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裂縫的隱喻,專訪藝術家周雅雯:以修練的心,面對神聖的金繼工藝|cacao 可口雜誌

「金繼(Kintsugi)對我來說好像是一種修練。」話語剛落,纏身藝術家周雅雯的漆過敏又發出鳴咽聲,即使微小,藝術家倒是聽得明明白白,「很多人說金繼會傷身,前陣子天氣熱,自己感覺特別不耐煩,不過我試著和過敏共存,甚至調整自己的作息,有時候那種狀態更像是培養自己的情緒,不要有太多欲念,甚至不要去想,就會漸漸習慣了。」從15世紀室町時代流傳至今,金繼的思想底蘊,不是一紙理論可以寫完,正在與忍耐、不便抗衡的雅雯,認為金繼何以神聖,不是全無道理。

photo by 周雅雯

一條深邃且美的裂隙

廣義而言,各個國家都做金繼,差異在於修復技術,金繼在日本因工匠將修補提升成藝術而聞名。傳統技藝彰顯的侘寂美,與雅雯創作著眼的母題有著相似處:靜看時間的力量改變既有物事,讓其顯得更具價值,「你可以想像,在台灣一座廢棄的鐵工廠,建築物本身因時間催化,而覆著上片片鐵鏽痕跡,其實非常迷人。金屬氧化後的顏色常人直觀理解是一種舊,但置入了藝術眼光或技法,它就能成為比原本更美的東西。」建築氧化的靈感,與金繼精神相通,雅雯開始以此為發展,以自身的經驗、技術發展出「新金繼」,重新體驗時間的意義,也成為自創品牌的概念核心。

在雲森陶陶的金繼課。|photo by Sylvia

一開始選擇以自己的方式摸索金繼,走走繞繞遇上的歧路,最終都會成為生命與作品的肌理。「其實在英國念書時也是這樣,都要從頭開始摸索,老師會先叫你自己去試,他們認為如果一開始就教你,就會重複他們做過的東西,會走錯路沒有錯,但如果不嘗試,就不會走出新的路,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東西。」而金繼修補的那條裂縫,也讓雅雯想到人們都會經歷的失敗、錯誤,「有沒有可能痛苦、不堪才有機會生成你原本不知道的自己。」雅雯接著說起在席德進展覽上看進眼裡的一條句子,「失敗,本是生命勇猛活過的證據。」破損最碎之處,都是人們進化最強之地,就像是做金繼修復時,被漆補起的那個深深裂縫,其實非常動人,有時候雅雯都想就此停手了,即使是半成品也無所謂。

破碎的,以金繼修補

金繼需要時間為布景,更需要物件才能成戲,過去頻於練習修復技術的時期,雅雯聊起一件印象最深的東西,是南非品牌frazer parfum推出一個如雞蛋大小的手工香膏,以細陶瓷為外裝,因故裂了一條線,雅雯一開始想著修復不難,沒想到前後花了將近3個月才修復完成,「陶瓷太薄了,往往修完就斷、不斷重試,最終成品我很喜歡,還被frazer parfum的老闆注意到了,提出合作邀約。」而因為金繼遇見的人,也有著欲裂而不能裂的故事,雅雯說曾有人跟他買作品是為了要送朋友,想鼓勵朋友度過痛苦,就有機會成為更堅強的人;也曾有一對情侶跟雅雯提到學習金繼,是為了修復關係,每個人看著裂縫,都能找到一件意義,繼續在人生中慢慢走下去。

南非品牌frazer parfum推出一個如雞蛋大小的手工香膏,是雅雯印象最深刻的金繼作品。|photo by 周雅雯

做金繼教學,也讓雅雯更加確認遇見意外才有美的可能,比起常人總在談的惜物美德,確實能在金繼工藝裡體現,然而雅雯其實更加期待承接,被傷害、不預期所包裹的東西降臨,使以耐心、技藝與時間,讓它成為生命中最強大不催的隱喻。

在雲森陶陶的金繼課程即景。|photo by Sylvia

▌採訪報導:林圃君|圖片提供:周雅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