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19-06-20

日本傳統紡織技藝:在傳統工藝中窺見未來|cacao 可口雜誌

從織物發想,村瀬弘行創立的品牌Suzusan,以日本的絞染(Shibori)技術創造燈具和圍巾系列,織物世家的第四代傳人村瀬弘行以Suzusan為基點,將幾乎快被世人遺忘的傳統手工織品,重新包裝成極有設計感的家居物件。將這擁有四百年歷史的日本傳統紡織技藝,換上了設計的新裝 。

一開始,Suzasan是替鼎鼎大名的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的Comme des Garcon製作紡織物,但四年前,在德國以日本傳統工藝攻讀藝術的村瀬弘行,開始在異鄉創作燈具和圍巾系列,並堅持德國設計,日本生產,並因此受到國際注視,「絞染一般用於和服,大多以絲稠和棉布為主,但我嘗試了許多不同的布料,以營造出多樣性,儘管如此,Suzasan所採用的手工技術還是與四百年前如出一轍。」這個存在逾半世紀的紡織技術是在染色前處理布料,讓特定部位收縮或擴張,進而創造出特殊的花紋,更能展現如3D維度的立體感。當代又摩登的禪風設計與細膩的純手工製作相當合拍,全世界現有超過一百間high-end商店販售,如巴黎的Le Bon Marche與 L’eclaireur,瑞士的Teo Jacob和柏林的Andreas Murkudis。

在德國與日本間遊走,思考手作技藝、藝術家、現代與傳統的各式連結,對村瀬弘行而言,真正的創作無法獨立存在於設計領域,「得有人真正使用你的創作,才算是設計,我覺得藝術與設計應該是一種相輔相成的關係。」結束在法蘭克福的「Light+Building」展示秀,緊接著是巴黎時裝週,未來已計劃參與米蘭家具展,放眼國際的村瀬弘行並未遺忘復興傳統產業的重大使任,「原先,我的家鄉有超過一萬名絞染的工匠,但現在只剩下兩百名,他們的年紀都介於七十至九十歲間,我正計畫重新發展這個日本獨有的工藝,並找來像我一樣的年輕人,讓這項傳統得以延續下去。」

對許多外國人而言,東京無疑是個結合極端唯物主義、自我壓抑和工業化的都市,但對於來自名古屋的村瀬弘行而言,那場發生在2011年3月11日的地震災難,無疑展現了一個不一樣的,人道主義面相的東京,「你能夠在其中窺見決心、冷靜、無私與熱情,也讓我們深思唯物論的文明是否已經不如你嚮往的那般,美好和平的生活是否僅是無法企及的大期望?」

而總是德國日本兩地跑的村瀬弘行,在看待日本時,也愈來愈能感受如電影「Lost in Translation」般,疏離又親密,遙遠又貼近的感受,「我喜歡東京作為手工製造的首都,而非擠滿觀光客的商業城市。雖然日本還是以大量製造為主體,但許多人的想法開始改變。去年開始我與一家經營超過百年,位於東京市區的玻璃公司Hirota Glass合作,就讓我再次確信了創作的本質──我使用的東西是誰作的?哪裡生產的?如何製作的? 我在銀座或青山逛街時,常常想起倫敦或巴黎,但鄉間的傳統工藝技術,卻是我從未在其他城市中看過的。手工技藝與那些所謂的『職人』,才是東京最美麗,最獨特的風景。」

原文刊於cacao Vol.07《東京/異境迷走》
  • Via: Text:Nymph Lee Photo providers:Hiroyuki Murase
  • Tags:

新增回應