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G+執行長吳悅宇專訪:所有外在條件都可以隨著時間被改變,我只在乎作品本身的價值|cacao 可口雜誌

在台灣,藝廊「TKG+」向來以對新媒體、錄像藝術的專注而聞名於藝術圈,但一開始TKG+的藝術總監吳悅宇對此並無自覺。「是某次受訪時有人提起,我才意識到這件事情,」她笑道:「但我們並沒有刻意設定方向,只是單純被藝術家的創作語言、特質打動,實際相處下來覺得對方可以合作就定案了。要說為什麼藝廊剛成立時合作對象幾乎是同一領域的人,可能是因為剛好趕上台灣新一代錄像藝術家、非傳統媒介的創作者崛起的時刻吧!」

對她而言,能夠長期合作的藝術家,不僅得要是好的創作者,人品好壞、能否培養出默契也是必須考量的要素。吳悅宇用「結婚」來形容這樣的關係,再怎麼說,都不該選一個無法付出感情的人。「很有趣的一點是,如果一件作品可以跟你對話,通常它的作者就不會差到哪裡去,有點像是直覺,而且屢試不爽。」

換句話說,TKG+在選擇合作對象上,並不以獲利潛力為首要考量。不明就裡的投資客可能會詬病她們的理想性,但吳悅宇這麼做卻有其道理——那與同樣經營畫廊的母親有關,也與她在留學期間,從其他國家觀察到的藝術市場現象有關。

TKG+藝廊負責人暨藝術總監吳悅宇|photo by ABOOK STUDIO

家學淵源並不是加分項目

如果你對台灣藝術市場不陌生,一定聽過「TKG+」這個當代藝術品牌,要是你同時還具備藏家的身分,或許也知道TKG+與老字號「耿畫廊」千絲萬縷的關係——耿畫廊的負責人耿桂英女士,正是TKG+藝術總監吳悅宇的母親。

由於這層關係,我們很容易把吳悅宇想像成一個因為家學淵源而投身畫廊事業,抑或家族事業的繼承人。但事情還真的跟你想的不太一樣。吳悅宇說,她小時候雖然有收藏的習慣,但對象可能是瓶瓶罐罐。當時的她,除了在母親畫廊學習之外,常常去各個美術館和畫廊欣賞藝術品。「久而久之,潛意識裡就認為藝術品應該是擺在殿堂中欣賞的,而非私人擁有。」

從小到大在紐約長大的她,高中時代經常到與耿畫廊有合作關係的藝術家工作室串門子,之後真正買下了自己的藏品。吳悅宇回憶道,那是件立體雕塑,作者原本沒打算出售,是發現這個常來拜訪的小女生好像很喜歡該件作品,才願意割愛,「但我從頭到尾沒把自己設定為『收藏家』,我沒想過要這個頭銜,也沒野心建立收藏規模,最開始單純出於喜歡,直到後來真正接觸畫廊產業,才發現那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當你真心愛藝術品的時候,你不會想把世界上的好東西都獨佔起來,而會希望其他人也能擁有,所以TKG+ 不會有不示於人前的壓箱寶,也不會賣自己都覺得馬馬虎虎的東西。買賣雖然是私人之間的交易,但也的確是個共享的概念。」

《穿牆術》吳耿禎,2021|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KG+ Photo by 王世邦 ANPIS FOTO

不過,如果是基於「共享」的美意,有什麼必要在耿畫廊之外創立自己的品牌呢?吳悅宇說,這與她在2008年於新加坡蘇富比藝術學院,進修亞洲當代藝術史有關。在那裡,她發現整個亞洲,無論是中國大陸、韓國、日本,抑或是東南亞地區和印度,已經有大量的學者有系統地研究當地的藝術發展,該國策展人也會帶著藝術家走出國門,闖蕩其他地區的藝博會,惟獨台灣幾乎是缺席了。「台灣藝術家不被看見有很多外在因素,但最根本的,也是我可能有能力可以改變的,是對外『不友善』的環境。」她進一步解釋:「這裡說的不友善不是對人態度不親切,而是在藝術這個領域,對內,相關文獻的翻譯水準參差不齊,對外,我們沒有一個像香港亞洲藝術文獻庫那樣,彙整資訊的場所。假如今天有名外國人來到台灣,他不會曉得要從哪裡入手認識台灣的藝術,也不會知道哪家畫廊有公信力。所以,我決定嘗試為台灣建立藝術脈絡。」

承襲自母親對學術的堅定信念,吳悅宇一一探訪青年藝術家,透過他們更深入圈內,以瞭解當代藝術的脈動及趨勢。她坦言,要取得年齡層相近的藝術家的信任,遠比想像中要難,吃過許多閉門羹,有人不客氣地質問她憑什麼代理自己的作品,也有人因為其背景的緣故,對吳悅宇敬而遠之,「有些人覺得我算是所謂的『藝廊二代』,應該很容易說服藝術家,但沒有喔,耿畫廊這個品牌對我在做的事情並沒有加分,由於我母親經營的是上一代的藝術家,年輕人自然會懷疑我們有沒有能力呈現屬於當代的內容,路數完全不同嘛。」

「後來是我在新加坡的老師點醒我,他說,認識妳的人,會知道妳和耿畫廊的負責人是母女,但如果今天是走國際路線,人家是不會知道妳背後有哪些小故事的,只會覺得品牌的定位混淆,怎麼老中青都有?在我意識到這個問題後,就決定成立TKG+。」

《晚安,待會見-蘇育賢個展》2021|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KG+ Photo by 王世邦 ANPIS FOTO

TKG+創立於2009年,品牌的第一個代表作是2010年的「OOPJECT_哎呀的物件展」,該展覽由藝術家蘇育賢策展,邀請七位藝術家共同展演,其中如羅智信、劉玗、吳思嶔等人,至今仍活躍於藝壇中。此前的展覽的品質雖不穩定,但也逐漸與耿畫廊有了風格上的鑑別度,陸續吸引青年藝術家加入陣容。自吳悅宇創業至今,已有近十三年的歷史,而TKG+所在的內湖區,也由原本耿畫廊與TKG+的一枝獨秀,發展到今日許多新型態的藝廊空間在此落腳。

吳悅宇相當樂見那樣的成長,「就像我們去到一個新的國度、新的城市,都會先研究哪幾區有什可看的,如果這一區只有一間畫廊,那考量到行程可能不夠豐富,就容易不去拜訪而被忽略了。」她笑著說:「我想,畫廊這個產業,可以在地區裡形成一種生態,有各自的風格和關注方向,這不是瓜分客源,而是串聯,你只要把自己代入遊客的角色就會知道,誰不想待在可以愜意度過一整個下午的地方?」

《繡燕與原林-邱承宏個展》2021|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KG+Photo by 王世邦 ANPIS FOTO

只要作品的學術定位夠紮實,市場遲早會跟上

關於畫廊串聯的想像,最近一次的落實當屬發生在去年台北藝博會的「ART POWER 藝術力量」專區,TKG+偕同耿畫廊,和其他九家畫廊以展中展的模式,呈現的「例外狀態」單元。然而說來也有些尷尬,畢竟該次結盟得以順利進行,或多或少也與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不無關係。

作為藝廊主,是怎麼看待兩年多以來藝術界的轉變及新趨勢?吳悅宇點出一個重點:人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已經改變。尤其身在台灣的我們,因為面對疫情的經驗與國外天差地遠,更是難以探知其他地區人民的感受。儘管如此,她仍為我們指出了本地的一些新氣象,如關注藝術市場的客群增加、藝術收藏年齡層下降,但與部分觀點不同的是,她認為會收藏藝術品的新世代,約莫集中在三十歲以上的青壯年,更年輕的藏家與其說是看上了作品的美學價值,不如說是被潮流文化所吸引,品味更偏向次文化與街頭文化。吳悅宇的分享還包括畫廊對虛擬體驗、線上平台的嘗試,以及近日熱門的NFT。

「NFT為什麼難以捉摸?因為它跟畫廊現行的做法完全不一樣,是全新的語言,和過去這行所認知的完全不同。我們觀察了一陣子,發覺到這個領域不會因為某個藝術家在現實中有名,鑄成NFT的作品就理所當然的大紅大紫,思維邏輯是完全不一樣的。那的確是我們想開拓的市場,但會是有策略性的,不會急著把藝術家的作品圖像丟上交易平台,也不會在TKG+旗下,而是由另一個品牌與NFT世界銜接。」

《Techno-李傑個展》2019|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KG+ Photo by 王世邦 ANPIS FOTO

不一味跟風跟流行,或許是承襲自母親耿桂英的風範。創立於1992年的耿畫廊,趕上了日本泡沫經濟的尾聲,也經歷過台灣本土藝術家的興起,以及在2008年金融海嘯前市場的藝術亂象,投機客宛如開盲盒一樣的亂槍打鳥,不管是初露鋒芒的新人,還是享有盛名的藝術家,其作品通通可作為炒作標的。然而,耿畫廊並沒有四處蹭熱度,而是將作品的學術脈絡視為首要,期間雖被批評目光失準,「但我媽媽堅持市場遲早會趕上來的——只要學術定位夠紮實。如果她想跟隨流行走,也不會有現在的路。」

同樣的,TKG+也不會貿然與擁有超高追蹤數字、活躍於社交媒體的藝術家合作,除非欣賞對方的作品或創作手法,「網路世界來得快去得快,名氣說明不了什麼。原則上,我們不碰話題性的東西。」她說:「TKG+會與藝術家溝通,慎選合作對象及畫廊。一方面是維持他們的形象,另一方面也是考慮藝術家的創作狀態。你要思考主題,處理靈感,還要花時間設想怎麼在空間裡擺作品,如果一味地參展,對藝術家是內外都傷。精選展覽也是集中思考和提升品質、愛惜羽毛的表現。」

《緬甸史・X-薩望翁.雍維個展》2020|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KG+ Photo by 張國耀

最後,給想入門收藏的人一些建議

吳悅宇:「多看,任何管道都可以。但如果你是剛起步,而且對實體藝術品感興趣,還是要以展覽為主,因為有很多有多作品只能透過現場體驗,才能開啟你的感官。網路圖像是平的,但藝術品會說話。其實這道理很簡單,要多感受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適合什麼。」

「此外,我不建議剛入門的收藏家過分關注坊間流言,說這個會紅,那個有增值空間。當你用純粹投資的心態去做收藏,而不是欣賞或看重它的美學價值,得失心就會變得很重,就像一張股票放在那邊,每天關心漲跌,沒漲就等於天天面對一張壁紙,那太痛苦了。藝術品有趣的地方就在,一旦你因為真心喜歡而開始收藏,就會發現不會有人一輩子只收一件藝術品,就像門開了,你自然會想往外面走一樣。和藝術品產生情誼,就像走入新世界,而且家裡擺著你喜歡的藝術品,也是品味的象徵,家居擺設都大同小異,藝術品,卻是獨一無二的。」

《PAGES (2021-20)-陳敬元個展》2021|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KG+ Photo by 王世邦 ANPIS FOTO

 ▌採訪:Kuo sinsin|報導撰寫:康樂|圖片提供:T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