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自己為局外人,卻是永恆的時尚偶像:安特衛普六君子給後進的建議|cacao 可口

1980年代安特衛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在歐洲時尚圈發跡的故事,影響後輩甚深,他們不走尋常舊路與不盲目追求名氣的脾性,在時尚圈留下清晰印記。民間流傳,在時尚偶像成為偶像之前,這幾個比利時設計師曾經擠進一輛麵包車,流露野心勃勃神情,眼神閃著純真的光,他們不曉得康莊大道就在眼前,從倫敦開始初試啼聲,在歐洲獲得空前的成功,世界雖大,卻也任由他們征服。

安特衛普六君子畢業自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成員六人分別是安.德默勒梅斯特(Ann Demeulemeester)、瓦爾特.范貝倫東克(Walter van Beirendonck)、迪爾克.范薩納(Dirk van Saene)、德里斯.范諾滕(Dries Van Noten)、迪爾克.比肯貝赫斯(Dirk Bikkembergs)和瑪麗娜.伊(Marina Yee),他們與當代躁進的年輕世代不同,他們身懷表達的衝動與才華,但沒有成為明星的願望,他們僅是天真地相信自己會成功,而成功確實來得很快,卻也導致六人組後來的分道揚鑣,有人想跟時尚保持距離,有人想要辦上更大的秀。

曾經有美國記者去分析安特衛普六君子究竟有何魅力,他甚至懷疑安特衛普的自來水是不是有什麼特別之處,就像是一個謎,或許與當時80年代的政治局勢有關,世界變化快速,全球社區的概念被提出,全球故事需要納入更多小國故事,未來才有完整的可能性。時隔多年,安特衛普的最佳組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對後進分享一些建議,包括如何在這行取得成功,以及如何處理自己的壓力,最重要的是,如何在這夢幻四射的世界中忠於自我。

反抗師長

反抗師長為團體創造了一種團結的氛圍。德里斯.范諾滕認為他們透過反抗老師反而學到更多東西,「當時我們試圖找出可以在最大程度上,突破師長為我們設下的諸多限制。換句話說,你不必坐等學校告訴你的一切都是真理,有時最好退後一步,找到屬於自己的做事方式。」

不要說工作結束了

聽起來確實很可怕,安特衛普六君子提到任何著名的時尚課程都是相當高壓且緊張的,這不是什麼秘密,不幸的是,課程會結束,但壓力不會。他們異口同聲說道在學院所受的壓力,跟進入職場後要承受的根本不算什麼,在學院時,你不需要對為你工作的150個人負責。事情就是不斷發生,不受任何人的控制,所以你不能說自己的工作結束了,你必須繼續下去,在你確認自己應付得來之後,惟有堅持是你的浮木。

永遠不要試圖成為時尚的一份子

永遠不要試圖牽扯到時尚,而是把心力放在發展一種你永遠可以倚賴的個人風格,而這種風格不會在短時間內過時。瑪麗娜.伊也提到,新興設計師必須找到一種方法處理更宏大的、當代的問題,並挑戰不斷變化的世界,也許不是一場革命,而是關照被思維與行動包覆下的價值觀,為了氣候、和平和全體人類。

擁抱神秘

安特衛普六君子出現在社群時代前的時尚世界,過去他們只會出現在伸展台以及報章媒體,「人們發現秋冬時尚了,就真的是冬天的季節。」時尚的發展迅速已經超出他們的理解範圍,社群媒體讓潮流週期自行崩毀。迪爾克.范薩納認為人們需要回歸過去,重新找回時尚的神祕感;瑪麗娜.伊說明自己正在努力做的,是讓自己變得更小,有意識地放慢速度,創造緩慢、沉默卻向上循環的時尚。

對自己要有信心

安特衛普六君子的每一位成員,無論他們後來變得多麼成功,人們都別忘了,他們的出身絕非漂亮,甚至更像是時尚的局外人。而也正是如此,他們在自己的努力下,懷持強大信念、並且對於精進手藝投入無限奉獻,為他們在歷史上贏得一席之地。而他們直到今天,也非常珍惜作為局外人的感覺。

迪爾克.范薩納(Dirk van Saene)因擅長融合東西方風格而聞名。

迪爾克.比肯貝赫斯(Dirk Bikkembergs) 2019米蘭男裝周作品。

安.德默勒梅斯特(Ann Demeulemeester)在2013 年離開了她的同名品牌,在家中創立了自己的瓷器餐具系列。

▌整理報導:林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