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8-06

感謝上帝,我們別無選擇:他拍下伊朗住房問題、持續乾旱20年回顧|cacao 可口雜誌

1979年的伊朗革命之後,神權政權呼籲婦女培育新一代的伊斯蘭教徒。這使得女孩的結婚年齡降低到九歲,男孩降低到十四歲,並且合法一夫多妻制好提高生育。到1986年,平均每個家庭有六個孩子。90年代政府實行了計劃生育,家庭人口平均減少了兩個孩子。革命四十年後,人口增長了將近五千萬人,受到污染的德黑蘭已無法容納所有需要或想要住在那的人。

為了解決住房短缺問題,政府遠離首都在貧瘠的土地上,建造了人造衛星城。提供給買不起首都住所的低收入和中產工人。早期的公寓並沒有設想規劃,排污系統、供暖系統、供水與電力都有問題,再加上2017年的地震,許多建築與生命都被摧毀。

「Hashem Shakeri」的圖片搜尋結果
在德黑蘭東北部的衛星城市帕迪斯(Pardis),幾乎有一半的建築尚未完工。德黑蘭和這些衛星城市之間沒有地鐵。對於在首都工作的居民來說,上下班可能要花費數小時。

「Hashem Shakeri」的圖片搜尋結果

伊朗住房危機的觀點

Hashem Shakeri是居住在德黑蘭的攝影師和電影製片人,2007年偶然在開車途中,首次看到這些幽靈般的混凝土塔樓。當他想到當地人在這麼貧瘠的住宅區生活,是如何過生活的?這令他感到困惑。「他們就像一座孤島」,於是,2016年開始他開始拍攝衛星城鎮及其居民。這裡的居民在遭受地震與經濟危機之後,他們無法維持生計。為了捕捉包括帕迪斯(Pardis)和帕蘭德(Parand)在內的城鎮,他使用中膠卷底片並在直射的陽光下拍攝了照片,讓照片曝光過度。

他說:我希望看到這些照片的人們,能感同身受這些居民的痛苦。在川普總統於2018年5月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在六個月後重新實施經濟制裁之後,加劇了該國的住房危機。德黑蘭的房地產價格上漲了一倍以上,然而,新市鎮上成千上萬的公寓空著,儘管價格便宜但許多伊朗人仍然買不起。就像其他德黑蘭居民一樣,他也感到了壓力。在拍攝照片時,他甚至擔心自己可能是必須離開德黑蘭,並搬進其中一間公寓的人之一。

「Hashem Shakeri」的圖片搜尋結果
Shakeri問當地居民:對住在這些城市是否滿意?他們大多數的回答是:謝謝上帝,我們別無選擇。
「Hashem Shakeri」的圖片搜尋結果
一家人在他們位於帕蘭德的公寓大樓附近做飯,準備戶外野餐。
「Hashem Shakeri」的圖片搜尋結果
在進入帕蘭德的路上,一名男子在路邊兜售水槽。

回顧伊朗東南部乾旱20年

Hashem Shakeri除了關心伊朗住宅危機之外,在過去的五年也一直密切關注錫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的環境狀況,這裡過去植被豐富,土壤肥沃,在當地有穀倉的美譽。然而時至今日,由於氣候變化和其他各種人為原因,錫斯坦已經乾旱近18年,連當地居民賴以生存的、曾是伊朗最大淡水湖的哈蒙湖也逐漸乾涸。

乾旱給當地居民和日常生活帶來的影響,同樣顯現在讓Shakeri的鏡頭前。他目前已沿著邊境線旅行近1400公里,記錄了這片精疲力竭的土地上的災難,龜裂的地面如同裸露的血管猙獰可見,乾枯河床上的雜草因陽光直射而溫度過高自燃。他希望在後期繼續深入調查乾旱下的失業、污染等其他社會受損模塊,通過淺淡刺眼的伊朗圖景,喚起人們內心的責任感和反思。

錫斯坦和Bal路支斯坦省的Rige Mouri村曾經有500多個家庭。 現在僅剩17個。 那個...
婦女從胡塔加雨水收集坑汲水,動物們也從喬塔尼村莊達什蒂亞里(Dashtyari)喝水。
一家人從ZAbol Sistan和Baluchestan Province的Nohrab橋下的枯竭河床上清除土壤,因為他們的...
西斯坦(Sistan)和Bal路支斯坦省(Baluchestan Province)的牧羊人挖出一口井來飼養牲畜。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