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09-26

鬍子主義的生活方式:你準備幾歲退休?|cacao 可口雜誌

這一生,你打算工作多久?一位美國男性在20多歲時就做了一個決定:要在30歲之前賺夠一輩子需要的錢,然後不再為了生存而工作。然後他真的這樣做了。

Peter Adeney 40多歲初,卻已經過了11年的退休生活。他們一家人住在美國科羅拉多州,有一個兒子,全家每年的開銷是2萬5千美元左右。他表示他們存款理財,產生持續的收入,同時用有計劃的方式花錢,預計就這樣過完一生。

2011年,他開辦了一個叫做MMM(Mr. Money Mustache)的網站,開始宣揚他自創的「鬍子主義」(Mustachianism)生活哲學,他提倡的是通過詳細的計算,得出一輩子到底需要花費多少錢,然後通過多種方式盡快積累財富,最後儘早退休,嚴格按照計劃花錢,享受自由的幸福人生。網站上,他提出了各種實際可操作的方法,帶領其他人走上鬍子主義的生活道路。

從網站上線開始,他吸引了CNN、華爾街日報、經濟學人等媒體的先後報導。他創辦的的網站每個月有75萬獨立訪客、論壇上有超過一百萬個告示。在他所居住的小鎮,不時有信徒前來拜訪,他們聚集在Peter居住的小鎮公園裡,穿著統一的Mustachianism制服,在一起散步、聊天。這些追隨者往往是一些高學歷的中年人,以男性居多,遵循著Mr. Money Mustache的生活方式。

Peter Adeney一家人每3個月在全球範圍內長途旅行一次,在每一個地方像當地人一樣居住很久;他們運動、做手工、種植花草,培養各種各樣的愛好。但他又不僅僅是一個退休的中年男人,因為近年來,他成為了一個「生活方式領袖」。

他覺得這種感覺很好。這和十幾年的處境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在退休前,他曾經想影響公司同事選擇和他同樣的生活方式,為此製作了PPT向大家宣講,結果只有10個人來聽那次分享。「以前,在現實生活中並沒有人聽我說話,但在網絡上,每個人都聽我的。」

那麼,他提倡的這一套「能夠讓人在30歲之前就退休」的鬍子主義生活方式,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這真的可取嗎?

30歲退休,是為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自由」。為了實現早日退休,首要任務是存夠錢。這對Peter來說並非難事。

在母親和兄弟姐妹的描述中,Peter從小就喜歡近乎刻板地存錢,幾乎從來不亂花。家庭對他的教育也起了一定作用:在Peter小的時候,他每割草半英畝,就能獲得5美元的獎勵。他把這些錢都存了起來。到現在,他仍然遵從這樣的信條:每一個百萬富翁的收入都是從10美元開始的。

20多歲的時候,他遇到了後來成為他妻子的Simi,在退休之前兩人都是軟體工程師,他們在消費方面的理性驚人地一致。2002年,在決定要生養一個孩子後,他們達成了提前退休的一致想法,希望能夠在孩子出世後,用更多的時間精力去撫養小孩。

Peter估算出,每一筆存款在人生的大部分時間裡都能產生4%的回報,因此,只要有一筆相當於年度開銷25倍的資金,就可以宣布退休了。他進而得出結論:如果想要30歲結束工作,他們需要擁有60萬美元存款和一棟價值20萬、沒有貸款的房子,這樣就能夠支持退休之後每年約2萬4千美元的開銷。

他們的目標在三年的時間裡就實現了。「我們達到了這個神奇的數字,然後就宣布退休了。」

退休前,Peter的最後一份工作是在思科公司寫代碼,每年有七萬多美元的收入,此前,他們也已經有一些存款。當Peter告訴同事們自己提前退休的想法,並建議對方也這麼做的時候,同事們都說:嗯,挺好。不過我有三個孩子。而且我喜歡騎馬。然後,繼續保持高額的消費,不斷用工資來償還負債。在Peter看來,如果抱著這樣的念頭,將永遠無法實現退休。

「退休計劃不是一個類似『某一天』、『永不可能』或『等我65歲的時候』這樣的模糊、空洞的概念。你可以實現退休的時間只取決於一樣東西:你的開支。」

Peter說,很多人都在嘴上說著財務自由,認為那應該是在一個很老的年紀,擁有數百萬美金的積蓄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其實,財務自由的意思是你的生活開支能夠由非工作收入來負擔。他認為,如果你能夠以一筆不大的資金,做到更快樂、更自由地生活,完全可以提前20年結束為了更奢侈的生活而待在格子間裡的日子。

2005年後,Peter正式開始了退休生活。對他來說,退休並不意味著每天待在家裡無所事事,退休也不意味著完全不再有任何收入,而是不再打卡過日子,擁有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自由」。

「我還在工作(work),只是不再擁有賴以謀生的職業(job)。」他說,當很多事情開始不再僅僅是一份工作時,他對它們重新燃起了熱愛,比如木工、房屋裝修、寫部落格……妻子也沒有當全職主婦,而是做過房地產仲介,在網上賣過珠寶。

有計劃的花錢不等於「節儉」,你選擇在生活的哪個方面奢侈?

在退休的11年間,他們全家人都過著嚴格控制開銷的生活。Peter說,自己在花每一筆錢之前,只用一個簡單的價值觀來判斷:如果我的目標是為自己創造終生的幸福,那麼,這筆錢算是物盡其用了嗎?而他對幸福的定義,包括「親密關係、身體健康、有回報的工作、發揮創造力、幫助他人的機會」等等。

在這個準則的指導下, Peter對生活有很多嚴謹的限制,比如每天都步行或依靠自行車出行,只有在運送一百多斤的貨物時才會開車;他不讓妻子買拖把,只用一塊巨大的海綿擦地;洗衣機不帶烘乾功能,衣服都是在院子裡自然風乾。他做到了嚴格控制開銷。他對家庭開銷的預算精準地可怕。在過去的一年裡他只出現過兩次失誤的超額消費,分別價值5-10美元。

他對兒子的要求也十分嚴苛。當兒子去同學家裡玩遊戲時,他會給兒子用來分攤pizza的錢,卻拒絕給兒子買4美元一套的遊戲卡,因為他覺得這是不必要的東西,他不在意這是否會讓他在同學面前尷尬。但如果兒子願意騎自行車,他會按照每英里一角錢的價格給兒子發獎金。如今,兒子已經有了700美元的存款,存在老爸的銀行裡,每年有10%的利息。Peter希望兒子到上大學時,可以自己負擔學費。

他說,「節儉並不意味著匱乏,而是一種解放。 」

也因此,他有些在外人看來是匪夷所思的行為。比如,他從來不鎖自行車,曾經有一次,價值500美元的自行車在朋友家附近被偷了。他卻說,如果每天花1分半鐘的時間在鎖自行車,以及耗費精力來擔心自行車有沒有鎖好、會不會被偷,那麼十年就會浪費91個小時,而他的時間成本是每小時50美元,總共損失高達4500美元,是自行車價格的9倍。他的結論是:如果你無法承擔失去一件事物,你其實從一開始就不該買下它,因為這說明它原本就是你買不起的、承擔不起的東西,買下這樣的物品意味著你被這件物品控制了,而不是你在掌控它。

看到這裡,你可能以為鬍子主義意味著節儉,其實並非如此。相反,他的生活中有不少奢侈的消費,比如,在食物上他們從不節省,家裡永遠有美酒、咖啡和巧克力;他熱愛裝修房子,改造窗戶和露台,為此不吝破費。他們每隔3個月出去旅行一次,去不同的國家,只不過旅行方式不是豪華酒店,而是「到那兒之後,像當地人一樣生活」。他說,自己最喜歡的旅行之一是在一個冬天,帶了帳篷和皮艇,從科羅拉多開車南下到墨西哥灣,在德克薩斯的熱帶地區待了整整一個月。當記者到訪時,還發現他偶爾抽大麻(在當地合法)。

他說,比起高檔汽車、奢侈品牌,這些事更能夠讓他感到享受。而它們的成本又是可以承受的。有計劃的花錢,就是要把不必要的開支全都節省下來,花到他所看重的這些東西上去。

在他看來,幸福的關鍵在於,明確把「收入」這個概念和「支出」分開。你的收入是由你的謀生手段決定的,但你的支出應該是根據你的需求,真正讓你感到快樂的事物和經歷來決定的。他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說。

例如,我家一年的需求最終加起來總是在25,000美元左右。因此,那就是我們開支的數目,不管我們賺了25,000美元還是20萬美元,這個數目的開支就能夠滿足我們的需求。當你明確了自己每年需要多少支出,就不會被一味追求收入所束縛。Peter在網站上給出了詳細的計算方式,幫助想要實踐鬍子主義的人計算出自己每年的開支究竟應該是多少。這也是走向儘早退休的一個起點。

來自批評者的聲音

更早的時候,Peter說節儉是為了自己的幸福。而如今,他開始給自己的行為賦予更多的社會意義,開始提倡環保,激進地反對現代社會的消費主義、污染和浪費。

在網站上,他總結出自己的鬍子主義目的,在於倡導:

1. 使你變得有錢,這樣就可以早早退休。

2. 使你變得開心,這樣你就能以恰當的方式享受提前退休的生活。

3. 使人類不至於因為對棲息地的過度消費,而導致自毀。

逐漸被人認識以後,Peter遭遇了很多質疑。質疑一方面來源於他的生活方式本身。他的妻子曾表示,Peter對生活「無情的計算方法」,幾乎榨乾了自己生活的能量。他對兒子也有過度教養的嫌疑,讓10歲的兒子有時難以融入其他的小伙伴(在面對記者時他也承認,自己的教養方式給兒子帶來了心理負擔)。

還有的質疑則源自他的收入。有人爆料說,儘管Peter一直宣稱「錢夠用就行」,但他現在一年所獲得的收入已經遠遠不止24000美元;他的網站已不再是由個人興趣驅動,而是牽涉到商業利益,為了接廣告,他還專門開設了一個叫MMM Recommends(錢鬍子推薦)的欄目,裡面推薦了大量的投資、理財、借貸產品。《紐約客》的記者在採訪他時得知,他的網站現在每年能為他賺40萬美金(當他將這件事告訴記者時,並不希望被公之於眾)。儘管他堅稱,自己在網站上推薦的各種產品都是基於自己的經驗和調查,但其中有不少都是在做廣告,商家會為跳轉購買的每一個用戶付費。

Peter很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他計算出了這種生活所需的成本,既而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所倡導的鬍子主義生活方式,和任何一種生活方式一樣,都有它的代價,也有它的收穫。從時間的支配上來說,這種生活方式很自由;但對於那些愛好物質的人來說,這種生活方式顯然很不自由。

無論他是不是真的在嚴格踐行自己所宣揚的東西,至少Peter的有一句話對我們有所啟發:決定你的支出的,應該是那些真正讓你感到快樂的事物和經歷。在我看來,這裡的支出不僅僅指金錢上的支出,也包括時間、精力。儘管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不會選擇這樣極端的生活方式,但弄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仍然至關重要,而金錢只是實現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手段之一。

Peter倡導的鬍子主義,有著非同尋常的要求和代價,也可能帶來非同尋常的自由和快樂。每個人對於自由快樂的定義都不同,人生目標也不同。有的人選擇放棄買房,但是不省掉每天的那一杯咖啡;有的人則覺得有房才是安定,為此可以多忍受幾年擠地鐵、吃便當的生活。唯一最難的就是「我什麼都想要」這需要在天賦、家庭、運氣裡起碼沾上一個才有可能做到。

我們給你的問題可以是:你會怎麼看「鬍子主義」?你怎麼看待這樣生活的人?你會考慮通過這樣的方式,早日過上退休的生活嗎?

但我們真正想為你提出的問題是:你自己在生活中最看重的是什麼?你的時間、金錢、精力開支會優先用在什麼方面?你找到自己堅信不疑的生活價值觀了嗎?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