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10-30

移動日常生活的設計師—Matali Crasset|cacao 可口雜誌

Matali Crasset是一位法國設計師,1965年出生,定居在巴黎工作。她的作品是以模組化、移用、靈活性以及網絡系統所發展出來的。作品受到工藝品,工業,當代藝術,電子音樂等的啟發。她曾在各個設計領域工作過,而不是只停留在家具領域,她是一位舞台設計師,平面設計師,室內設計師等等。她將所有這些領域相互作用,創造出與折衷主義世界相關的作品。在法國得到國家勳章騎士和藝術與文學勳章,作品曾在世界各地的藝廊和博物館展出,特別是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她揭示了90年代法國設計的明顯個性。

Interview with designer Matali Crasset

什麽空間和物品設計具有人性化存在?什麼是您的核心價值?

MC:我無法想像未思考過人性層面就去做一件的作品。那甚至是我的作品精髓。在我與合作夥伴開始計畫時,所捍衛的核心價值是建立共同生活的方式,我以它為核心。生活在一起應該是室內與公共空間的主要部分。為了共容共存,我們把眼光放在未來,發展一個更全面的視野。這些以生活為中心的計畫在社會中是缺少的。

尼斯的HI HOTEL一處內部設計

您告訴我有關使用者的無意識需求,可以描述一下在設計方面什麼是當代社會的無意識需求?

MC:也就是每一個計畫都有一個主要的功能,舉例來說,它可能是對於光的需要。當我們站在一盞燈的旁邊,這是一個相當貼切的例子,因為我們知道得很清楚,光,它所帶來的不只是光而已。每一個物件都會有一部份是根據它的功能來形塑外觀。拿這盞燈為例,它是為了照明而製造,但燈光也帶給我們其他東西,特別是它的象徵涵義。正如我們所見,我想要試圖在這盞燈裡表現的是春天生長的能量,通過光移動上升,在繪畫裡運用光即是明顯的實例。同時注重不同的象徵與功能程度,以及重要的是尋找到兩者最佳的結合方式。

您所提到的設計改革,上一個世紀的社會裡發生什麼樣的變化?這是有關共生的想法?

MC:沒有所謂正在經歷的變化,而是改變現有的功能,給予其它合理的形式,考慮到其他的做事方式。當討論到改變我們合理的方式,也是指改變我們的典範。對我而言也是一個設計裡重要的使命,試著影響典範的變化。 是的,它可以關注一些事情。舉例來說,今天我們試著讓生態環境成為計劃裡關注的焦點。我將生態環境視為一種日常的態度,一種行為準則,存在於我們的生活周遭,而不是僅存在表像,也不是為了尊重生態而做的例行公事。這個想法很難變成真理,我們還在觀察它的結果。它比較是關於想像概念、客觀的、談論到與生命有關的態度。

火車內休息室的規劃設計

您在設計裡的企圖是什麼?

MC:我有不同的目標。視內容情況而定,還有我的工作夥伴。計畫核心是一項全面性的意圖。我開始一些企劃,給予他人有意義的事物,這就是我作設計的方式。設計的文化有很大的發展,但仍有許多事情要做,特別是,我們需要讓感受到達更深的層次。如今,我們有設計表面的想法,但它可以變成一股趨動力,轉變我們真正需要的社會。實現這個計畫將會很有趣。所以,我們值得更好的?是的,確實!

沙灘移動圖書館

巴黎對你生活的重要性?

MC:巴黎對我來說是一個理想。我出生在一個小村落,在某一時刻我意識到我無法接觸到特定的文化。因此搬到巴黎進入這個文化的一部份,這些活動,特別是卓越出色的巴黎。生活在人們對文化需求非常龐大的地方,然後移居到這個城市使它更蓬勃發展成為一個理想的地方。這是我心之所嚮,特別當我在國外旅行,我知道我有個要回來的地方。回家意味著要回貝爾維爾,一個臨近巴黎,我住了十幾年,已經落地生根的地方。

原文刊於cacao Vol.13 《巴黎/重生》
  • Source: Matali Crasset
  • Via: Interview : Rónán MacDubhghaill Translator:Paz Huang Photo providers:Matali Crasset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