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0-02-25

MONOCLE推出夏日週報:不是在拯救紙媒,而是做自己一直就擅長的事|cacao 可口雜誌

一直以來,反其道而行是MONOCLE最擅長的,早在iPad雜誌剛剛興起時,他便明確地表示過:MONOCLE絕對不會製作那樣的雜誌,原因很簡單,在iPad上閱讀時,沒有人知道你正在讀的是MONOCLE。

用一份更高質量的閱讀產品,來添補讀者在假日期間的閱讀空白

大家熟悉MONOCLE是一份全球著名雜誌。夏季週報在2017年夏季8月8日(歐洲時間)起每週二發行一期,出現歐洲的各個報攤之上。足足48頁,共有四期,總價格為五歐,它的目標就是:成為夏日度假期間,人們都會想要閱讀的假日讀物。

事實上早在2010年,MONOCLE 在雜誌的基礎上,早已發行過兩份報紙:Monocle Mediterraneo (夏季特刊地中海號) 和Monocle Alpino (冬季特刊阿爾卑斯號)。聞名全球的雜誌主編Tyler Brûlé對於報紙的定位,就是取代人們手中的iPad。從2010年到2014年,地中海號和阿爾卑斯號共發行十期,每期以單雙號交替標註,之後便不再發行。

當你前往沙灘上的時候,你不會想過用iPad 為你擋一下太陽,但報紙可以

內容上,MONOCLE 夏季週報分為全球要聞、觀察和由商業、藝術、文化、建築、設計等等合併而成的另一版塊。他們希望要幫助人們找到他們自己的『歐洲節奏』,專注於那些正在去往海灘路上的人,騎自行車停在路邊報攤的人,在飯店大廳的人,還有那些進出機場出差或是度假的人。這份報紙動用到全球的編輯資源之外,在報導上週報還會嘗試比月刊雜誌更長的文章。通常月刊上的文章長度維持在2000-3000字,但對於假期中的讀者來說,他們會有更充足的時間沉浸在閱讀上。

紙質媒體節節敗退,不過MONOCLE逆流而上繼續盈利

這份夏季週報在上市消息發布的一天之內,便收到了總額超過兩萬英鎊的訂閱訂單。報紙內一頁完整版面的廣告售價為兩萬英鎊,並打出一個領域只上一家廣告,比如時尚類的品牌只有一家。主編Tyler Brûlé 對這個時機又創報紙的評價是:每年的這段時間,是人們有錢也有閒去閱讀的時候。當然,從廣告上說,這又是各家廣告商瞄準歐洲市場進行廣告投放的重要時期。

Tyler Brûlé在紙媒日漸凋零的今日,為什麼仍如此任性而為呢?套段他對於一個媒體其品牌的理解和認識的話:現在越來越多的媒體公司開始忘記品牌的力量——人們真正對外、面向其他人所展示出來的媒體品牌。當身處公共場合找座位的時候,你會觀察其他人的鞋子、行李,更多時候你會去看他們正在閱讀什麼,這個時候你才能決定 「我要不要坐在這個人的旁邊?」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