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周書毅專欄(10)|打給一位藝術家聊藝術: 與蘇品文談少女練習的藝術實踐|cacao 可口雜誌

今天我要打給一位女性主義藝術家蘇品文,與她聊聊她最近的新作 《少女練習》,究竟「少女」要如何「練習」? 為何想打給她,因為我看過她的單人表演作品 《少女須知》,聽她說過這創作靈感的想法,源自一本1984年出版的 「女性行為指南」-《少女須知》 一書,而演出中她頭上頂著一本書叫做《 美的歷史》,蘇品文她尋找著當代女性主義的意識,對於女性在這時代的姿態提問,用她的身體作為實踐的核心,所以當我看見少女練習時,讓我更想一探究竟,決定打給她,一起透過這一通電話來走入她的創作世界,讓我們重新去思索女性主義創作在台灣的一種定義。 

Q : 周書毅 

A : 蘇品文

上午10:59,我人在高雄衛武營的某間排練室,而蘇品文在嘉義某間星巴克咖啡店,準備撥出這通電話(視訊未截圖),接通了 ! 然後我開始了朋友之間的寒暄,接著開始了比較認真的對話,一發不可收拾….. 決定這樣如實呈現,讓大家可以真實地去了解藝術家如何談她的藝術。 

圖片提供 :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攝影 : 蔡耀徵

Q: 你每個禮拜往返嘉義與台北對於你的創作有影響嗎?

A:有很大的影響,因為我覺得女性主義在台灣有非常劇烈不同的風貌,所以我在兩個城市需要有不同的藝術手法去創作,用不同的語彙去溝通。 

因為我的個人作品是非常介於之間的,這個「之間」有點像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 「之間」的模糊地帶,讓我與我的觀眾之間是搖擺不定的。這說起來很複雜,因為身為一個女人的身分,還是有很強大的複雜性。而這個搖擺不定,來自於我們眼睛所見的,不是我們價值觀的評價機制,眼前的我、母親、女性的角色,那一個是我想成為的人?也許唯有透過主客關係的流動,才能讓思想自由。

Q:為什麼蘇品文的女性主義創作要用裸體來演出?

A:因為人很容易用扮裝來表達你是誰,穿什麼服裝,什麼樣的顏色符號在身上等等。我在想我如何不透過扮裝來說我是誰。從這開始,我才知道我的行動我的動作如何產生意義?如何創造可溝通的語言,那就是我的身體,也就是大家眼中的「裸體」。

我在不同城市生活(嘉義和台北),面對裸體的表演會有不同的反應,如果這個作品是跟觀眾在一起,我在思考我要如何展示 ?

圖片提供 :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攝影 : 蔡耀徵

Q:為何這次會選擇線上創作?

A:在疫情期間,我們所有人都是在一種遠距離的關係,身體的某些記憶會不見。這段期間,人們會視訊、打電話、在社群媒體上交流,尋求精神上的支持與互助,也許這就是我選擇在這次《少女練習》創作為線上形式的主要原因,一起透過線上遠距的關係,找尋親密的身體記憶。 

Q:那麼《少女練習》 還是會是有裸體的演出嗎 ?

A:是,每一個蘇品文的作品都有裸體。即便你沒有看見裸體,也會想像到裸體。

圖片提供 :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攝影 : 蔡耀徵
圖片提供: 蘇品文《少女須知》在2020年白晝之夜的演出畫面

Q:《少女練習》是因為做了《少女須知》而有的想法嗎?

A:我在思考我是如何與我的觀眾一起練習走入蘇品文在《少女須知》中裸體的位置與角色,同時,也在深刻的思考何謂女性主義編舞?何謂女性主義治療?這也許很難離解,因為我花了四年的時間,用女性主義創作的角度去觀看台灣與世界的身體政治,女性的身體。

我記得2020年臺北藝穗節即刻重演的時候,那時候觀眾需要戴著口罩的,我見到一個觀眾看完後落淚,她來擁抱我,我感受到一種強大療癒的力量,原來透過這種展演群體性的相聚模式,作品有了療癒的潛在能量,觸動我繼續這創作的練習。

Q:女性主義創作需要有答案嗎?

A:如果有人在乎,就會需要有答案。如果沒有人在乎,就沒有。

Q:「少女」二字對於你近年的創作有什麼涵義嗎?是帶領觀眾走入你作品的一種「途徑」嗎?

A:我覺得「少女」是一個很父權的東西,如何拆解父權社會中的問題,也許是我創作中很重要的過程,如你說是一個「途徑」吧!

圖片提供: 蘇品文《少女須知》在2020年白晝之夜的演出畫面

Q:對你而言這時代的女性主義創作精神是什麼(在台灣)?

A:是身體!改變身體政治!創造你自己可以服務的身體政治,而不是被社會架構創造出來的身體政治。

身體政治=被掌控的身體權力,包含我的靈魂與一切。身體是我的,政治不是完全屬於我的……

我慢慢覺得台灣的環境好像不敢去定義女性主義的精神與價值,也許「定義」這個字容易造成誤解,但走入作品也許容易很多,可以用你的身體去看我的作品,去感受這時代的女性主義藝術家。

圖片提供: 蘇品文《少女須知》在2020年白晝之夜的演出畫面

Q:世界上有沒有一個地方或一座城市對於你的創作來說是自由的?

A:在全球化的條件之下,當我全裸,我蘇品文只能談亞洲女性身體。

所以沒有,我到哪裡都一樣,只能一直談論,因為我的創作是一場運動。

Q:如何參與蘇品文的《少女練習》?

A:主辦單位的官網上說:買票>你將收到一封信>我們將寄送「少女獨享包」獲得少女練習的所有資訊>與蘇品文的聲音共同完成這場屬於個人的獨立展演。

*展演時間 2021/10/1 (五) – 10/31 (日)

詳情請上 臺北藝術節 網頁臺北藝術節 Taipei Arts Festival-主題節目-少女練習

*購票連結:2021臺北藝術節《少女練習》 — 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少女練習》主視覺。圖片提供: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後記:我按下通話暫停,突然空間安靜無聲,因為剛剛與品文通話的過程,咖啡廳裡有許多人與環境的聲音,有小孩的哭笑聲、杯盤碰撞的聲音,而我們專注彼此的提問,聊上一個小時,我想這是這通電話與文章的意義,那就是藝術家應該花更多時間談論藝術、創造藝術、分享藝術,因為藝術家是社會中一個角色、一種職業、一種姿態,如同一座城市中的公園裡的一處秘密風景,有時你會需要這樣的風景,帶你暫時離開此刻,前望未曾想過的世界。

「藝術家存在的本質,就是要質疑答案」——勞倫斯.韋納(Lawrence Weiner)


關於專欄作者:周書毅

從身體出發,用舞蹈作為與世界溝通的語言,關注人與社會環境之間的關係。在過往的創作及行動中,善用跨界力量的特性,強烈表現在藝術公共性上的著墨。編創聚焦叩問生命的價值,反映個人或群體在不同社會脈絡下的狀態,提出「屬於亞洲的身體語彙」,並以劇場、非傳統劇場、舞蹈錄像等形式呈現,持續以移地移居創作的方式遊走各地。2020年,受邀擔任衛武營首位駐地藝術家,移居南方。

Related articles

王依亭專欄(6)|疙瘩:長大後就不想後悔了。接受疙瘩,因為它可以平庸的俐落、美麗的很真實|cacao 可口雜誌

疙瘩就像一種腫瘤,讓你想忘記忘不掉,可卻記又記不起來,因為你已深陷其中。這種奇怪的感受,就好像穿著一件不太喜歡的厚重外套,這外套可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