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Taipei, TW
2020-12-06

Sindri Már Sigfússon- 冰冽音符的冷調熱情|cacao 可口雜誌

一切都垂籠靜默,人是靜的,風是靜的;吶喊是靜的,嘯濤是靜的,唯有節奏聲波穿透了空氣,以肉眼抓不住的細微脈動,進入了耳,優雅地毀滅無言的世界,以又密又濃的情緒,沾染我們的臉、我們的手與心。於是,我們有了音樂。

在那個地球極北的島國,很多人知道有個穿天鵝裝走紅地毯的Björk,有些人可能知道唱著新民謠的Sigur Rós ,但說到Sin Fang,很多人心中浮現的是一個問號。你可以稱他的本名Sindri Már Sigfússon,也可以喚他Seabear的主唱,甚至是叫他Sin Fang Bous,但在音樂的國度,Sin Fang也好,Sigfússon也罷,無論你用什麼難以名諱的冰島文稱呼他,他都在自己的音樂裡,主宰一切。

繁複的音符層次堆疊,前湧後躍的節奏,游走在Indie Pop、Dream Pop與民謠之間,Sindri Már Sigfússon將冰冷空靈的伴奏與歌聲,融入了激進跳躍的編曲,為聆聽者拉出了一種安全的距離感,在引人深切著迷之際,卻不忘緊緊握控理智,就像是北歐柔厚的白雪般,軟綿卻冷冽。求學時專攻視覺藝術的Sindri Már Sigfússon,樂於將創作的靈感化為各種形式,而對藝術冒險的熱衷,也成為他日後投入音樂創作的動力之一。「創作時我不會自設界線,我喜歡嚐新、進行實驗,讓自己一直保持著熱切刺激的狀態。」而透過音樂,他找到了最直接的語言,向全世界說出自己的故事。

在全境冷寒、人口僅30幾萬的冰島,「安靜」是人們最常聽到的聲音,與自己的靈魂對話、潛意識的自發獨白,也成為Sindri Már Sigfússon衝擊創作靈感的養分之一。「《Clangour》專輯中的歌詞,幾乎就像是一連串意識流的浮動。」在進行創作時,他有時會刻意不讓「思考」介入其中,為的就是不讓過度縝密的邏輯,粉碎了人類直覺可能迸發出的瞬間美好,所以他會任由回憶、幻想、環境的五感刺激、靈光一現的乍想交錯重疊,從中發覺並擷取他想要的片段,發展為音樂中最原始、同時感染力最深的力量。無論是Seabear的團體演出,或是化身Sin Fang的個人秀,Sindri Már Sigfússon永遠都準備好,以驚異的能量打破北國的永寂,大聲歌讚音樂的美好。


原文刊於cacao Vol.05《雷克雅維克/物種原始》
  • Via: Text:benjamin Ho Photo providers:Morr Music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