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09-25

室內設計師Vincenzo de Cotiis:慢慢的你會發現,接受不完美和追求完美一樣難|cacao 可口雜誌

2015年,《Wallpaper*》雜誌將Vincenzo De Cotiis列入了全世界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名單中。同一年,他和妻子一起選中了米蘭一幢有300年曆史的廢棄公寓樓作為往後生活的家。6個月時間的重新修整,他只做了兩件事:一是將先前浮誇的巴洛克風格牆飾和油漆清除乾淨,二是將房子裡不必要的門拆除。但保留房內陳舊、衰敗、殘破的細節,他將時間在建築上留下的痕跡徹底保留了下來。Vincenzo說:讓房子回到了本來的樣子,因為這些原始的痕跡已經足夠美麗。

他記得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喜歡上素描,無論他在身邊看到什麼,他都複製描繪下來,包含著名的繪畫,藝術的歷史運動,印象派,任何東西。他在威尼斯學習藝術(他認為「過於古典」),然後才進入米蘭著名的Politecnico建築系。這所學校培育了幾代義大利夢想家,包括GiòPonti和Achille Castiglioni。或許正是因為出生於以藝術聞名的義大利,儘管是一位室內、家具設計師,Vincenzo卻始終無法為了功能而妥協藝術。他拒絕量產,堅持對作品的打磨和創作,「我總是從材料開始,調整好適當的形狀。形狀排在第二位。」《The New York Times》評價他是當代新經典設計的典範。

然後你會看到,自然的陽光隨古老的玻璃格子窗照到斑駁的地板上,淺棕色的天頂和門框透著淡淡的粉,白色天鵝絨的沙發和黃銅製品在敞亮的房間裡,柔和的線條讓人心醉。至於房間的椅子、吊燈、石桌……不少都是舊物,他將它們重新利用,卻也尊重時間給它們帶來的改變。比如褪色的桌角,他又用了自己的現代設計,在頹敗中擁有一種現代極簡的平衡,或者說他只是在呈現它的自然之美。

Vincenzo有太多經得起藝術般考究的私宅作品,他們無一例外的都堅持了「本來的不完美」。

2011年,他改造了一個被譽為修道院撞見實驗室的私宅SOLA,巴洛克風格的白色空間裡,陳舊的金屬和藝術品構成了這個作品的一切,這些經過了歲月打磨的美,讓這個本不復雜的建築變得溫柔和優雅。他喜愛重鑄舊材料,尤其是黃銅和玻璃纖維。他樂於將百年的的材料回收,然後打磨,繼續將光陰在它們身上留下的故事以延續下去。他聊到:大理石、磚牆、玻璃……這些材料簡直可以將黃銅以點睛之筆和任何材料設計到一起。玻璃纖維和黃銅,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這就跟人一樣,你可以感受到它的年齡,充滿了人性。所以,我的作品可以說是從來都沒有完成,因為隨著時間,它們正不斷地進化。除了私宅作品,他的公共空間設計同樣延續了他一貫的風格,即藝術和本身而自然的美。

私宅SOLA

2017年,Vincenzo將托斯卡納北部盧卡省的一個歷史悠久的船庫,改造成了一座精緻的度假別墅。他參考了當地大量的歷史,除了保留建築本身之外,他就地取材,而其中的玻璃纖維、黃銅和漆木製品,都是他對廢棄物的再次利用。從粗糙的牆壁到古色古香的穆拉諾玻璃花瓶,回收和再生,他將他們的自然之態最美的呈現了出來。墨綠的環形吊燈來自Vincenzo的設計,它與室內的綠色植物,綠色窗簾和外面鬱鬱蔥蔥的景色相對應。他為這裡創造了一個寧靜的休息區:一個老式的長凳,白色天鵝絨軟墊,以及靜默的大理石桌面和充盈的陽光。

在Vincenzo對美的定義裡,是經得起光陰打磨的東西。他們其實不完美,卻在潮流和時代的洪流中被沉澱了下來。時間沒能將他們風化成記憶,卻是如美酒一般釀出了誘人的味道。

閒暇時,他通常會在農村他稱之為實驗室的工作室度過。他規劃一個空間時,總像畫畫一樣想好構圖。他聊到:我的選擇一直很激動,一切都在你周圍不斷發展,你必須吸收這些變化,但我一直試圖保持自己的做事方式。在這些事情中,往往沒有理由,也沒有原因。或許,完美就像永遠也追不上的美麗夕陽,而接受和追求相比,好似一個無可奈何的選擇。他在數十年的室內設計生涯裡,都在告訴世人一個不完美的美:不是接受,不是追求,而是遵循時間,遵循自然,由衷的讚美。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