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 Rating |||||| ||」藝術家陳乂專訪:加密貨幣市場中,共識、慾望、信仰的匯流|cacao 可口

你很難從「率 Rating |||||| ||」(即日起至6/19,於台北國際藝術村展出)這展覽名稱看出什麼端倪來,就算聽過解釋也搞懂它的運作邏輯,要取得共感可能也不那麼容易。關於這點,甚至藝術家陳乂本人也不否認。

但你說這是檔挑人的展覽嗎?的確,要是玩過加密貨幣和NFT,作品中用以表現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方式將讓你非常有感,但就算不是最理想的觀眾,你依然會被林立在漆黑海面上,時而閃爍、泛紅的光柱所吸引,並隱約察覺平靜的表象下藏著危險。「率 Rating |||||| ||」指示的不是其他,正是價格時時在動盪的加密貨幣市場。

「這是我對加密貨幣世界的想像,它看起來非常有吸引力,實際上卻暗濤洶湧,投資人在裡面載浮載沉,一不小心便沉沒了。」藝術家陳乂說。

藝術團體豪華朗機工成員陳乂,在自己的個展「率 Rating |||||| ||」中,談到「這是我對加密貨幣世界的想像,它看起來非常有吸引力,實際上卻暗濤洶湧,投資人在裡面載浮載沉,一不小心便沉沒了。」

幣圈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卻有獨樹一幟的文化及價值觀

你可能對幾個禮拜前加密貨幣暴跌的慘劇還記憶猶新,但也許就在剛才,又從媒體上讀到反彈的新聞——這令你心裡納悶是怎麼一回事,因為種種對經濟不確定性的擔憂,如利率上升、通貨膨脹、戰爭並沒有落幕,那這次的反彈究竟是憑什麼呢?

這個問題也是加密貨幣自誕生之初便持續存在的疑問,沒有現金、國債、傳統資產支撐,它憑什麼那麼值錢?然而,所謂的「價值」或許不總是理性判斷的結果,它產生於社會群體間形成的共識,是雙方為交易物訂下價值以後,吸引到越來越多的人接受這當中的基準。換言之,價值更接近一種信仰,它會因為群體的交流而變化,就好像1635年搶購鬱金香的荷蘭人,兩年後便失去所有興趣。

而在加密貨幣的案例裡,價值同樣也取決於與現實世界的平衡。陳乂觀察到,加密貨幣的幣值動盪,很大一部分把控在社群媒體上牽動群眾對價值信心的關鍵人物,如伊隆.馬斯克宣布接受比特幣,幣價立馬上漲,然而在特斯拉「基於環境考量」拒絕比特幣支付後,加密貨幣社群對比特幣的信心也當即崩盤。這樣的拉扯令藝術家聯想到海平面,所有的人都試圖在上頭興風作浪,「所以我創造了虛擬的海面,它會即時偵測加密貨幣數據,依據漲跌決定波濤的起伏度。」

「率 Rating |||||| ||」以一百個光體,對應前百大交易量的加密貨幣,以即時數據連動相應加密貨幣幣值的交易狀況,並反應在海象及光柱的閃爍上,而光柱的多寡也象徵著該幣種的影響力,陳乂並將這些光體鑄成一百枚NFT發行,每枚NFT皆呈現其所屬幣種的漲跌狀態,也展示出人與程式交易過程中,慾望與程式設定所形成的價值體系流動。

在這樣的脈絡下,NFT與其說是炒作投機商品,更接近一種達成藝術目的的媒介或手段。誠如藝術家所言,NFT會是談論存在於區塊鍊中的價值的最佳載體,「我關注的是幣圈的社會現象,或說,想呈現加密貨幣世界的社群風景。之所以鎖定在『價值』,一方面是因為參與區塊鍊的人最在乎的就是這件事,其次就是普羅大眾對沒有實質產出的加密貨幣,到底存不存在相對應的合理價值存有質疑。」

參與區塊鍊的人是奇特的存在嗎?如前段所言,人的慾望取向決定了加密貨幣的價值,在這一點上,幣圈是現實社會的縮影,但它與現實社會,一般的網路文化,甚至其他幣種的成員又有所區別,它有獨樹一幟的文化(如比特幣的持有者會把自己的頭像加上雷射眼以代表所屬的社群),也有獨特的收藏品味,更在乎潮流性而非恆久價值。藝術家表示,接下來還會與舞者蘇文琪合作一件表演性作品,以實體裝置對應加密貨幣間的資料流動,將金流轉譯成物理量,比如,風的流動。按此,「率 Rating |||||| ||」只會是陳乂與區塊鍊相關的藝術計畫的一個起點。

有趣的是,藝術家在訪問過程中提到,自己是在去年進入加密貨幣市場,不久便遭遇特斯拉拒絕接受比特幣付款而暴跌,「那時候對執行這作品的動力有點影響,畢竟如果泡沫化了, 再接著做下去也沒意思,後來是在祖克柏宣布將公司名稱改名為 Meta 後,幣價上漲,創作的信念也跟著漲上去,才讓計畫被大力的推進。」 加密貨幣是泡沫嗎?Luna幣與穩定幣TerraUSD轟然倒下,會是這場狂歡的第一響喪鐘嗎?任誰也沒辦法斷言,我們只希望在那之前,陳乂便已經將他腦中的藍圖付諸實現。

「率 Rating |||||| ||」

展期:即日起 – 06/19(每週一公休11:00 – 18:00

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採訪:Kuo sinsin|報導撰寫:康樂|圖片提供:台北國際藝術村、攝影:@sashahong_phot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