麼真實,發生的事有些快樂的讓我確切感受到生命;而有些事卻讓我無以復加難過的無法置信。這很像當我抬頭向上望,會發覺冬陽是那樣的溫暖,但脖子累的時候頭一低下,便被重重的桎梏包圍。前一刻與這一刻巨大的落差堪比自由落體,失重狀態下半身喪失知覺。唯一可以拿來逃避一切的睡眠,也都止不住這落下的焦急。

厭倦了這種日復一日的輪迴後,L決定要效仿夸父那樣逐日,不讓過多的情緒與想法成為障礙,好不容易抬頭獲得的溫暖低頭後便閉上眼,讓自己用僅存的餘溫想盡辦法往上攀爬,偶爾失手偶爾失足,雖然閉著眼看不到任何東⻄,但小王子說過:「重要的東⻄是眼睛看不見的」,他就如此相信著終有一刻能走出自己的迷宮。但有個故事是這樣的,井底之蛙離開了他的井後,無法接受蔚藍的天空和偌多未知的事物,便選擇回去他的井。剛攀爬出來的L坐在屬於他的井邊,陽光炫目、春風徐徐,難以致信這是迷宮外的世界。

他四處張望著,赫然發覺原來除了他自己的迷宮外還有這麼多,L便開始一個個點起名來,過了大半天後他發現他根本不可能數得完。沮喪的他往旁邊的迷宮探下了頭說:「喂,你還醒著嗎?我好無聊,我爬出來之後發現上面只有我一個人,你要上來陪我玩嗎?」下面傳來了一個女孩的聲音:「上面是什麼樣子呢?」L:「有好大一片天空在哪都曬得到陽光,還有比起裡面大無數倍的地面呢!」

後來L就坐在那和女孩聊了許多,說了他是如何靠著一股傻勁爬上來,又說了他在井裡思考過的種種,女孩也給了他許多想法與支持,漸漸的L和未見過面的她產生了感情。L越來越想看看她的臉,但女孩遲遲不願爬上來,L便急了,他知道他不可能永遠在那個迷宮旁等待。後來L決定要下去見女孩一面,此時他才發現原來別人的迷宮自己是進不去的。當女孩發現L嘗試要進入她的迷宮後,就再也不和他對話了,L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他不明白為什麼上面天氣晴朗、風光明媚,女孩就是不願上來,更不明白為什麼當她知道,他試圖攀爬下去後就再也不說話了。

L一直坐在那口井旁,每天每天對著下面說話,但再也沒有聲音從下面傳來,甚至他都開始懷疑自己,究竟有沒有過那段和女孩的對話。有天從遠方走來了一個人,是L爬上來後見到的第一個人,那個人和他說:「別白費力氣了,迷宮只能從下往上,在上面的人是沒辦法做任何事的。」L問了他上來多久了?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的迷宮,卻只有寥寥無幾的人爬上來嗎?他耐心的一一回答L,雖然L聽不太懂,但總覺得這個人說的話特別真實。後來L唯一記得的只有「這些迷宮組成的東⻄稱作社會,而我們是被社會流放的人,無論是不是自己選擇的。」

後來L慢慢的習慣地面上的生活,也越來越懂的如何生活,偶爾寂寞難耐時,會對著迷宮裡說話但結局每次都差不多。也偶爾會遇到其他爬出迷宮的人,和不同的人相遇L都能從那些人身上獲得一些、無論是話語又或是鼓勵,但日子久了L也漸漸迷失了,他經常在想是不是地面上也只是另一個巨大的迷宮,只是他還沒發現出口。直到有天L發現了一台巨大的挖土機,他坐在駕駛座裡第一個念頭就是去找那女孩,將她從迷宮裡拯救出來。轟隆轟隆的開到了女孩的迷宮旁開始挖掘,好久沒聽到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你要幹嘛!?為什麼要破壞我的家?你知道這樣的行為很自私嗎?」L愣住了, 他停下了挖土機的怪手、坐在駕駛座上若有所思。

而他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只知道後來L身邊漸漸的又出現另一個屬於他的迷宮。


關於作者:黃煒鈞

是個不太會表達的人,只能不斷的揣摩猜測這個世界會如何回應,沒有什麼特別專長的技能,只期待自己能順利生存。

  • Via: Text &Photo provider:黃煒鈞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